"

亚博电子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亚博电子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亚博电子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首頁 > 少女前線:LWMMG

少女前線:LWMMG

互聯網 2021-03-09 15:48:29

心智升級前

……下午。

格里芬基地。

人形宿舍內。

一月一度的格里芬宿舍大掃除日,讓休息日的各個宿舍都像仍在備戰一樣。

M60和往常一樣,習慣性地來到隔壁房間,倚著門框探頭朝里看著。

M60:喲,Mk48,你們任務都分配好了嗎?

Mk48:哦,是M60姐啊。

姑且算是分配好了……不過,你看。

杵著拖把的Mk48微微聳肩,朝房間里面努了努嘴,示意M60看過去。

M60:嘖……這孩子,還真是每個月的今天都這副樣子。

房間里,M249SAW摟著毛絨玩偶躺在床上,嘴里還嚼著口香糖。

M249SAW:M60來了?

簡單一聲問候結束,就嚼著口香糖起身,從二人中間穿過,準備離開。

M60忍不住叫住她。

M60:喂喂,宿舍舒適度可是要評分的啊……?

M249SAW:已經掃完了,我負責的區域。

剩下的交給你們了啊咻……好困啊……

M60轉頭一臉同情地望向Mk48,Mk48也充滿默契地對著M60點了點頭。

Mk48:沒辦法,她就這樣,我們習慣了。

再說我們這兒還有個LWMMG在啊,SAW她實在是被慣得不像樣子了。

LWMMG:唔?在聊我么?

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Mk48和M60一跳。

LWMMG提著兩個水桶,站在宿舍門口不遠處。和往常一樣,臉上沒有太多表情。

M60:嚇……嚇我一跳,拉姆。

話說你們家SAW這次打掃是不是又曠工了啊,你多少也該管管她吧?

LWMMG:……都說了別再這樣叫我了。

那個無所謂啊,反正工作總是要完成,誰做都一樣,我來做也一樣。

M60:所以說啊你們這些小孩子,一點團隊意識都沒有,怎么能什么都推給你一個人呢!

SAW就自說自話跑掉了也不知道去哪兒了,真是讓人操心。

Mk48:我插個嘴,我可是有好好做完自己的工作的,不要誤傷我。

LWMMG:SAW的話,應該還是在后院那里吹泡泡吧。

——好了好了,請讓一讓,我還要把里屋也拖一下。

M60連忙側身讓了讓,讓LWMMG能夠通過。

又看著她手里提著的兩大桶水,嘆了口氣,回去自己的房間了。

……傍晚。

格里芬基地。

Mk48繞到后院的時候,正好看到M249SAW靠著柱子抬頭看天的背影,時不時還有輕微的泡泡爆裂聲。

Mk48猶豫了一下。

M249SAW:……Mk48,你要在那里站多久哦。

Mk48:哦?你居然會主動跟我說話?不會嫌累嗎?

M249SAW:……

Mk48:話說你那些打掃的活兒,LWMMG都幫你搞定了,剛剛評選結果還不錯。

我呢,也就是來告訴你一聲這件事。還有別太晚回去,宵禁之后又被抓到的話LWMMG可沒法兒再幫你收拾爛攤子了。

M249SAW:哼,明明是說過就算是同伴,也不是很熟悉這種話的人,干嘛要擺出一副我什么忙都可以幫的樣子。

真是的,都做了這么久的同伴了,怎么感覺我們都還是外人一樣。

Mk48:那你倒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完,別讓她幫呀?

M249SAW:……不要,好累。

Mk48:行——吧。

那,我先回去了。

Mk48一臉看好戲的神情,轉身朝宿舍方向走去,沒有再去管M249SAW。

Mk48:(照這樣發展,感覺兩個人的關系反而會更加惡化哦?)

(這么看來,這次跟指揮官打的賭我可是贏定了呢?)

MOD 1

……次日傍晚。

人形宿舍內。

M249SAW一個人坐在床上,一聲不吭,也沒有嚼口香糖,只是安安靜靜地坐著。

M60和Mk48兩人站在門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知道這個時候要說些什么。

或者,要不要說些什么。

黑暗中。

LWMMG:……修不好也無所謂啊,我死掉的話,復制一下心智云圖就可以了。

M249SAW:……你……你說什么?

LWMMG:我死掉的話,復制一下心智云圖就可以了。

反正,也會有新的我來補位。

住口……

住口??!

……當天早上。

模擬訓練場內。

LWMMG、Mk48和M249SAW在戰火中行進。

Mk48:嘖……技術部的人到底都在干什么??!

我懷疑這個模擬訓練系統已經八百年沒有更新維護了!

LWMMG:好了,Mk48,留著力氣先想想怎么全身而退吧。

M249SAW:好麻煩啊……

拉姆都怪你啦,你的戰術布置不都是最完美的嗎,怎么會這樣了啦……

LWMMG:嗯,我確實沒有考慮到系統校準有偏差的情形,下次會更完善。

還有,作戰中請不要叫這個名字。

M249SAW:不要,你的全名那么拗口。

Mk48:總之,我們接下來要做什么?

LWMMG:馬上我們會進入隨機點,大概率會有炮擊。

我來掩護,你們趁機穿過這個范圍,后面到達補給點就可以下線了,請大家小心行事。

M249SAW:(……又是這種說法,真窩火。)

LWMMG快步向前,先一步進入隨機點,加強火力,向敵方的炮臺開火。

與此同時,MK48和M249SAW撤離。

經過LWMMG身邊的時候,M249SAW看到她舉槍的姿態,似乎……有些吃力。

M249SAW:我說拉——

轟——!

爆炸聲。

耳鳴聲。

一瞬間的黑暗。

M249SAW感覺自己似乎被人用力推了一下。緊接著出現在她眼前的,是LWMMG殘破不堪的身體。

LWMMG:Mk48,模擬系統判定我為陣亡,我們可以脫離戰斗了。

Mk48:……嗯。

M249SAW:……拉姆,為什么……

……三分鐘后。

模擬作戰室中。

M249SAW攔住正要去維修室檢查集體性能的LWMMG,LWMMG回頭看她,表情仍然沒有什么明顯的變化,只是稍微有一些疑惑。

M249SAW:拉姆!你跟我說清楚,剛剛為什么要那樣!

LWMMG:那樣?

哦,經驗而談,出聲提醒,你再去閃避的話,會比直接推開你慢很多。

M249SAW:我不是問你這個!

剛剛……如果不是模擬戰的話,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已經重創到無法修了??!

LWMMG:嗯,所以下次也請你不要在作戰中開小差了。

LWMMG:Mk48你也是。

LWMMG話鋒一轉,讓在旁邊看吵架看得津津有味的Mk48一下子有點措手不及。

Mk48:???這次只是個例啦……好好好,是是是。

LWMMG準備離開。

M249SAW:拉姆你……你,你不可理喻!

LWMMG停住腳步。

LWMMG:(聲音稍重)SAW,我根本不明白你在氣什么,你這樣我沒辦法和你溝通。

M249SAW:……你、你!

到底是誰沒辦法和誰溝通?

LWMMG:只是推開你而已,和之前無數次幫你善后一樣,我到底做錯了什么要被你說是不可理喻?

M249SAW:……作戰中開小差是我不對,但是,你對我們就沒有一點歉意嗎?你這樣做會重創??!你會死??!

什么叫這和幫我善后是一樣的?為什么你就能這么冷靜地無視這個問題?

LWMMG:歉意?我為什么要有歉意?

修不好也無所謂啊,我死掉的話,復制一下心智云圖就好了啊。

Mk48:喂喂,這話有些過了啊……

LWMMG:反正,也會有新的我來補位。

M249SAW:……

LWMMG:如果你對我的解釋沒有異議,那我就先去維修室了。

雖說是模擬作戰,但考慮到系統存在校準偏差,加上剛剛的爆炸,也許對身體還是有——

M249SAW:LWMMG!你這個笨蛋!大笨蛋!

M249SAW突然爆發的帶著哭腔的怒吼讓LWMMG一時間有些發怔。

她看著轉身跑掉的M249SAW,張了張嘴,但又發不出什么聲音。

Mk48:喂喂……你還真是出乎我意料的狀況外啊。

說完,Mk48也快步離開,追去M249SAW離開的方向。

LWMMG:SAW剛剛……沒有叫我拉姆……嗎?

MOD 2

……當日傍晚。

LWMMG做完身體檢查,接著向后勤部報告了模擬訓練系統校準偏差的問題。

回宿舍的路上看到搬運物資的春田,又幫她把物資搬去咖啡廳,然后還一起整理了一下。

這之后天色已經暗了,才剛剛回到宿舍。

人形宿舍內。

LWMMG走進宿舍的時候,正在說話的M249SAW正好停止說話。

LWMMG和往常一樣,大致地掃了下地上掉的毛,然后宣布了一下明天例行訓練的內容以及日程。

Mk48聽完之后,不出意外地一臉失落。

Mk48:哈???又是這種小兒科訓練,就沒點兒難度大的游戲嗎?

LWMMG:還有SAW——唔。

(最近SAW是不是都不怎么說話啊……)

……次日,上午。

日常訓練結束。

LWMMG:Mk48,不要老是為了尋求刺激而試圖越過我的站位,不然后方會出現漏洞,實戰中這是很可怕的漏洞。

Mk48:好好好,知道了……

(小聲嘟囔)還不都是因為這種訓練太無聊了嘛……

LWMMG:(轉頭)SAW,你的團隊配——

唔,SAW……

M249SAW完全沒有理會LWMMG在對她說些什么,訓練一結束,收好槍支就蹦蹦跳跳地朝門口走去了。

LWMMG:(為什么有種感覺,SAW似乎……根本看不見我一樣。)

……第三日,傍晚。

人形宿舍內。

LWMMG站在宿舍門外,似乎聽得到M249SAW和Mk48的談笑聲,但是推門進去之后,M249SAW的聲音又戛然而止。

M249SAW仍然一副完全沒注意到LWMMG的樣子,走出了宿舍。

LWMMG:Mk48……你,覺不覺得最近SAW有些奇怪?

Mk48:(長出了一口氣)謝天謝地,你可終于察覺到了!

你們倆這樣冷戰,我夾在中間實在是太難受了啊。

LWMMG:冷戰?什么冷戰?

Mk48:……哎?

那你說的奇怪是……?

LWMMG:SAW突然變得很不愛說話吧?

性格大變什么的,是不是她的機體健康出了什么問題?這三天我觀察了一下,我想,要不要明天跟維修室聯絡一下?(小小聲)我……有點擔心她。

Mk48:……你真的是。

我都沒力氣覺得這很好玩了……

【咚、咚】

M60倚在門口,敲了幾下門。

M60:所以說啊,你們這些小孩子如果沒有一個教官來管管的話,真的會出事哦?

LWMMG:M60姐。

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

M60:咳,當然是來幫忙解決你自己解決不了的事啦。

LWMMG:我……解決不了的事……?

不……我一個人就足夠了……

M60:如果真的一個人就夠了,那就每個人都自成一支軍隊好了,為什么我們人形還需要梯隊、還需要同伴?

LWMMG:……

M60:你們之前那次模擬作戰也是。

說實話,SAW,包括我,都無法理解你那時候干嘛就直接去擋炮擊了,難道就真的沒有別的方案嗎?我可不信。

LWMMG:那個時候……我第一反應就是這樣。

而且,我的武器烙印……我是出廠年份比較新的人形,承擔多一些比較危險的任務是很自然的事吧……

M60:(打斷)哈???我剛剛聽到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我們已經沒什么用處了嗎?你是在說我老了嗎?!

Mk48:(忍住笑)噗噗噗……M60姐你冷靜一下——噗噗……

M60:我看到你偷笑了!等會兒再來收拾你!

朝Mk48吼完,M60隨即一臉正色地盯住LWMMG的眼睛。

M60:拉姆,你給我認真聽好。

并不是說什么事物是新的,就理所應當是好的、出色的、是在二選一中作為更好選擇的存在,我們的世界中從來就不存在這種設定。

LWMMG:(沉默)……

M60:模擬訓練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你被炸得體無完膚。

第一反應就是去擋炮擊是嗎?很強嗎?很強會被炸成這樣嗎?這就是新式武器的水平?

LWMMG咬了咬嘴唇,但還是什么都沒說。

M60:如果你要反駁我,那就去變得更強、更可靠,變得讓同伴們都認可你的力量。

同樣的,如果你執意這樣絲毫不珍惜自己,那就去讓自己擁有足夠強的實力。至少……也能讓你稍微多一些資本,去做這件事。

LWMMG:M60姐……

我……不珍惜自己……嗎?

M60突然笑了笑,走進房間,伸手在LWMMG的額頭上彈了一下。

LWMMG:(小聲)嗚……疼……

Mk48:(有點想彈……)

M60:(語氣變柔和)拉姆,你有沒有想過我們人形為什么會裝情感模塊?

LWMMG:感情模塊……不,我沒想過……

M60:我曾經想過要去問指揮官,但果然還是拉不下面子……

不過……在格里芬的這些日子,我大概是明白了一些。

LWMMG:是……什么?

M60:是啊……究竟是什么呢?

我想,你也應該自己去弄明白。好啦,困了困了,睡了睡了,對了今天SAW睡我那兒啊,回見了。

M60說完就離開了宿舍,并順手帶上了房門。

M60靠著墻稍微站了一會兒,扭頭看了看另一邊低著頭、同樣靠墻站著的M249SAW。

M60:(輕聲)最重要的話,果然還是要你親口跟她說明呀……

與此同時房間內——

Mk48:哈……有趣。

你們還真像那種有自由意志自主行動的游戲小人啊,真是猜不出下一秒在你們身上還會發生什么事情。

LWMMG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M249SAW的床,若有所思。

……

LWMMG來到M249SAW經常發呆的后院。

LWMMG:……

Mk48,宿舍晚上沒人的話可是要記過的。

Mk48:(笑)我知道啊,不過你大半夜不睡覺溜出來是要干嘛哦?

LWMMG:我不知道……到底應該怎么做了呢……

我這個樣子太沒用了。

Mk48走到LWMMG身邊坐下。

Mk48:該怎么做?

當然是做什么事可以避免現在這一切的發生,就做什么事咯。

LWMMG:那,做什么可以避免這一切的發生呢……我不想SAW因為我而不開心。

Mk48:哎,你平時也挺聰明的,怎么一到關鍵的時候就犯糊涂呢。

剛剛M60姐不是說了嗎,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變強。

LWMMG:變強之后SAW就會開心嗎?

Mk48:誰知道。

至少變強之后,你再怎么胡鬧都死不了了。

LWMMG:……

Mk48,我以為……你都不會在意這些事的。

Mk48:是嗎?也許我本質上不過是和SAW一樣也說不定哦。

你要知道,這里沒人希望看到另一個……不是你的你。

LWMMG:Mk48,謝謝你……謝謝你們……

Mk48:別那么肉麻啦。

所以,你已經決定了?

LWMMG:嗯,只要我成為全新的我就可以了。

這樣就可以,讓SAW不用再擔心會失去我了……

MOD 3

上午。

格里芬指揮室。

LWMMG:……就是這樣,請您批準。

指揮官:當然好啊,拉姆。

嗯,為了能夠更好地保護同伴,所以想要變得更強這種想法很棒啊,拉姆你有成長哦!

LWMMG:不,指揮官,我還差得遠。

還有……為什么連您都開始叫我這個名字了啊……

次日傍晚。

宿舍后院。

LWMMG:(發現了,是SAW。)

(還是老樣子啊……坐在臺階上一邊看云一邊吹泡泡……)

LWMMG站在她身后不遠的地方,沒有出聲,只是看著M249SAW的背影。

M249SAW:(Mk48你還要在那里站多久啊……)

LWMMG:那個……

SAW,對不起。

【啪——】

非常輕微的泡泡爆裂聲,正好接在LWMMG話音剛落下的那一刻。

M249SAW的身子微微震了一下,但是并沒有轉過身。

LWMMG輕輕走到M249SAW身邊,坐下。與此同時,M249SAW朝相反方向稍稍轉了下頭。

LWMMG:唔……

我之前……對你說了很重的話,真的很抱歉。

M249SAW:(沉默)……

LWMMG:我啊,以前覺得,你們沒做完的、不想做的、做不了的事情,都交給我就可以了。

不管多少忙,我來幫忙就可以了。我一個人就可以了……那個時候我推開你,自己擋住炮擊,也是因為當時我覺得,這些事的性質都是一樣的。

M249SAW撐在兩邊的手這時候悄悄握成拳頭。

LWMMG:——但是。

但是,現在我發覺,這些并不是一樣性質的事情……是我沒有好好珍惜自己,辜負了你們珍惜我的心意,是我不好。

M249SAW:所以說啊,(轉頭)你還非要說什么死掉也無——

M249SAW:拉姆?你你你!你是誰!

這時M249SAW才第一次見到改造之后的LWMMG。

LWMMG:???嗯……是我……拉姆。

嗯……我去接受改造了,就指揮官上個月提到過的那個申請。沒想到指揮官那邊通過得這么爽快……所以,就是現在這樣了。

M249SAW:誒誒?可是,為什么哎?

好好的怎么突然要去改造……??!是不是上次那個訓練之后留下什么后遺癥修不好了啊所以只能改造了?

LWMMG:(笑)才不是……

咳咳,我只是想,這樣……大概能夠更好地保護你們吧。

M249SAW:……欸?

LWMMG:我不會再說類似死掉也無所謂這樣過分的話了。

是我沒有考慮到大家的心情,讓你傷心了。我……不想看到你傷心。

M249SAW低著頭,LWMMG看不清她兜帽下面的表情。

LWMMG:那么,SAW,你可以原諒我嗎?

M249SAW:(漲紅了臉)拉,拉姆……

其實啦,我也有不對的地方啦!如果當時我能好好跟你說明就好啦!

LWMMG:欸?

M249SAW:一直以來看你都是自己一個人,即使和我們組隊的時候也一樣。

什么都要自己做,什么都愿意幫我們做,但又什么都不要我們幫忙……我真的很看不慣這個耶!而且那個時候我生氣也是因為,你那句話說出來,似乎……根本就沒有把我們當成是朋友一樣……

LWMMG:是同伴啊……

M249SAW:我是想說……拉姆,同伴啊,就是要彼此互幫互助才能算是同伴??!

LWMMG愣了一下,輕笑了出來。

M249SAW:(原來接受改造是變得會笑啊……)

M249SAW:雖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不要別的拉姆!不要復制了云圖之后的新拉姆!

我只要你這一個拉姆!所以,不許你死掉!

LWMMG:……

謝謝你……SAW。為了盡量不死掉,以后,還請你們多多指教啦。

M249SAW:這是當然啦!

LWMMG:——還有就是,我決定呢,從今天起少幫你做一些有的沒的,不能總慣著你了。

要結束泡泡軟泥怪的狀態,站起身來自己完成自己的工作了哦?

M249SAW:誒誒誒?。?!不要啊——(哭腔)

……與此同時,后院某棟樓的墻角。

(小聲)怎么樣啊,Mk48,我就說她們絕對會和好的。

Mk48:怎么這樣……

嗨呀好氣??!跟指揮官的賭約怎么又是我輸掉了啊——!

指揮官:(連忙捂嘴)噓!

總之,結果上講這就是最好的了,對于LWMMG和SAW她們。

(還有我,又躲過Mk48懲罰游戲了,真的好險啊。)

免責聲明:非本網注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并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一周熱門

查看更多
亚博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