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博电子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亚博电子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亚博电子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首頁 > 第一卷(1)_【理想國】

第一卷(1)_【理想國】

互聯網 2021-03-08 13:27:59

〔蘇格拉底:昨天,我跟阿里斯同的兒子格勞孔一塊兒來到比雷埃夫斯港①,參加向女神②的獻祭,同時觀看賽會。因為他們慶祝這個節日還是頭一遭。我覺得當地居民的賽會似乎搞得很好,不過也不比色雷斯人搞的更好,我們做了祭獻,看了表演之后正要回城。

①在雅典西南七公里的地方,為雅典最重要的港口。

②此女神系指色雷斯地方的獵神朋迪斯。

這時,克法洛斯的兒子玻勒馬霍斯從老遠看見了,他打發自己的家一奴一趕上來挽留我們。家一奴一從后面拉住我的披風說:

"玻勒馬霍斯請您們稍微等一下。"

我轉過身來問他:"主人在哪兒?"家一奴一說:"主人在后面,就到。請您們稍等一等。"格勞孔說:"行,我們就等等吧!"

一會兒的功夫,玻勒馬霍斯趕到,同來的有格勞孔的弟弟阿得曼托斯,尼客阿斯的兒子尼克拉托斯,還有另外幾個人,顯然都是看過了表演來的?!巢#禾K格拉底,看樣子你們要離開這兒,趕回城里去。

蘇:你猜得不錯。

玻:喂!你瞧瞧我們是多少人?

蘇:看見了。

玻:那么好!要么留在這兒,要么就干上一仗。

蘇:還有第二種辦法。要是我們婉勸你們,讓我們回去,那不是更好嗎?

玻:瞧你能的!難道你們有本事說服我們這些個不愿意領教的人嗎?

格:當然沒這個本事。

玻:那你們就死了這條心吧!反正我們是說不服的。

阿:難道你們真的不曉得今晚有火炬賽一馬 嗎?

蘇:騎在馬上?這倒新鮮。是不是騎在馬背上,手里拿著火把接力比賽?還是指別的什么玩藝兒?

玻:就是這個,同時他們還有慶祝會——值得一看哪!吃過晚飯我們就去逛街,看表演,可以見見這兒不少年輕人,我們可以好好的聊一聊。別走了,就這么說定了。

格:看來咱們非得留下不可了。

蘇:行喲!既然你這么說了,咱們就這么辦吧!

〔于是,我們就跟著玻勒馬霍斯到他家里,見到他的兄弟呂西阿斯和歐若得摩,還有卡克冬地方的色拉敘馬霍斯,派尼亞地方的哈曼提得斯,阿里斯托紐摩斯的兒子克勒托豐。還有玻勒馬霍斯的父親克法洛斯也在家里。我很久沒有見到他了,他看上去很蒼老。他坐在帶靠墊的椅子上,頭上還戴看花圈。才從神廟上供回來。

房間里四周都有椅子,我們就在他旁邊坐了下來??朔逅挂谎劭匆娢?,馬上就跟我招呼?!晨耍河H一愛一的蘇格拉底,你不常上比雷埃夫斯港來看我們,你實在應該來。假如我身一子骨硬朗一點兒,能松松快快走進城,就用不著你上這兒來,我會去看你的??涩F在,你應該多上我這兒來呀!我要告訴你,隨著對肉一體上的享受要求減退下來,我一愛一上了機智的清談,而且越來越喜一愛一。我可是真的求你多上這兒來,拿這里當自己家一樣,跟這些年輕人一交一 游,結成好友。

蘇:說真的,克法洛斯,我喜歡跟你們上了年紀的人談話。我把你們看作經過了漫長的人生旅途的老旅客。這條路,我們多半不久也是得踏上的,我應該請教你們:這條路是崎嶇坎坷的呢,還是一條康莊坦途呢?克法洛斯,您的年紀已經跨進了詩人所謂的"老年之門",究竟晚境是痛苦呢還是怎么樣?

克:我很愿意把我的感想告訴你。親一愛一的蘇格拉底,我們幾個歲數相當的人喜歡常常碰頭。正像古話所說的:同聲相應,同氣相求。大家一碰頭就怨天尤人。想起年輕時的種種吃喝玩樂,仿佛失去了至寶似的,總覺得從前的生活才夠味,現在的日子就不值一提啦。有的人抱怨,因為上了年紀,甚至受到至親好友的奚落,不勝傷感。所以他們把年老當成苦的源泉。不過依我看,問題倒不出在年紀上。要是他們的話是對的,那么我自己以及象我這樣年紀的人,就更應該受罪了??墒鞘聦嵣?,我遇到不少的人,他們的感覺并非如此。就拿詩人索??死账耿賮碚f吧!有一回,我跟他在一起,正好碰上別人問他:

"索??死账?,你對于談情說一愛一怎么樣了,這么大年紀還向女人獻殷勤嗎?"他說:"別提啦!洗手不干啦!謝天謝地,我就象從一個又瘋又狠的一奴一隸主手里掙脫出來了似的。"我當時覺得他說得在理,現在更以為然。上了年紀的確使人心平氣和,寧靜寡欲。到了清心寡欲,弦不再繃得那么緊的時候,這境界真象索??死账顾f的,象是擺脫了一幫子窮兇極惡的一奴一隸主的羈絆似的。蘇格拉底,上面所說的許多痛苦,包一皮括親人朋友的種種不滿,其原因只有一個,不在于人的年老,而在于人的一性一格。如果他們是大大方方,心平氣和的人,年老對他們稱不上是太大的痛苦。要不然的話,年輕輕的照樣少不了煩惱。

①希臘三大悲劇詩人之一。公元前495-公元前406年。

〔蘇:我聽了克法洛斯的話頗為佩服。因為想引起他的談鋒,于是故意激激他。我說:〕親一愛一的克法洛斯,我想,一般人是不會以你的話為然的。他們會認為你覺得老有老福,并不是因為你的一性一格,而是因為你家財萬貫。他們會說"人有了錢當然有許多安慰"。

克:說得不錯,他們不信我的話,也有他們的道理。不過,他們是言之太過了。我可以回答他們,象色彌斯托克勒①回答塞里福斯人一樣。塞里福斯人誹謗色彌斯托克勒,說他的成名并不是由于他自己的功績,而是由于他是雅典人。你知道他是這樣回答的:"如果我是塞里福斯人,我固然不會成名,但是,要讓你是雅典人,你也成不了名。"對于那些嘆老嗟貧的人,可以拿同樣這些話來回敬他們。一個好人,同時忍受貧困、老年,固然不容易,但是一個壞人雖然有錢,到了老年其內心也是得不到滿足和寧靜的。

①色彌斯托克勒(約公元前514年-公元前449年)。雅典著名政治家。希波戰爭初期他在雅典推行民一主 改革,使貴族會議的成分發生改變。

蘇:克法洛斯??!你偌大的一份家當,大半是繼承來的呢?

還是你自己賺的?

克:蘇格拉底,就自己賺錢而言,那我可以說是介于祖父和父親之間。我的祖父克法洛斯,繼承的財產跟我現有的一樣多,經他的手又翻了好幾番,而我的父親呂薩略斯,把這份家私減少到比現在還少。至于我,只要能遺留給這些晚輩的家產,不比我繼承的少——也許還稍微多點兒——我就心滿意足了。

蘇:我看你不大象個守財一奴一,所以才這么問問。大凡不親手掙錢的人,多半不貪財;親手掙錢的才有了一文想兩文。象詩人一愛一自己的詩篇,父母疼自己的兒女一樣,賺錢者一愛一自己的錢財,不單是因為錢有用,而是因為錢是他們自己的產品。

這種人真討厭。他們除了贊美錢財而外,別的什么也不贊美。

克:你說得在理。

蘇:真的,我還要向您討教一個問題。據您看有了萬貫家財最大的好處是什么?

克:這個最大的好處,說起來未必有許多人相信。但是,蘇格拉底,當一個人想到自己不久要死的時候,就會有一種從來不曾有過的害怕纏住他。關于地獄的種種傳說,以及在陽世作惡,死了到陰間要受報應的故事,以前聽了當作無稽之談,現在想起來開始感到不安了——說不定這些都是真的呢!

不管是因為年老體弱,還是因為想到自己一步步一逼一近另一個世界了,他把這些情景都看得更加清楚了,滿腹恐懼和疑慮。

他開始捫心自問,有沒有在什么地方害過什么人?如果他發現自己這一輩子造孽不少,夜里常常會象小孩一樣從夢中嚇醒,無限恐怖。但一個問心無愧的人,正象品達①所說的:

晚年的伴侶心貼著心,

永存的希望指向光明。

他形容得很好,錢財的主要好處也許就在這里。我并不是說每一個人都是這樣,我是說對于一個通情達理的人來說,有了錢財他就用不著存心作假或不得已而騙人了。當他要到另一世界去的時候,他也就用不著為虧欠了神的祭品和人的債務而心驚膽戰了。在我看來,有錢固然有種種好處,但比較起來,對于一個明白事理的人來說,我上面所講的好處才是他最大的好處。

①品達(約公元前522-公元前442年)。希臘最著名的抒情詩人。

蘇:克法洛斯,您說得妙極了。不過講到"正義"嘛,究竟正義是什么呢?難道僅僅有話實說,有債照還就算正義嗎?

這樣做會不會有時是正義的,而有時卻不是正義的呢?打個比方吧!譬如說,你有個朋友在頭腦清楚的時候,曾經把武器一交一 給你;假如后來他瘋了,再跟你要回去;任何人都會說不能還給他。如果竟還給了他,那倒是不正義的。把整個真情實況告訴瘋子也是不正義的。

克:你說得對。

蘇:這么看來,有話實說,拿了人家東西照還這不是正義的定義。

玻勒馬霍斯插話說:這就是正義的定義,如果我們相信西蒙尼得①的說法的話。

①西蒙尼得(公元前556-公元前467年),希臘抒情詩人之一。

克:好!好!我把這個話題一交一 給他和你了。因為這會兒該我去獻祭上供了。

蘇:那么,玻勒馬霍斯就是您的接班人了,是不是?

克:當然,當然?。ㄕf著就帶笑地去祭祀了)

蘇:那就接著往下談吧,辯論的接班人先生,西蒙尼得所說的正義,其定義究竟是什么?

玻:他說"欠債還債就是正義"。我覺得他說得很對。

蘇:不錯,象西蒙尼得這樣大智大慧的人物,可不是隨隨便便能懷疑的。不過,他說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也許你懂得,我可鬧不明白。他的意思顯然不是我們剛才所說的那個意思——原主頭腦不正常,還要把代管的不論什么東西歸還給他,盡管代管的東西的確是一種欠債。對嗎?

玻:是的。

蘇:當原主頭腦不正常的時候,無論如何不該還給他,是不是?

玻:真的,不該還他。

蘇:這樣看來,西蒙尼得所說的"正義是欠債還債"這句話,是別有所指的。

玻:無疑是別有所指的。他認為朋友之間應該與人為善,不應該與人為惡。

蘇:我明白了。如果雙方是朋友,又,如果把錢歸還原主,對收方或還方是有害的,這就不算是還債了。你看,這是不是符合西蒙尼得的意思?

玻:的確是的。

蘇:那么,我們欠敵人的要不要歸還呢?

玻:應當要還。不過我想敵人對敵人所欠的無非是惡,因為這才是恰如其份的。

蘇:西蒙尼得跟別的詩人一樣,對于什么是正義說得含糊不清。他實在的意思是說,正義就是給每個人以適如其份的報答,這就是他所謂的"還債"。

玻:那么,您以為如何?

蘇:天哪!要是我們問他:"西蒙尼得,什么是醫術所給的恰如其份的報答呢?給什么人?給的什么東西?"你看他會怎生回答?

玻:他當然回答:醫術把藥品、食物、飲料給予人的身一體。

蘇:什么是烹調術所給的恰如其份的報答?給予什么人?

給的什么東西?

玻:把美味給予食物。

蘇:那么,什么是正義所給的恰如其份的報答呢?給予什么人?

玻:蘇格拉底,假如我們說話要前后一致,那么,正義就是"把善給予友人,把惡給予敵人。"

蘇:這是他的意思嗎?

玻:我想是的。

蘇:在有人生病的時候,誰最能把善給予朋友,把惡給予敵人?

玻:醫生。

蘇:當航海遇到了風急一浪一險的時候呢?

玻:舵手。

蘇:那么,正義的人在什么行動中,在什么目的之下,最能利友而害敵呢?

玻:在戰爭中聯友而攻敵的時候。

蘇:很好!不過,玻勒馬霍斯老兄??!當人們不害病的時候,醫生是毫無用處的。

玻:真的。

蘇:當人們不航海的時候,舵手是無用的。

玻:是的。

蘇:那么,不打仗的時候,正義的人豈不也是毫無用處的?

玻:我想不是。

蘇:照你看,正義在平時也有用處嗎?

玻:是的。

蘇:種田也是有用的,是不是?

玻:是的。

蘇:為的是收獲莊稼。

玻:是的。

蘇:做鞋術也是有用的。

玻:是的。

蘇:為的是做成鞋子——你準會這么說。

玻:當然。

蘇:好!那么你說說看,正義平時在滿足什么需要,獲得什么好處上是有用的?

玻:在訂合同立契約這些事情上,蘇格拉底。

蘇:所謂的訂合同立契約,你指的是合伙關系,還是指別的事?

玻:當然是合伙關系。

蘇:下棋的時候,一個好而有用的伙伴,是正義者還是下棋能手呢?

玻:下棋能手。

蘇:在砌磚蓋瓦的事情上,正義的人當伙伴,是不是比瓦匠當伙伴更好,更有用呢?

玻:當然不是。

蘇:奏樂的時候,琴師比正義者是較好的伙伴。那么請問,在哪種合伙關系上正義者比琴師是較好的伙伴?

玻:我想,是在金錢的關系上。

蘇:玻勒馬霍斯,恐怕要把怎么花錢的事情除外。比方說,在馬匹一交一 易上,我想馬販子是較好的伙伴,是不是?

玻:看來是這樣。

蘇:至于在船舶的買賣上,造船匠或者舵手豈不是更好的伙伴嗎?

玻:恐怕是的。

蘇:那么什么時候合伙用錢,正義的人才是一個較好的伙伴呢?

玻:當你要妥善地保管錢的時候。

蘇:這意思就是說,當你不用錢,而要儲存錢的時候嗎?

玻:是的。

蘇:這豈不是說,當金錢沒用的時候,才是正義有用的時候嗎?

玻:好象是這么回事。

蘇:當你保管修枝刀的時候,正義于公于私都是有用的;

但是當你用刀來整枝的時候,花匠的技術就更有用了。

玻:看來是這樣。

蘇:你也會說,當你保管盾和琴的時候,正義是有用的,但是利用它們的時候,軍人和琴師的技術就更有用了。

玻:當然。

蘇:這么說,所有的事物統統都是這樣的嗎?——它們有用,正義就無用,它們無用,正義就有用了?

玻:好象是這樣的。

蘇:老兄??!如果正義僅僅對于無用的東西才是有用的,那么正義也沒有什么了不起了。還是讓我們換個路子來討論這個問題吧!打架的時候,無論是動拳頭,還是使家伙,是不是最善于攻擊的人也最善于防守?

玻:當然。

蘇:是不是善于預防或避免疾病的人,也就是善于造成疾病的人?

玻:我想是這樣的。

蘇:是不是一個善于防守陣地的人,也就是善于偷襲敵人的人——不管敵人計劃和布置得多么巧妙?

玻:當然。

蘇:是不是一樣東西的好看守,也就是這樣東西的高明的小偷?

玻:看來好象是的。

蘇:那么,一個正義的人,既善于管錢,也就善于偷錢啰?

玻:按理說,是這么回事。

蘇:那么正義的人,到頭來竟是一個小偷!這個道理你恐怕是從荷馬那兒學來的。因為荷馬很欣賞奧德修斯①的外公奧托呂科斯,說他在偷吃扒拿和背信棄義、過河拆橋方面,簡直是蓋世無雙的。所以,照你跟荷馬和西蒙尼得的意思,正義似乎是偷竊一類的東西。不過這種偷竊確是為了以善報友,以惡報敵才干的,你說的不是這個意思嗎?

①荷馬史詩中的主要英雄之一,《奧德賽》的主人公。

玻:老天爺??!不是。我弄得暈頭轉向了,簡直不曉得我剛才說的是什么了。不管怎么說罷,我終歸認為幫助朋友,傷害敵人是正義的。

蘇:你所謂的朋友是指那些看上去好的人呢,還是指那些實際上真正好的人呢?你所謂的敵人是指那些看上去壞的人呢,還是指那些看上去不壞,其實是真的壞人呢?

玻:那還用說嗎?一個人總是一愛一他認為好的人,而恨那些他認為壞的人。

蘇:那么,一般人不會弄錯,把壞人當成好人,又把好人當成壞人嗎?

玻:是會有這種事的。

蘇:那豈不要把好人當成敵人,拿壞人當成朋友了嗎?

玻:無疑會的。

蘇:這么一來,幫助壞人,為害好人,豈不是正義了?

玻:好象是的了。

蘇:可是好人是正義的,是不干不正義事的呀。

玻:是的。

蘇:依你這么說,傷害不做不正義事的人倒是正義的了?

玻:不!不!蘇格拉底,這個說法不可能對頭。

蘇:那么傷害不正義的人,幫助正義的人,能不能算正義。

玻:這個說法似乎比剛才的說法來得好。

蘇:玻勒馬霍斯,對于那些不識好歹的人來說,傷害他們的朋友,幫助他們的敵人反而是正義的——因為他們的若干朋友是壞人,若干敵人是好人。所以,我們得到的結論就剛好跟西蒙尼得的意思相反了。

玻:真的!結果就變成這樣了。這是讓我們來重新討論吧。

這恐怕是因為我們沒把"朋友"和"敵人"的定義下好。

蘇:玻勒馬霍斯,定義錯在哪兒?

玻:錯在把似乎可靠的人當成了朋友。

蘇:那現在我們該怎么來重新考慮呢?

玻:我們應該說朋友不是僅看起來可靠的人,而是真正可靠的人??雌饋砗?,并不真正好的人只能當作外表上的朋友,不算作真朋友。關于敵人,理亦如此。

蘇:照這個道理說來,好人才是朋友,壞人才是敵人。

玻:是的。

蘇:我們原先說的以善報友,以惡報敵是正義。講到這里我們是不是還得加上一條,即,假使朋友真是好人,當待之以善,假如敵人真是壞人,當待之以惡,這才算是正義?

玻:當然。我覺得這樣才成為一個很好的定義。

蘇:別忙,一個正義的人能傷害別人嗎?

玻:當然可以,他應該傷害那壞的敵人。

蘇:拿馬來說吧!受過傷的馬變得好了呢?還是變壞了?

玻:變壞了。

蘇:這是馬之所以為馬變壞?還是狗之所以為狗變壞?

玻:馬之為馬變壞了。

蘇:同樣道理,狗受了傷,是狗之所以為狗變壞,而不是馬之所以為馬變壞,是不是?

玻:那還用說嗎!

蘇:請問,我們是不是可以這樣說呢:人受了傷害,就人之所以為人變壞了,人的德一性一變壞了?

玻:當然可以這么說。

蘇:正義是不是一種人的德一性一呢?

玻:這是無可否認的。

蘇:我的朋友??!人受了傷害便變得更不正義,這也是不能否認的了。

玻:似乎是這樣的。

蘇:現在再說,音樂家能用他的音樂技術使人不懂音樂嗎?

玻:不可能。

蘇:那么騎手能用他的騎術使人變成更不會騎馬的人嗎?

玻:不可能。

蘇:那么正義的人能用他的正義使人變得不正義嗎?換句話說,好人能用他的美德使人變壞嗎?

玻:不可能。

蘇:我想發冷不是熱的功能,而是和熱相反的事物的功能。

玻:是的。

蘇:發潮不是干燥的功能,而是和干燥相反的事物的功能。

玻:當然。

蘇:傷害不是好人的功能,而是和好人相反的人的功能。

玻:好象是這樣。

蘇:正義的人不是好人嗎?

玻:當然是好人。

蘇:玻勒馬霍斯??!傷害朋友或任何人不是正義者的功能,而是和正義者相反的人的功能,是不正義者的功能。

玻:蘇格拉底,你的理由看來很充分。

蘇:如果有人說,正義就是還債,而所謂"還債"就是傷害他的敵人,幫助他的朋友。那么,我認為說這些話的人不可能算是聰明人。因為我們已經擺明,傷害任何人無論如何總是不正義的。

玻:我同意。

蘇:如果有人認為這種說法是西蒙尼得,或畢阿斯①,或皮塔科斯②,或其他圣賢定下來的主張,那咱們倆就要合起來擊鼓而攻之了。

①公元前6世紀中葉人,希臘"七賢"之一。

②生年不詳,公元前56一9年卒。希臘"七賢"之一。

玻:我準備參加戰斗。

蘇:你知道"正義就是助友害敵",這是誰的主張?你知道我猜的是誰嗎?

玻:誰???

蘇:我想是佩里安得羅,或者佩狄卡,或者澤爾澤斯,或者是忒拜人伊斯梅尼阿,或其他有錢且自以為有勢者的主張。

玻:你說得對極了。

蘇:很好。既然這個正義的定義不能成立,誰能另外給下一個定義呢?

〔當我們正談話的時候,色拉敘馬霍斯幾次三番想插一進來辯論,都讓旁邊的人給攔住了,因為他們急于要聽出個究竟來。等我講完了上面那些話稍一停頓的時候,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抖擻一精一神,一個箭步沖上來,好象一只野獸要把我們一口吞掉似的,嚇得我和玻勒馬霍斯手足無措。他大聲吼著:〕色:蘇格拉底,你們見了什么鬼,你吹我捧,攪的什么玩意兒?如果你真是要曉得什么是正義,就不該光是提問題,再以駁倒人家的回答來逞能。你才一精一哩!你知道提問題總比回答容易。你應該自己來回答,你認為什么是正義。別一胡一 扯什么正義是一種責任、一種權宜之計、或者利益好處、或者什么報酬利潤之類的話。你得直截了當地說,你到底指的是什么。

那些嚕嗦廢話我一概不想聽。

〔聽了他的這番發話,我非常震驚,兩眼瞪著他直覺著害怕。要不是我原先就看見他在那兒,猛一下真要讓他給嚇愣了。幸虧他在跟我們談話剛開始發火的時候,我先望著他,這才能勉強回答他。我戰戰兢兢地說:"親一愛一的色拉敘馬霍斯啊,你可別讓我們下不了臺呀。如果我跟玻勒馬霍斯在來回討論之中出了差錯,那可絕對不是我們故意的。要是我們的目的是尋找金子,我們就決不會只顧相互吹捧反倒錯過找金子的機會了?,F在我們要尋找的正義,比金子的價值更高。我們哪能這么傻,只管彼此討好而不使勁搜尋它?朋友??!我們是在實心實意地干,但是力不從心。你們這樣聰明的人應該同情我們,可不能苛責我們呀!"

他聽了我的話,一陣大笑,接著笑呵呵地說:〕色:赫拉克勒斯①作證!你使的是有名的蘇格拉底式的反語法。我早就領教過了,也跟這兒的人打過招呼了——人家問你問題,你總是不愿答復,而寧愿使用譏諷或其他藏拙的辦法,回避正面回答人家的問題。

①希臘古代神話中的英雄。

蘇:色拉敘馬霍斯??!你是個聰明人。你知道,如果你問人家"十二是怎么得來的?"同時又對他說:"不準回答是二乘六、三乘四、六乘二,或者四乘三,這些無聊的話我是不聽的。"我想您自個兒也清楚,這樣問法是明擺著沒有人能回答你的問題的。但是,如果他問你:"色拉敘馬霍斯,你這是什么意思呢?你不讓我回答的我都不能說嗎?倘若其中剛巧有一個答案是對的,難道我應該舍棄那個正確答案反而采取一個錯的答案來回答嗎?那你不是成心叫人答錯么?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那你又該怎么回答人家呢?

色:哼!這兩樁事相似嗎?

蘇:沒有理由說它們不相似。就算不相似,而被問的人認為內中有一個答案似乎是對的,我們還能堵住人家的嘴不讓人家說嗎?

色:你真要這樣干嗎?你定要在我禁止的答案中拿一個來回答我嗎?

蘇:如果我這么做,這也沒什么可大驚小怪的,只要我考慮以后,覺得該這么做。

色:行。要是關于正義,我給你來一個與眾不同而又更加高明的答復,你說你該怎么受罰吧!

蘇:除了接受無知之罰外還能有什么別的嗎?而受無知之罰顯然就是我向有智慧的人學一習一 。

色:你這個人很天真,你是該學一習一 學一習一 。不過錢還是得照罰。

蘇:如果有錢的話當然照罰。

格:這沒有問題。色拉敘馬霍斯,罰錢的事你不用發愁,你往下講,我們都愿意替蘇格拉底分擔。

色:瞧!蘇格拉底又來玩那一套了。他自己不肯回答,人家說了,他又來推翻人家的話。

蘇:我的高明的朋友??!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之下,怎么能回答呢?第一,他不知道,而且自己也承認不知道。第二,就算他想說些什么吧,也讓一個有權威的人拿話給堵住了嘴?,F在當然請你來講才更合適。因為你說你知道,并且有答案。那就請你不要舍不得,對格勞孔和我們這些人多多指教,我自己當然更是感激不盡。

〔當我說到這里,格勞孔和其他的人也都請色拉敘馬霍斯給大家講講。他本來就躍躍欲試,想露一手,自以為有一個高明的答案。但他又裝模作樣死活要我先講,最后才讓步?!成哼@就是蘇格拉底一精一明的地方,他自己什么也不肯教別人,而到處跟人學,學了以后又連謝謝都不說一聲。

蘇:色拉敘馬霍斯,你說就跟人學一習一 ,這倒實實在在是真的;不過,你說我連謝都不表示,這可不對。我是盡量表示感謝,只不過因為我一文不名,只好口頭稱贊稱贊。我是多么樂于稱贊一個我認為答復得好的人呀。你一回答我,你自己馬上就會知道這一點的;因為我想,你一定會答復得好的。

色:那么,聽著!我說正義不是別的,就是強者的利益?!愀陕锊慌氖纸泻??當然你是不愿意的啰!

蘇:我先得明白你的意思,才能表態??蛇@會兒我還鬧不明白。你說對強者有利就是正義。色拉敘馬霍斯??!你這到底說的是什么意思?總不是這個意思吧:因為浦呂達馬斯是運動員,比我們大伙兒都強,頓頓吃牛肉對他的身一體有好處,所以正義;而我們這些身一體弱的人吃牛肉雖然也有好處,但是就不正義?

色:你真壞!蘇格拉底,你成心把水攪混,使這個辯論受到最大的損害。

蘇:決沒有這意思。我的先生,我不過請你把你的意思一交一代清楚些罷了。

色:難道你不曉得統治各個國家的人有的是獨一裁 者,有的是平民,有的是貴族嗎?

蘇:怎么不知道?

色:政一府是每一城邦的統治者,是不是?

蘇:是的。

色:難道不是誰強誰統治嗎?每一種統治者都制定對自己有利的法律,平民政一府制定民一主 法律,獨一裁 政一府制定獨一裁 法律,依此類推。他們制定了法律明告大家:凡是對政一府有利的對百姓就是正義的;誰不遵守,他就有違法之罪,又有不正義之名。因此,我的意思是,在任何國家里,所謂正義就是當時政一府的利益。政一府當然有權,所以唯一合理的結論應該說:

不管在什么地方,正義就是強者的利益。

蘇:現在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這個意思對不對,我要來研究。色拉敘馬霍斯,你自己剛才說,正義是利益,可是你又不準我這么說。固然,你在"利益"前面加上了"強者的"這么個條件。

色:這恐怕是一個無足輕重的條件。

蘇:重要不重要現在還難說。但是明擺著我們應該考慮你說得對不對。須知,說正義是利益,我也贊成。不過,你給加上了"強者的"這個條件,我就不明白了,所以得好好想想。

色:盡管想吧!

蘇:我想,你不是說了嗎,服從統治者是正義的?

色:是的。

蘇:各國統治者一貫正確呢,還是難免也犯點錯誤?

色:他們當然也免不了犯錯誤。

蘇:那么,他們立法的時候,會不會有些法立對了,有些法立錯了?

色:我想會的。

蘇:所謂立對的法是對他們自己有利的,所謂立錯了的法是對他們不利的,你說是不是?

色:是的。

蘇:不管他們立的什么法,人民都得遵守,這是你所謂的正義,是不是?

色:當然是的。

蘇:那么照你這個道理,不但遵守對強者有利的法是正義,連遵守對強者不利的法也是正義了。

色:你說的什么呀?

蘇:我想我不過在重復你說過的話罷了。還是讓我們更仔細地考慮一下吧。當統治者向老百姓發號施令的時候,有時候也會犯錯誤,結果反倒違背了自己的利益。但老百姓卻必得聽他們的號令,因為這樣才算正義。這點我們不是一致的嗎?

色:是的。

蘇:請你再考慮一點:按你自己所承認的,正義有時是不利于統治者,即強者的,統治者無意之中也會規定出對自己有害的辦法來的;你又說遵照統治者所規定的辦法去做是正義。那么,最最智慧的色拉敘馬霍斯啊,這不跟你原來給正義所下的定義恰恰相反了嗎?這不明明是弱者受命去做對強者不利的事情嗎?

玻:蘇格拉底,你說得再清楚不過了。

克勒托豐插嘴說:那你不妨做個見證人。

玻:何必要證人?色拉敘馬霍斯自己承認:統治者有時會規定出于己有損的辦法;而叫老百姓遵守這些辦法就是正義。

克勒:玻勒馬霍斯??!色拉敘馬霍斯不過是說,遵守統治者的命令是正義。

玻:對,克勒托豐!但同時他還說,正義是強者的利益。

承認這兩條以后,他又承認:強者有時候會命令弱者——就是他們的人民——去做對于強者自己不利的事情。照這么看來,正義是強者的利益,也可能是強者的損害。

克勒:所謂強者的利益,是強者自認為對己有利的事,也是弱者非干不可的事。也才是色拉敘馬霍斯對正義下的定義。

玻:他可沒這么說。

蘇:這沒有關系。如果色拉敘馬霍斯現在要這么說,我們就權當這是他本來的意思好了。色拉敘馬霍斯,你所謂的正義是不是強者心目中所自認為的利益,不管你說沒說過,我們能不能講這是你的意思?

色:絕對不行,你怎么能認為我把一個犯錯誤的人在他犯錯誤的時候,稱他為強者呢?

蘇:我認為你就是這個意思。因為你承認統治者并不是一貫正確,有時也會犯錯誤,這就包一皮含了這個意思。

色:蘇格拉底,你真是個詭辯家。醫生治病有錯誤,你是不是正因為他看錯了病稱他為醫生?或如會計師算帳有錯,你是不是在他算錯了帳的時候,正因為他算錯了帳才稱他為會計師呢?不是的。這是一種馬虎的說法,他們有錯誤,我們也稱他們為某醫生、某會計,或某作家。實際上,如果名副其實,他們是都不得有錯的。嚴格講來——你是喜歡嚴格的——藝術家也好,手藝人也好,都是不能有錯的。須知,知識不夠才犯錯誤。錯誤到什么程度,他和自己的稱號就不相稱到什么程度。工匠、賢哲如此,統治者也是這樣。統治者真是統治者的時候,是沒有錯誤的,他總是定出對自己最有利的種種辦法,叫老百姓照辦。所以象我一上來就說過的,現在再說還是這句話——正義乃是強者的利益。

蘇:很好,色拉敘馬霍斯,你認為我真象一個詭辯者嗎?

色:實在象。

蘇:在你看來,我問那些問題是故意跟你為難嗎?

色:我看透你了,你決撈不著好處。你既休想蒙混哄騙我,也休想公開折服我。

蘇:天哪,我豈敢如此。不過為了避免將來發生誤會起見,請你明確地告訴我,當你說弱者維護強者利益的時候,你所說的強者,或統治者,是指通常意思的呢?還是指你剛才所說的嚴格意義的?

色:我是指最嚴格的意義。好,現在任你?;ㄕ惺乖庌q吧,別心慈手軟。不過可惜得很,你實在不行。

蘇:你以為我瘋了,居然敢班門弄斧,跟你色拉敘馬霍斯詭辯?①①色拉敘馬霍斯是詭辯派哲學家。

色:你剛才試過,可是失敗了!

蘇:夠了,不必嚕嗦了。還是請你告訴我:照你所說的最嚴格的定義,一個醫生是掙錢的人,還是治病的人?請記好,我是問的真正的醫生?

色:醫生是治病的人。

蘇:那么舵手呢?真正的舵手是水手領袖呢?還是一個普通的水手?

色:水手領袖。

蘇:我們不用管他是不是正在水上行船,我們并不是因為他在行船叫他水手的。我們叫他舵手,并不是因為他在船上實行航行,而是因為他有自己的技術,能領導水手們。

色:這倒是真的。

蘇:每種技藝都有自己的利益,是不是?

色:是的。

蘇:每一種技藝的天然目的就在于尋求和提供這種利益。

色:是的。

蘇:技藝的利益除了它本身的盡善盡美而外,還有別的嗎?

色:你問的什么意思?

蘇:如果你問我,身一體之為身一體就足夠了呢,還是尚有求于此外呢?我會說,當然尚有求于外。這就是發明醫術的由來,因為身一體終究是有欠缺的,不能單靠它自身,為了照顧到身一體的利益,這才產生了醫術,你認為這樣說對不對?

色:很對。

蘇:醫術本身是不是有欠缺呢?或者說,是不是任何技藝都缺某種德一性一或功能,象眼之欠缺視力,耳之欠缺聽力,因此有必要對它們提供視力和聽力的利益呢?這種補充一性一技藝本身是不是有缺陷,又需要別種技藝來補充,補充的技藝又需要另外的技藝補充,依次推展以至無窮呢?是每種技藝各求自己的利益呢?還是并不需要本身或其他技藝去尋求自己的利益加以補救呢?實際上技藝本身是完美無缺的。技藝除了尋求對象的利益以外,不應該去尋求對其他任何事物的利益。嚴格意義上的技藝,是完全符合自己本質的,完全正確的。你認為是不是這樣?——我們都是就你所謂的嚴格意義而言的。

色:似乎是這樣的。

蘇:那么,醫術所尋求的不是醫術自己的利益,而是對人一體 的利益。

色:是的。

蘇:騎術也不是為了騎術本身的利益,而是為了馬的利益,既然技藝不需要別的,任何技藝都不是為它本身的,而只是為它的對象服務的。

色:看來是這樣的。

蘇:但是,色拉敘馬霍斯,技藝是支配它的對象,統治它的對象的。

〔色拉敘馬霍斯表示同意,但是非常勉強?!程K:沒有一門科學或技藝是只顧到尋求強者的利益而不顧及它所支配的弱者的利益的。

〔色拉敘馬霍斯開始想辯駁一下,最后還是同意了?!程K:一個醫生當他是醫生時,他所謀求的是醫生的利益,還是病人的利益?——我們已經同意,一個真正的醫生是支配人一體 的,而不是賺錢的。這點我們是不是一致的?

色:是的。

蘇:舵手不是一個普通的水手,而是水手們的支配者,是不是?

色:是的。

蘇:這樣的舵手或支配者,他要照顧的不是自己的利益,而是他部下水手們的利益。

〔色拉敘馬霍斯勉強同意?!程K:色拉敘馬霍斯??!在任何政一府里,一個統治者,當他是統治者的時候,他不能只顧自己的利益而不顧屬下老百姓的利益,他的一言一行都為了老百姓的利益。

〔當我們討論到這兒,大伙都明白,正義的定義已被顛倒過來了。色拉敘馬霍斯不回答,反而問道:〕色:蘇格拉底,告訴我,你有一奶一媽一沒有?

蘇:怪事!該你回答的你不答,怎么岔到這種不相干的問題上來了?

色:因為你淌鼻涕她不管,不幫你擦擦鼻子,也不讓你曉得羊跟牧羊人有什么區別。

免責聲明:非本網注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并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亚博电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