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博电子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亚博电子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亚博电子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首頁 > 美麗與死亡 Poems by Liao Yiwu | Poetry East West

美麗與死亡 Poems by Liao Yiwu | Poetry East West

互聯網 2021-02-28 06:50:23
廖亦武詩選美麗與死亡 Beauty and Death (a sequence of 40 poems)

By Liao Yiwu

?????????????????????????? 辭

我說你別接近這些詩歌,這些石頭、太陽和水,這些臆造的天堂,我說你要管住那雙怯弱的手。

這兒的每一個字都是生長的皮膚,它們自動聚合,完成了一個美人,一首曠世的絕唱,但它們在完成美人或絕唱之前就已逐漸衰朽,成為很薄很薄的東西了。

如果你默誦了一行詩,就等于撕開了一片絲綢,就等于損傷了一塊皮膚,你將眼睜睜地看著那傷口一點點紅腫、化膿、擴散,最后將你的偶像活活爛掉。 美麗的總是很薄的,象紙、雪、羽毛、綢子、花瓣、唯麗、飛飛這樣一些動聽的名詞一樣薄。 你想占有什么,結果什么也占有不了。在潰敗的美后面,是空洞,無限寂寞的空洞,美的本身就是空洞,眩目迷人的空洞。

我說你要管住那雙怯弱的手!

?????????????????????????? 源

這天午後,農舍虛掩著,萬物都在打瞌睡。你與我,兩個小小的人兒偷偷玩耍著,在叮叮咚咚的溫泉中一絲不掛。我們逗弄著對方的胯部,嗤嗤地笑,當我的指甲試探你的陰唇,自己的肉莖卻莫名其妙地挺翹了。

你一臉狐疑,審視良久,就一把掐著了它。你問如此鮮活的魚是從哪兒游來的?

這天午後,戴樹冠的牧童吆喝著羊群提前上坡了——恍然望去,白茫茫的一片,如終年不化的雪。我們并坐於環山雪光籠罩下的溫泉,化異性為同性,身體完美無缺,如世間稀有的璞玉。

?????????????????????????? 家

?

??? 告訴我你住在哪兒?

這片土,我已覓遍;緊接著這片土的,是湧動的沙子,散發著牛奶酸味的沙子;植物從沙中冒出來,草葉間臥著一群群米粒大的母牛。我在牛群中找你,我穿過一座座風化的城堡——可你世代相傳的家園到哪兒去了?

誰哼著一支眠歌?夢囈的女人們款擺著鳥尾,在銀河內來回地游。你是否潛行在她們當中?我卸下衣衫,我沐浴著宇宙溫熱的氣息,陰莖勃起,射出一片晶藍,誘惑著閃閃爍爍的你……

?????????????????????????? 遇

當我們相遇的時候,巫師的樂器低鳴著,一種似是而非的舞蹈橫亙在我們之間。我們透過這種舞蹈凝視對方,幾十年就這樣過去了。黑與白仍在糾纏,雲一朵接一朵地粘壘,墜落到平原上成為顔色淺淡的山;我們在巔峰繼續凝視對方的腦袋、脖子、腋毛、肚臍一點點分崩離析,腳踝倒懸,碰響了北斗。幾十年就這樣過去了,白與黑仍在交錯,山一座接一座潰散,瀰漫至高處成為顔色厚重的雲。我們在雲端凝視對方毫光流溢,那是聚散無常的自然儀式。

多少年就這樣過去了,你與我,他和她,相遇而不能分開。

????????????????????????? 海

你要朝向海,永遠別回頭。

沙啞的海,情侶的海,被玻璃渣子刺傷喉管的海。它祈禱著,喘息著,扭動著,從肺里嗆出魚,嗆出嵌滿鱗甲的血。你要住進去,在水和魚中間,讓你的聲帶變形。 你要學會海,禱告,跟上它亙古的節奏。忘掉人,成為水,成為魚,在波濤的反復搓揉擠撞下成為凝固的水和液態的魚! 那時你會擁有他和她,擁有一起你的那個女人或男人,他們的臉和他們的心。 你在性別之間飄忽不定。 當星星降落海面,幻化成亮晶晶的新人,你肯定在他們中間,作為星星家族的一員,與魚,與水,與你的禱告舉行婚禮。

你就是海。 沙啞的、永不回頭的海。

??????????????????????????? 葉

你的愛,你無望的愛使我想到死。愜意的死。極軟極軟的船。我睡在甲板上,聽樹葉告別樹枝的低語,一片,兩片,三片,覆蓋了我的額頭,一片葉子對另一片葉子喃喃道:“我愛你”——我愛你,多年前或多年以后,一個人對另一個人說:“我愛你”——他們腐朽了,他們的靈魂風干了,象一片葉子和另一片葉子,覆蓋住我的額頭。

??????????????????????????? 謠

休息吧休息吧休息吧,你的歌謠淒淒地唱。我人生的船緩緩解體,木片叩擊著水,濺起嗚咽的微光。水,液化掉的船,比你的身軀還要軟的船。我漂泊在船面,船中,船底,綠藻爬進我的耳朵,綠藻模仿著你的唱法。

女巫模仿著你的唱法,引誘人類去死。在江海的門戶,在水珠的窗口,我多想插進半根指頭,觸碰你的歌聲。歌聲,令人睡去的純潔的歌聲,現在我可以看見它了——我憑肉眼看見它的色調、服裝、體態、銷魂的溫柔,我依偎著它,一道對人類唱著休息吧休息吧休息吧。

??????????????????????????? 界

?

??? 我從你的床起身,遠處的山頂鋪開了另一張床。你的真實的肉體斜臥其上,月光柔和,你吐納著羽毛,令天下遍灑雪花。

大半生過去了,如今我已經抵達這個山頂。歲月之嘴吹鼓著,世界黃沙紛紛,不曉得翻騰了多少遍。我從你的身邊擡頭,卻見遠處還有山頂,朦朧的彩環無始無終,你更真實的肉體鋪陳在舒捲的床上。雷神推著石碾,在你四周滾來滾去,你的床還在擴展,隨著雷響,你還在擴展——更遠處,還有山,還有床,還有更真實的你——我還要走多久呢?我還能夠走多久呢?一個逐漸遺棄外形、血肉、骨頭、內臟的人還能夠走多久呢?在我們的下方,密不透風的床由低到高,構成若有若無的階梯,我永遠在拾階而上——那些具體、抽象、透明、無形的我,永遠在拾階而上。

??????????????????????????? 燈

那夜,你平躺著浮升,向人世展露著你的肉體。你遇上了我你占有我然后離開我,不知在天上還是在地下。我觸及到一片汪洋,湮滅的屋脊,人頭如沉渣泛起,波濤之下,無頭軀殼追逐著魚類。你的乳頭發出一陣哀傷的啼鳴,象疲憊的鳥向水天相接處隱逸。你是水的燈心,我只能遙遙瞭望你的暈光。魚兒圍繞你竄來竄去,那些無頭之軀將你安放在他們的頸上。他們會掐滅你嗎? 當大水退盡,陸地重現,沉渣還原成頭顱,他們會掐滅你嗎?親愛的,當你熄滅的一瞬間,你還會記得我是你遇到的第一個小男人嗎?

??????????????????????????刃

打開你的門,讓我把馬拴在你的廳柱間;給我一口水,僅僅一口水我就是你的奴隸。

我是神的逃奴,你要我的皮,我也剝給你,你要我的骨頭,我也心甘情願。它們能夠綳一把上等的琴。你就在半夜三更彈著琴去野地吧,那麼多夭折的小鬼會一串串跟上你。

它們想還魂。白幡攪動了石頭的河流,人類沿著月亮的刀刃跑馬。我哼著感恩的古調,扯開你的帷幕,將枯骨當作馬,拴在天庭的廊柱間,口腔內含著一粒最蒼老的水。

??????????????????????????? 合

你俯臥在巉巖上,臆想著與誰交媾。一個姑娘輕輕飛來而一朵花輕輕飛去,這一來一去,果實就成熟了。你舔食著那對乳房,如舔食著腥柔的風。風,一陣陣吹,尖塔和高臺被煽動,層層疊嶂起來,你置身其中,置身掩沒塵寰的不可遏止的潮頭,瓦片、膚色和根蔓纏繞你的大腿。她的低吟迴蕩著。

陰毛、陰蒂、穴孔,你舔食著,反被這些敏感的區域吮吸著。你的上肢張開如鳥翼而下肢沉陷。沉陷,交融,有誰在含混地唱,悽涼、陰柔而銳利,像肉中的鐵屑。你應聲而射,血流如注。你通體由紅而白,一萬年或一小時。

??????????????????????????? 閃

你捉住過閃電嗎?是的,我捉住過閃電,用它作鋸子伐過一根根原木,那木頭的枝條是手、腳、肩膀和屁股,我全部剔掉,讓粗糙的軀幹聳立在人們夢中,當去另一個世界的路標。

閉上眼,你我他,都能捉住閃電??占诺募儼字?,有國界、行人、街道和糧食,一辦雪花是一幢房子,牆內蜷縮著微塵大小的嬰兒,她會主宰你的未來。夢、微塵、嬰兒或凝滯的閃電都一樣。小和大,短和長,看見和看不見,都會主宰你的未來。

??????????????????????????? 果

你的香蕉,你的蘋果,你的梨,全放在托盤裏;你把刀遞給我,然後退後坐下;你說你要我,語調閃著寒光。

天墬是一顆水果,房屋是一顆水果,我在水果中切開最小的水果。我不緊不慢地咀嚼,梨的另一半橫擱在刀鋒上,你的另一半在我的嘴裏。

這奪貞之夜,你為什麼要把刀交到我的手裏?你的胯下緊閉而前胸虛掩,你的雙目似乎早已失明——然而果核圓睜著,在托盤內,如剛採摘的水汪汪的瞳仁——這長睫毛的果實啊。

??????????????????????????? 瓷

?

??? 你斜倚礁叢,一會兒看看書,一會兒看看海。書中有人蹈海,你情不自禁為之惋惜。天色漸晚,如一隻黯淡的瓶子,漂在海面上。夕陽的光線那般弱,酷似垂掛瓶頸的一剪殘梅。

你感歎的時候天完全黑了。潮捲去了書,瓷瓶的碎裂之聲在高處。你渾身蒼白嘴唇卻鮮紅。夏日的梅香來自何方呢?我說回吧,我們大約被無形的碎瓷所傷。

??????????????????????????? 島

?

??? 我曾誤入一座島,那兒坡地煖和,覆蓋著厚厚的絨毛,人臉在蓓蕾裏開放,金黃色的果實滴著奶水。那兒的居民一出生就衰老,他們越活越年輕,最年輕的人最接近死。而死就是沒入叢林,與根深葉茂混淆一體。

那島喜事多,人生不複雜,如果你餓,就有熟透的鴨子自動塞進你的嘴。偶爾有人間的棺材從遠方漂臨岸邊,人們就把屍骨弄出來,投進夕陽的大鍋,蘸翻滾的果醬,然後吃掉。他們齊聲贊美神賜予的佳餚。

在你一生中的某個時刻,你或許將感應這個島的存在,可惜你去不了,誰也去不了。

??????????????????????????? 祭

?

寂寞的正午,我們祭品似地對立著,先伸出一隻手,再伸出一隻手。人類在陰影裏。螞蟻在芭蕉下,透過針孔般的窗戶窺視我們,而萬里晴空如此明淨,像一種顫栗著的奇異的水,被時間的篩子反複濾過許多次的水,將人類或螞蟻盪滌開去。

我們把皮膚一件件脫掉,木然地盯著自己的腸子一節節漏出,與帶魚般的葛籐糾纏在一塊。我們變得既小又輕,宛如兩顆雪白的大米,幾番沉浮之後,被粘在太陽的表面。這輝煌的玩意兒多像黃銅澆鑄的盾牌呀。

靜靜地燃燒著,我們彼此也看不見了,只覺得人世的頌禱隱隱約約,如麥芒刺痛我們的耳心。

??????????????????????????? 琴

向下沉,鋼琴在冰下轟鳴。我們昏睡,體溫越來越低,接近冰,或者就是兩塊淡黃色的冰。先是指頭,然後是關節,一根、五根到一百根指關節敲破我們,彈奏著我們身下的鋼琴。音調起起伏伏,拱裂了冰面,如一堆堆白銀高高堆積。一會兒銀子崩開了,成為無邊無際的銀色馬隊,奔馳得那樣快。

親愛的,也許這就是天堂了,馬蹄踩扁了我們,冥冥的演奏者騎在馬背上,她的雙手戳穿我們,無休止地彈奏著。當河床陡立,我們的鼻尖觸及到遠古的船舶——它們正沿著象牙色的琴鍵上上下下。

?

??????????????????????????? 雪

窗外正在降雪。 我坐在鏡子前想你。 鏡中閃閃爍爍,好大的一片鉆石。 我感到一陣徹骨的冷,骨頭裂開了,一個四肢僵硬的女子通過我抵達鏡中,她是你嗎? 這個化作鉆石的女孩?

雪越降越大。 空氣是咸的。 我抽著煙,在變幻著的疑團里呆了很久,頭發都不知不覺花白了。

??????????????????????????? 淵

都死了,或者都睡了。 霧茫茫的深淵,人體那樣輕,宛如蠟?;鸩?,一根接一根地上浮。 我迷迷糊糊地起身,床和墊子都不見了,所有的風景都碎成一塊一塊的,然后舢板一樣退得老遠,我失去方位,腳下沒有一寸土地,我只好踩在懸空搭成的人體浮橋上。 眾多低音在輪番唱我的詩歌,我也唱。 不,我沒有唱,是有人在我的丹田代替我唱。 一些零零碎碎的字眼鉆進我的耳朵:……幻城……巴人村……老威……面具……渴……我寫過這些漢字么? 真的寫過么?

都睡了,真不容易,這是我一生中唯一永在的時刻。 浮橋一截截斷開,沉沒,我小心地趴下,抱住最后一塊橋板——它是女的。 它說它是上帝。

(未完待續。自《美麗與死亡》40首)

Share this:TwitterFacebookLike this:Like Loading...RelatedTags: Liao Yiwu, Liao Yiwu's Poems, Poems by Liao Yiwu, 廖亦武 廖亦武詩選 廖亦武的詩
免責聲明:非本網注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并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一周熱門

查看更多
亚博电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