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博电子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亚博电子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亚博电子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首頁 > 這一把,馬雲玩太大了!

這一把,馬雲玩太大了!

互聯網 2021-02-28 03:52:24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功夫財經,作者:今綸。

這次約談(馬云)在中國金融歷史上有特別的意味,也是一道分水嶺。

在金融穩定的緊迫性面前,任何所謂「創新」、「普惠」、「科技」都要低頭。

約談只是開始,一系列金融強監管的政策還在路上,中國金融發展的大變局近在咫尺。

馬云的新聞最近一直在刷屏:10月24日,馬云在外灘金融峰會上發言, 「炮轟」銀行是「當鋪思想」,嘲諷巴塞爾協議像一個「老年人俱樂部」,扼殺創新;指出中國金融問題不是系統性風險,而是缺乏金融生態系統,還直言「我們現在管的能力很強,監的能力不夠,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是怕用昨天的方式去監管,我們不能用管理火車站的辦法來管機場,不能用昨天的辦法來管未來?!?/p>

當時我在上海,感嘆馬老師真敢說,等著挨炮彈吧。

這次演講引起巨大爭議,不少金融界人士痛罵馬云「傲慢無知」,部分網友則大呼過癮,說馬云「罵得好」。不過,事情遠未終結:11月2日,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云、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進行了監管約談。

11月3日晚間,上海證券交易所發布消息稱,暫緩螞蟻科技集團科創板上市的決定。

這次約談在中國金融歷史上有特別的意味,也是一道分水嶺。從此,所謂的金融科技公司、普惠金融公司進入強監管模式,安全、穩定成為開展業務的前提,有望和銀行享受一樣的「待遇」。

馬老師這一炮把自己和螞蟻金服帶到溝里去了,但是他又必須開這一炮?為什么?

馬老師演講埋了一連串雷

眾所周知,馬云是螞蟻金服的實際控制人,螞蟻金服一旦上市,他的朋友圈財富都可以跟著增長一波。不過,螞蟻金服也遭遇了業務模式的天花板,這也是馬云要開炮的主要原因。馬云為什么說「銀行是當鋪思想」?

因為當鋪是需要抵押的,但是螞蟻金服就是想干「高杠桿、無抵押、無限循環」的活,所以,馬云強調「信用貸款」。螞蟻和銀行合作,銀行會把螞蟻拿來的債權打折做抵押,這樣折騰幾輪,折上幾次就不能繼續玩了。

助貸導流業務流程

資產證券化還有一個路子就是需要提高資本金,這是巴塞爾協議的要求,但是螞蟻哪來的這么大額度的自有資本?也就是說,螞蟻未來繼續業務大拓展的兩條路都被堵死了,馬云能不著急上火嗎?

開炮是必然的,不開炮的話,螞蟻一上市就會面臨業績壓力和成長空間的質疑;開炮的話,如果能轟開一個口子,還可以繼續對資本市場講故事,至少可以在自己和朋友們減持之前維持一個高股價。

以馬云的智慧應該已經有了開炮之后的各種「預案」,何況阿里的公關素有「天團」之稱。

第一種結局是最好的:馬云講話,引發監管松動,螞蟻得到更多發展空間,繼續玩目前的模式,甚至玩得更大,股東們發更大的財;

第二種結局是中等的:各方對馬云的發言一笑了之,這事兒也就過去了;

第三種結局是最差的:引發監管收緊,螞蟻面臨業務壓力,甚至對后續的股價會有影響。

現在的事實是,「四部門約談馬云、井賢棟、胡曉明」很明顯就是馬云捅了馬蜂窩,引發了整個監管體系的大反彈。日前,央行旗下金融時報刊發題目為《大型互聯網企業進入金融領域的潛在風險與監管》的文章,作者為資深學者周矍鑠,但是這個人在網上查不到任何公開信息,此前也沒有什么知名度,這才是最詭異的,也是一種態度。

11月2日,銀保監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局局長郭武平發表了一篇文章,他在文中說「對于金融科技公司的消費者權益保護,目前缺乏明確規則和要求,出現了監管套利行為,與持牌金融機構形成不當競爭,最終難以有效保障金融消費者權益」。

這話基本就是打馬老師的臉,一點不客氣。

更要命的是,媒體在11月3日紛紛推送新聞:網絡小貸辦法征求意見,花唄、借唄將迎監管「天花板」。

網絡小貸可是螞蟻的重要收入來源,征求意見稿明確了準入條件、資金來源、杠桿率、兩參一控,還有自然人單戶不超30萬的要求。對于馬老師炮轟巴塞爾協議,前述「意見」直接就回應了:對助貸業務,要求互聯網小貸機構出資30%,并提出諸多監管要求。

馬老師當時演講感覺很爽,也引發了大批吃瓜群眾的點贊,現在看來是個自己埋了雷,而且是一連串的雷。螞蟻正在緊急補鍋,既然已經被約談了,那么一定要表態,這回不是螞蟻金服,而是「馬已經服」(我認為網上流傳的「馬已今服」在語意上并不通順)。

螞蟻集團回復稱,會深入落實約談意見,繼續沿著「穩妥創新、擁抱監管、服務實體、開放共贏」的十六字指導方針,繼續提升普惠服務能力,助力經濟和民生發展。

在我看來,這十六字意味著螞蟻的高速增長神話已經實質上終結,螞蟻以后將享受銀行級別的監管待遇,再無野蠻生長。

在金融穩定的緊迫性面前,任何所謂「創新」、「普惠」、「科技」都要低頭,或者扯下面紗,露出真面目。

馬云果然和我們「后會有期」

外灘金融峰會上的演講或許是馬云這一生最有影響力的一搏,可惜,這一把他賭輸了?!稌鴦Χ鞒痄洝酚性疲呵樯畈粔?,強極則辱,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再讀此句,不知道馬老師有何感想。馬云是夠哥們義氣的,他有理想有抱負,他也是有情懷的,他希望監管少一些,讓螞蟻盡快奔跑。不過,不同的人,不同的利益關聯者,站在各自的角度對于創新的邊界,對于監管的認知是不同的。

某一個人或許是有擔當的,是能夠自我節制的,是知道適當控制風險的。不過,如果把大面積的風險控制系于一個人、一個集團、一家公司的自律與自我監管,對于站位更高,需要承擔更大風險,需要考慮多層次、各階層、各區域風險的監管者來說,還是不能承受之重。

因此,必須要繼續減風險、降杠桿、守規矩。

因此,發文章批評、約談、收緊監管都是題中應有之義,馬云應該能夠料到這是結局之一。

馬云去年9月11日退休,其實只是不擔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長,但他仍是阿里最大的個人股東,據阿里巴巴2019財年年報顯示,馬云持股比例為6.2%。

馬云還是董事、永久合伙人、合伙人委員會成員。彼時諸多人稱頌馬云懂中庸之道,有大智慧,以為馬老師從此真的要寄情卡拉OK、太極拳,馬云也說自己從此要更多把精力放到教育和公益上,在公開網絡中的ID也注冊為「鄉村教師代言人-馬云」,認證為「馬云公益基金創始人」。

馬老師在阿里巴巴的歷史上留下了一張著名的照片,他含著眼淚發表卸任演講,他說:「換個江湖,后會有期」。很多人當時還沒明白是什么意思,江湖在哪里?如何后會?

但是螞蟻金服的一眾高管以及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們其實很清楚,馬道長下了這座山,又去攀登另一座山——螞蟻集團。

馬云的這半生是精彩絕倫的,從無名教師到中國首富,螞蟻上市之后,他有望成為亞洲首富。

他是無數創業者的偶像,他甚至改變了很多偏遠地區年輕人的就業觀,我就見過一位貧困山區優秀學生的夢想就是「去給馬云打工」,而不是去端鐵飯碗。

馬云才50多歲,他的經歷、個性決定了他不可能在這個階段真正退休,只有真正的「退而不休」。馬云的同齡人段永平生于1961年,他選擇了一條完全不同的路。

2001年之后,段永平在步步高已退居幕后,以投資人的身份對「步步高」進行控制。同時,段永平移民美國,在投資與慈善領域里頗有斬獲。

江湖上還流傳著段永平與四大門徒的往事,如今四大門徒已經各有天地:大徒弟陳明永創立 OPPO,二徒弟沈煒擁有Vivo,三徒弟金志江手持小天才系列兒童穿戴設備,小徒弟是大名鼎鼎的黃崢,身家已破千億。馬云不想寫這樣的故事,他更喜歡與兄弟們笑傲江湖的快意人生。

在阿里,馬云的花名叫風清揚,風清揚是金庸武俠小說《笑傲江湖》里的人物,熟習獨孤九劍,劍術超凡,隱居在華山后洞。風清揚的獨孤九劍是「無招勝有招」的,即學習者記住所有的招式,然后全部忘掉,回到自然最初始的狀態 。

馬云說他之所以能成功,主要有三個原因:沒錢,沒技術,沒規劃。

馬云要求團隊有能力可以隨時都能拿出具體事情的規劃,也就是「無招勝有招」。所以,他在上海外灘峰會炮轟金融監管體系的時候,其實就是想「無招勝有招」,希望螞蟻能夠有機會改變規則。

可惜,他站的地方在上海,而不是華山后洞。

他是馬云馬老師,最多就是亞洲首富杰克馬,他不是真正的風清揚。約談只是開始,一系列金融強監管的政策還在路上,中國金融發展的大變局近在咫尺,馬老師站穩了。

金庸先生的《俠客行》有名句,引來作為本文的結尾:

天地四方為江湖,世人聰明反糊涂,名利場上風暴起,贏到頭來卻是輸。

編輯/isaac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功夫財經,作者:今綸。

這次約談(馬雲)在中國金融歷史上有特別的意味,也是一道分水嶺。

在金融穩定的緊迫性面前,任何所謂「創新」、「普惠」、「科技」都要低頭。

約談只是開始,一系列金融強監管的政策還在路上,中國金融發展的大變局近在咫尺。

馬雲的新聞最近一直在刷屏:10月24日,馬雲在外灘金融峯會上發言, 「炮轟」銀行是「當鋪思想」,嘲諷巴塞爾協議像一個「老年人俱樂部」,扼殺創新;指出中國金融問題不是系統性風險,而是缺乏金融生態系統,還直言「我們現在管的能力很強,監的能力不夠,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是怕用昨天的方式去監管,我們不能用管理火車站的辦法來管機場,不能用昨天的辦法來管未來?!?/p>

當時我在上海,感歎馬老師真敢説,等著挨炮彈吧。

這次演講引起巨大爭議,不少金融界人士痛罵馬雲「傲慢無知」,部分網友則大呼過癮,説馬雲「罵得好」。不過,事情遠未終結:11月2日,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進行了監管約談。

11月3日晚間,上海證券交易所發佈消息稱,暫緩螞蟻科技集團科創板上市的決定。

這次約談在中國金融歷史上有特別的意味,也是一道分水嶺。從此,所謂的金融科技公司、普惠金融公司進入強監管模式,安全、穩定成為開展業務的前提,有望和銀行享受一樣的「待遇」。

馬老師這一炮把自己和螞蟻金服帶到溝裏去了,但是他又必須開這一炮?為什麼?

馬老師演講埋了一連串雷

眾所周知,馬雲是螞蟻金服的實際控制人,螞蟻金服一旦上市,他的朋友圈財富都可以跟著增長一波。不過,螞蟻金服也遭遇了業務模式的天花板,這也是馬雲要開炮的主要原因。馬雲為什麼説「銀行是當鋪思想」?

因為當鋪是需要抵押的,但是螞蟻金服就是想幹「高槓桿、無抵押、無限循環」的活,所以,馬雲強調「信用貸款」。螞蟻和銀行合作,銀行會把螞蟻拿來的債權打折做抵押,這樣折騰幾輪,折上幾次就不能繼續玩了。

助貸導流業務流程

資產證券化還有一個路子就是需要提高資本金,這是巴塞爾協議的要求,但是螞蟻哪來的這麼大額度的自有資本?也就是説,螞蟻未來繼續業務大拓展的兩條路都被堵死了,馬雲能不著急上火嗎?

開炮是必然的,不開炮的話,螞蟻一上市就會面臨業績壓力和成長空間的質疑;開炮的話,如果能轟開一個口子,還可以繼續對資本市場講故事,至少可以在自己和朋友們減持之前維持一個高股價。

以馬雲的智慧應該已經有了開炮之後的各種「預案」,何況阿里的公關素有「天團」之稱。

第一種結局是最好的:馬雲講話,引發監管鬆動,螞蟻得到更多發展空間,繼續玩目前的模式,甚至玩得更大,股東們發更大的財;

第二種結局是中等的:各方對馬雲的發言一笑了之,這事兒也就過去了;

第三種結局是最差的:引發監管收緊,螞蟻面臨業務壓力,甚至對後續的股價會有影響。

現在的事實是,「四部門約談馬雲、井賢棟、胡曉明」很明顯就是馬雲捅了馬蜂窩,引發了整個監管體系的大反彈。日前,央行旗下金融時報刊發題目為《大型互聯網企業進入金融領域的潛在風險與監管》的文章,作者為資深學者周矍鑠,但是這個人在網上查不到任何公開信息,此前也沒有什麼知名度,這才是最詭異的,也是一種態度。

11月2日,銀保監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局局長郭武平發表了一篇文章,他在文中説「對於金融科技公司的消費者權益保護,目前缺乏明確規則和要求,出現了監管套利行為,與持牌金融機構形成不當競爭,最終難以有效保障金融消費者權益」。

這話基本就是打馬老師的臉,一點不客氣。

更要命的是,媒體在11月3日紛紛推送新聞:網絡小貸辦法徵求意見,花唄、借唄將迎監管「天花板」。

網絡小貸可是螞蟻的重要收入來源,徵求意見稿明確了準入條件、資金來源、槓桿率、兩參一控,還有自然人單戶不超30萬的要求。對於馬老師炮轟巴塞爾協議,前述「意見」直接就回應了:對助貸業務,要求互聯網小貸機構出資30%,並提出諸多監管要求。

馬老師當時演講感覺很爽,也引發了大批吃瓜羣眾的點贊,現在看來是個自己埋了雷,而且是一連串的雷。螞蟻正在緊急補鍋,既然已經被約談了,那麼一定要表態,這回不是螞蟻金服,而是「馬已經服」(我認為網上流傳的「馬已今服」在語意上並不通順)。

螞蟻集團回覆稱,會深入落實約談意見,繼續沿著「穩妥創新、擁抱監管、服務實體、開放共贏」的十六字指導方針,繼續提升普惠服務能力,助力經濟和民生髮展。

在我看來,這十六字意味著螞蟻的高速增長神話已經實質上終結,螞蟻以後將享受銀行級別的監管待遇,再無野蠻生長。

在金融穩定的緊迫性面前,任何所謂「創新」、「普惠」、「科技」都要低頭,或者扯下面紗,露出真面目。

馬雲果然和我們「後會有期」

外灘金融峯會上的演講或許是馬雲這一生最有影響力的一搏,可惜,這一把他賭輸了?!稌鴦Χ鞒痄洝酚性疲呵樯畈粔?,強極則辱,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再讀此句,不知道馬老師有何感想。馬雲是夠哥們義氣的,他有理想有抱負,他也是有情懷的,他希望監管少一些,讓螞蟻儘快奔跑。不過,不同的人,不同的利益關聯者,站在各自的角度對於創新的邊界,對於監管的認知是不同的。

某一個人或許是有擔當的,是能夠自我節制的,是知道適當控制風險的。不過,如果把大面積的風險控制繫於一個人、一個集團、一家公司的自律與自我監管,對於站位更高,需要承擔更大風險,需要考慮多層次、各階層、各區域風險的監管者來説,還是不能承受之重。

因此,必須要繼續減風險、降槓桿、守規矩。

因此,發文章批評、約談、收緊監管都是題中應有之義,馬雲應該能夠料到這是結局之一。

馬雲去年9月11日退休,其實只是不擔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長,但他仍是阿里最大的個人股東,據阿里巴巴2019財年年報顯示,馬雲持股比例為6.2%。

馬雲還是董事、永久合夥人、合夥人委員會成員。彼時諸多人稱頌馬雲懂中庸之道,有大智慧,以為馬老師從此真的要寄情卡拉OK、太極拳,馬雲也説自己從此要更多把精力放到教育和公益上,在公開網絡中的ID也註冊為「鄉村教師代言人-馬雲」,認證為「馬雲公益基金創始人」。

馬老師在阿里巴巴的歷史上留下了一張著名的照片,他含著眼淚發表卸任演講,他説:「換個江湖,後會有期」。很多人當時還沒明白是什麼意思,江湖在哪裏?如何後會?

但是螞蟻金服的一眾高管以及阿里巴巴的合夥人們其實很清楚,馬道長下了這座山,又去攀登另一座山——螞蟻集團。

馬雲的這半生是精彩絕倫的,從無名教師到中國首富,螞蟻上市之後,他有望成為亞洲首富。

他是無數創業者的偶像,他甚至改變了很多偏遠地區年輕人的就業觀,我就見過一位貧困山區優秀學生的夢想就是「去給馬雲打工」,而不是去端鐵飯碗。

馬雲才50多歲,他的經歷、個性決定了他不可能在這個階段真正退休,只有真正的「退而不休」。馬雲的同齡人段永平生於1961年,他選擇了一條完全不同的路。

2001年之後,段永平在步步高已退居幕後,以投資人的身份對「步步高」進行控制。同時,段永平移民美國,在投資與慈善領域裏頗有斬獲。

江湖上還流傳著段永平與四大門徒的往事,如今四大門徒已經各有天地:大徒弟陳明永創立 OPPO,二徒弟沈煒擁有Vivo,三徒弟金志江手持小天才系列兒童穿戴設備,小徒弟是大名鼎鼎的黃崢,身家已破千億。馬雲不想寫這樣的故事,他更喜歡與兄弟們笑傲江湖的快意人生。

在阿里,馬雲的花名叫風清揚,風清揚是金庸武俠小説《笑傲江湖》裏的人物,熟習獨孤九劍,劍術超凡,隱居在華山後洞。風清揚的獨孤九劍是「無招勝有招」的,即學習者記住所有的招式,然後全部忘掉,回到自然最初始的狀態 。

馬雲説他之所以能成功,主要有三個原因:沒錢,沒技術,沒規劃。

馬雲要求團隊有能力可以隨時都能拿出具體事情的規劃,也就是「無招勝有招」。所以,他在上海外灘峯會炮轟金融監管體系的時候,其實就是想「無招勝有招」,希望螞蟻能夠有機會改變規則。

可惜,他站的地方在上海,而不是華山後洞。

他是馬雲馬老師,最多就是亞洲首富傑克馬,他不是真正的風清揚。約談只是開始,一系列金融強監管的政策還在路上,中國金融發展的大變局近在咫尺,馬老師站穩了。

金庸先生的《俠客行》有名句,引來作為本文的結尾:

天地四方為江湖,世人聰明反糊塗,名利場上風暴起,贏到頭來卻是輸。

編輯/isaac

免責聲明:本頁的繁體中文版由軟件翻譯,富途對翻譯信息的準確性或可靠性所造成的任何損失不承擔任何責任。

免責聲明:非本網注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并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一周熱門

查看更多
亚博电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