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博电子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亚博电子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亚博电子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首頁 > 鳳鳴之女帝_起點中文網

鳳鳴之女帝_起點中文網

互聯網 2021-02-28 08:21:44

“我想看你跳舞?!薄昂?,那我們手拉手,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變了就是狗子?!北藭r,諾薇公主僅十六歲,白元洛十九歲。他們坐在懸崖邊上,身后是血跡斑斑。云淡風輕的說著天南地北的話題,完全看不出他們心存半分愧疚?!霸?,你知道太極的圖案嗎?”“知道?!薄澳阌X不覺得我們就是活在黑子當中的人呢?天地間非黑即白,非白即黑,有沒有一種可能,就是黑白中間存在灰色呢?”“有,只是還未被人發現罷了?!彼θ菘赊?,心想,不論未來好壞,他們不過是活在當下的人。

蝶翅玉釵赫然別在發間,明眸皓齒的笑顏淹沒入太陽余光中,往昔種種瞬間清晰浮現。

雙色異瞳,他記得那人也是異瞳,難道她是那個人的女兒?如此看來,行為處事、性格樣貌俱和那個人極為相像。

鄭青雪變回原來模樣,所有人紛紛驚詫不已。他們從不知道長公主居然也會法術,是個修行之人。云天臉色鐵青,倒像是知道些什么實情,云隱則把頭埋了下去,根本不敢看。

“你們都起來吧,沒必要在跪著再跪下去,腿就要廢了?!庇捎诠虻臅r間太長,血液流動緩慢導致雙腳麻木。青雪擔心極了,開口讓他們起來松動一下雙腳?!案覇柕钕略瓉硇丈趺l?”

問及舊人,青雪先是一怔,按下涌上心頭的悲痛。略有哽咽的說?!班嶋S養父姓,在那之前,我姓林?!薄翱墒遣┝_林氏?”“正是?!薄澳隳锍L崞鹞颐??”“每次說起你,她總是愁眉苦臉?!薄八f什么了?”“這有什么好問的,就別問了,人都死了,就別提了吧?!壁w霖音突然岔開話題,似乎不想鳳易瀟知道什么。

“她不忿你身邊沒個重用的人才,氣你寧可家徒四壁,也不愿諂媚討好他人,認為你太忠直勇武。自己不再是尊貴顯赫的公主,而你也不是原來的白元洛。她怕自己沒有時間跳那支你最喜歡的舞,所以特意重新編了支獨一無二的舞,專程只跳給你看?!薄澳撬薄拔业故呛闷?,你是如何知道我娘死了?”青雪轉而問霖音,霖音支支吾吾半天,才說出來。

“霖蓁村大火,崔琰去現場偵察過,所有村民皆被大火活活燒死。燒焦后的尸體,他也親自繁復點算核實,確定村民千余人葬身火海,無一生存。其中一具男尸四肢遭到分解,七竅流血而亡,而男尸躺著的位置就是…”“距離村子半里位置,也就是我家。至于我娘下落不明,而你沒有再查下去,對么?!绷匾酎c點頭,畢竟霖蓁村死了那么多人,若她沒死,這么多年為什么音信全無。反正,除去她,她趙霖音方能真正手握大權?!盁o關緊要的案子,只要不是與官家有牽連就行?!?/p>

“是啊,只要對你沒有任何威脅,至于她的生死,也就不重要了?!彼胍恼嫦嘁呀洿蟀?,公道自在人心,至于,后續發展如何,她不感興趣了。

“難道說是你告訴繼后,畫雨的消息?還有趙素妍一家也是因你而死的?”鳳易瀟將心中多年疑問說了出來,他一直懷疑他這位正室夫人便是殺人兇手。被戳破深藏多年秘密的霖音,終于不用再自欺欺人的演戲了。

“沒錯,是我給繼后通風報信告訴她,諾薇公主身處何處。也是我出賣自己姐姐,替蠻王除去心頭大患。以此換取榮華富貴與無可動搖的地位,既然說出來了,也不怕告訴你,秦槐叛逆犯上,你和你的公主本可經阮花西徑往東門逃走,知道羽林軍為什么能追截你們,并把宮門堵死么,我和他們說太子逃亡東門,他們就信了。還有,你父親病重,是我毒死了他。你無法趕回見父親最后一面,也是我故意延遲送信時日。若不是我,你如何在朝堂站穩腳跟。不是我,你會是鳳國的王爺、陛下親信?”露出兇狠丑陋面孔的霖音,越說越激動,怒不可遏的鳳易瀟揚手打了趙霖音一巴,他沒有想到她竟然心腸狠毒到這種地步?!澳銥槭裁匆@么做?!薄昂呛恰瓰槭裁??因為我無可救藥愛上你。我不惜做出傷天害理、有悖論常的事情,任何阻礙我的人都得死?!薄皦蛄?!不要再說了??!”

“看來,在下是有的忙活了。若鳳老爺無異議,在下可要押送夫人前往大理寺審案了。待判刑,就會在告示欄上張貼,屆時,鳳老爺可以去那兒看看就知道了?!闭f著,內史騰從袖子里拿出一捆蒼綾索,嚴嚴實實的綁住手腳,令她動彈不得?!昂?,就交給大人全權處理吧,大人因為我,而輕判她?!薄案孓o?!鼻嘌┯幸鈳襾磉@里,許是早就知道實情。雪兒啊,我該說你什么好呢。想到這兒,他的嘴角不禁往上揚。

“老爺,不要太難過了?!辨艺珏翟谝贿叞参克?,興許是他習慣不去面對的事情,一下子逼他面對,確實會難以承受。常言道:求而不得,舍而不能,愛而不得,得而不惜。他呢,一生求而不得的是所愛之人,舍不下的是尊嚴骨氣,放不下的感情…戎馬半生,到頭來,落下一場空。

“爹,我們已成庶民,下人奴婢也全都遣散,加上無官職在身,就斷了經濟來源。明日我和倩兒到大街看看有沒有差事做,云隱則留下來教羧兒詩書武功,至于潔俞在家幫忙做做家務吧?!痹铺煨赜谐芍?,提議道?!班?,今時不同往日,我們不是王侯之家,只是普通百姓,柴米油鹽醬醋茶都需要銀兩。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吧?!薄班拧?/p>

差點忘了,她的禮物還沒送出去呢。青雪把柔倩拉到一角,變出步搖插在她發上。并把手搭在肩上?!斑@個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希望你能喜歡?!薄爸x謝姐姐,你的禮物我很喜歡,嗯,那我也送禮物給你好了?!苯饘氶w的東西都是些貴婦人或是千金小姐才能買到的,如此貴重,那她就得送件與之價值相若的禮物好了。嗯,送什么好呢?有了。

一對鳳凰浮云擁花蝶簪躺在她手心里,純金打造,稱稱還挺有分量的。這可是外婆留下來的傳家寶物,本是留給她的嫁妝,沒想到這么快就送出去了?!罢婧每?。這是靖武侯夫人的嫁妝吧,居然會留給趙霖音,真是太意外了?!辫偨鹎队袷?、珍珠的質地,透過太陽照射,溫潤剔透的玉石變的清澈可見。有意思,通過簪子殘存的意識,居然讓看到不為人知的事情。算了,塵封了的往事,最終還是會藉由機緣重新公諸于眾,現在時機未到。

“姐姐,此話何意?”“這是你們的家事,我不便告知與你,以后你會知道的?!薄敖憬?,阿離是誰,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青雪尷尬得笑了笑,小聲嘀咕?!肮?,阿離…可不就是你的表姐嗎?我還偷了她的玉佩,這會兒正趕來這里,用不了多久就能見面了。等見了面,你們不就可以坐下來好好聊聊那些往事了?!?/p>

“歡歌,夫人醒了嗎?”“侯爺,夫人…不見了?!表n言溪想到青雪的模樣,不覺笑了出來?!拔抑浪谀膬?。宮里的消息事無大小都要打探清楚,然后回來向我稟報?!薄笆欠窭^續找夫人?”“不用了,這是女人的事,我們男人最好不要插手。去吧?!薄爸Z?!?/p>

“瞧,那不是鳳潔俞嗎?”“鳳易瀟的庶女?”“對,可不就是她?!薄奥犝f她昨晚擅闖皇宮,被陛下抓住,責令她洗馬廄、罰入掖庭?!薄罢媸谴罂烊诵陌?,瞧她以前那嘴臉,仗勢欺人,狗眼看人低,現在連宮女都不如?!?/p>

真是丟臉,怎么就這么巧,曾經受她欺負的宮女撞見。馬廄的味道好難聞,不就是馬匹嗎,用得著洗白白、吃飽飽?“還不快點洗,看什么看,快干活!”負責監視她的太監,用力的在她手臂大腿,留下大小不一的淤青。好痛,都怪老姐,沒義氣的家伙。嗚嗚嗚。。有機會一定要報仇,哼。

“你可知諾薇公主和駙馬是怎么死的?”“不知道?!薄耙婚_始我也不知道,直到我找到在宗祠里的牌匾里的密信,才知道真相。諾薇公主,名為畫雨,死之時,如星火爆裂,迸發而亡,死前耗盡全脈靈力。而林駙馬,傷痕累累,萬劍穿心死去。他們的孩子自此下落不明?!钡厣箱佒氖莾仁夫v審問趙霖音的案情,一樁樁、一件件,看來鳳求煒對于案子頭疼得很,莫書成聽著他說起舊事,猜想他觸事傷情,回憶起些什么了吧。

“為什么要殺他們?”“繼后嫉恨公主美貌,畏懼她身懷異能,便派內史勝殺之,不料,內史勝卻與離皇勾結,奪取玉璽、寶藏和寶藏地圖。父皇不是不知道,也不是沒有能力?!兵P求煒握著劍柄,神色凝重起來,眼神多了幾分哀傷與悲涼?!彼D了頓,又說?!白鳛樾碌?,需要不同勢力的支持,帝位才能穩固。他只能等待時機,倘若,他知道他等的機會是錯誤的話,他就不會至死都悔恨、愧疚?!薄笆晟纼擅C?,不思量,自難忘?!闭f放下,真的放得下嗎。世人只看因果,從不看過程。若連皇位,都是靠謊言得來的,那么我的皇位,坐得真是一點意義都沒有。

鄭青雪迫不及待去了結心事,可是要效仿姨母那樣?真擔心這將會是見她最后一面。

“砰”兩位女子走進來,一紫一紅。前面的女子著戎裝,手里握著柄刀劍。隨后的紅衣女子腰間掛著鉤吻鞭刀,她們兩氣勢洶洶而來。青雪回頭時,刀劍已經逼近眉眼。青雪非但不懼,反而面露笑容。

“東西你不想要了?”“在哪兒?!”收起刀劍,青雪才變出玉佩?!坝衽宀皇潜晃益i在匣子里嗎,怎么會?”云天兄弟連忙跑去檢查匣子,青雪得意的甩甩玉佩后便物歸原主。云天兄弟拿著打開的匣子,跑過來問她?!暗钕率侨绾巫龅礁艨杖∥??”

“我這本事與天俱來,偷天換日、呼風喚雨都不成問題?!薄笆裁?,怎么可能!”年幼的鳳瑾瑜提出質問,沒有注意到自己失儀。

“三千世界,無奇不有?!薄百粌赫f的有道理,貴妃蕭氏是諾薇公主的生母。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她從宮女一躍成了盛寵不衰的貴妃,榮華富貴享之不盡??蛇@樣的風光,伴隨多少殺機肆伏、冷箭暗放?”

“能不能不要三句不離老提我家人??我們和白叔叔你不熟?!薄昂?,你這性子真真像極了你父親林浩山。難得敘舊,就不能下來說說話?”褪去王室身份,僅僅只是庶民,鳳易瀟沒了往日威風,反而變得親切寬厚起來。

“他就是那位鳳易瀟?”黛眉淡妝的桃花,冷若冰霜、妖嬈嫵媚?!鞍㈦x,你生氣的樣子很可怕的?!薄鞍⒀┠隳梦矣衽?、救他一家性命,是想緩和我們之間的關系?用不著你多此一舉?!碧一ㄉ钌顕@了口氣,眼睛通紅。頓了頓,又說?!拔覀兌嗑脹]有決斗過了?!薄澳悴皇俏覍κ??!薄按虿淮虻眠^得試過才知道?!薄澳惴且F在打嗎?”

“我們需要一場勝負?!薄澳阋詾檫@樣就能阻止我嗎,箭在弦上的事情,沒有挽回的余地了?!碧一ㄖ狼嘌┦谴蚨ㄖ饕?,要和晉德君決一死戰,下場是湮滅。面對即將失去最好的姐妹,失去最強的敵人,多年的朝夕相處,她沒有辦法坐視不管。她清楚青雪的性子,一旦決定了,就不會更改。唯有來一場比武,想要阻止青雪??汕嘌Q定履行屬于自己的天命,她來是為天命,如果天命是要她犧牲,那么她不會遲疑。

除了鳳羧還小,聽得一頭霧水外,其他人都能聽出弦外之音。屋檐上的小客人如鳥獸散,繁英被吹得搖搖晃晃。

天誅閣兩大姬字輩高手從未正式對決過,今天居然在鳳宅上演,若是教外人知曉,恐怕又要起腥風血雨了吧。

“那不是舞雪劍和凌羽劍嗎???”她們的身份呼之欲出,所有人無不震驚。

“擁有舞雪、凌羽劍之人,便能制霸武林,統領天下。姬垣和墨言都是天誅閣的人,姬垣未年滿就出師,建立縱橫派。收藏無數名劍,唯有舞雪、凌羽劍被收藏在劍冢之中,等待主人的出現。姬垣后來被天誅閣閣主墨言邀請參加武林比武大會,會后,收了兩個弟子為徒,不久,姬垣贈送舞雪、凌羽給兩位徒弟?!?/p>

“后來,天誅閣,乃至整個武林的人,稱她們為姬字輩,分別是雪姬、月姬。她們的武功卓絕、獨步天下,一個能殺人無聲無息,一個取人性命無影無蹤。同時,她們還是墨言四個弟子中最為受寵的弟子,排行為老三、老四,眾多天誅閣的人中,天資最超群絕倫,而且,她們還是天誅閣最好的武器?!薄笆裁次淦??”“心之強大,撼動天地。情之所向,天搖地動。這就是天誅閣最好的武器,也是各國諸侯夢寐以求的人才?!?/p>

舞雪劍乃上古神劍,含呼風喚雨、舞雪迎霜的意思。劍身晶瑩透亮,嵌有雪花。薄如蟬翼,堅韌無比,與凌羽劍不同的是,舞雪劍極其輕盈,氣勢凌厲,因溫度而改變劍身,也能在必要時保護劍主,若主人死了,那么這把劍也會消失。而凌羽劍乃仙劍,堅硬鋒利,輕巧靈動,有欺霜凌羽之意,此劍特別之處,在于不被污穢沾染。

一個前燕空旋,一招摧花落葉,一式仙鶴仰腰,一記金猴偷月?;浔豢吵蓛山?,石桌被劈得粉碎。每個招式狠厲決絕,不失毫厘。青雪施展分身術,桃花念咒施法。兩股強大的氣席卷整個庭院,誰也不分伯仲,很快地,青雪占上風?!澳慵抑髯游涔]退步嘛,還是那么變幻莫測?!薄澳阋膊毁嚢?,你家主人神乎其技?!蓖砗珊椭褚灵_始一頓專業互夸,越夸越起勁。

舞雪劍刺進咽喉,凌羽距離胸膛一寸位置就能插進去?!澳爿斄?。這場勝負只用了半個時辰?!?/p>

“連我你都不放過,你好狠心啊?!眰谟系臉O快,桃花收起劍,略帶曖昧的說。

“你呀,打又打不過,說又說不過,你還有啥能拿得出手的?”“東西拿到手了,你還不走嗎?”“你呢,不走?”“我就在這里住下了。宅院雖然不及侯府,倒也寬敞自在?!薄翱梢?,兩位可以找個空房住下即可?!薄皶r辰不早,我和竹伊去買些菜回來吧,你們就坐著等吃的吧?!比豳桓齻兂鋈チ?。

“姐姐,錢袋里面裝的是什么呀?”“黃金?!笔裁矗?!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拿黃金買菜的,還那么光明正大。我鳳柔倩算是眼拙,雪姐姐真真是狂人。

“誒,白菜真是水靈,種的真好。張嬸,白菜怎么賣?”“二兩,殿下!雪兒醒啦!雪兒…”賣菜的張嬸激動的抱住青雪,自顧地哭了?!皨饗?,我回來了?!薄安隋X,俺就不要了。白菜,菠菜、青菜、蘿卜,都送你了?!薄斑@怎么行,張嬸你還要維持生計呢,竹伊!”竹伊拿出黃金交給她,那是兩錠黃金。

“阿雪…五花腩、豬頸肉…給你拿回去補補身子,你這身子骨太單薄啦?!薄鞍パ?,王大哥,我只要花腩肉就好,拿太多家里放不下,竹伊?!必i肉攤的屠夫朱重八,見青雪來,連忙拿起幾斤的豬肉給她,竹伊給他兩錠黃金。

“雪兒啊,來,這些可是我新得的好酒,你收下,喝它可以暖御寒抵暖?!薄捌咸丫?、紅酒?謝謝白大叔?!敝褚两o他十錠黃金,青雪把所有東西交給柔倩?!百粌?,你先回去吧,我和竹伊還有要事要辦?!薄昂?,你們要早點回家哦?!薄班?。知道了,你去吧?!?/p>

青雪和柔倩分道揚鑣后,徑直走進一家名為鎮隆客棧里,他們坐在二樓角落靠窗的位置。

二樓沒有人,較為清凈幽雅。小二問他們吃什么,青雪笑著說?!敖?,今兒還是照舊?”“不必,給我沏壺好茶就行?!薄昂绵?,稍等片刻就給姐送來?!?/p>

“殿下,為何現在急著除掉趙霖音?”

“過去我以為自己還有很長的時間,現在我不想讓自己有遺憾。阿離重情重義,是個愛恨分明的人。等到阿離親自動手的話,死的就不只是趙霖音了?!?/p>

“趙霖音雖是柔倩的生母,可云天三兄妹自小養在父親身邊,與她并不親近,相反十分疏離。鳳易瀟將她軟禁于霄云齋,不曾離開。柔倩八歲上山學藝,云天兄弟從軍,都是鳳易瀟想要保護子女,免他們受害想出來的唯一法子。柔倩是預言中的鳳者,未來女帝。云天兄弟若人品才藝皆無,亦無功勛,卻能襲爵。世人不會沒有微詞,不會沒有謠言傳開。雖然是自己親生的,也要讓他們歷經風雨,受苦受難,才懂珍惜,能爭取。也不算辱沒他鳳易瀟的名聲和面子…”

鳳易瀟的做法在王室貴胄中算是少見,兵行險著,呵呵,他可是一個難得的好棋手,好久沒下棋了。

一位頭戴黑色帷帽,著華麗端莊袈裟的和尚,身后還跟著兩位稍微年輕的僧人。為首的和尚手持九環禪杖,表情肅穆。模樣卻長得極為妖孽俊美,女子見了無不為之瘋狂。他就是聞名天下的春秋大師,十歲拜在鳩摩羅什門下,十七歲開始苦行僧的修習,二十五歲修建昭仁寺,成為昭仁寺的主持。讓人矚目的是他和青雪一樣,身高八尺左右,四肢修長雪白。

“大師?”“老衲見過殿下?!贝呵锎髱熣箩∶?,向青雪行禮。青雪示意他坐下,這時小二端著一壺茶水走過來。

“姐,要是不夠茶喚我一聲啊?!薄昂?,你去忙吧?!?/p>

“沒想到春秋大師也會有求人的時候?!鼻嘌├涑爸阉哪康恼f了出來?!暗钕?,老衲今日來確是有事要求殿下鼎力相助?!贝呵锎髱煆男渥永锬贸隽⑿切湍Х椒诺阶郎?,同行的僧人拿出一片金葉放到桌上。

青雪無可奈何拿出色彩斑斕的玲瓏方放置在魔方旁邊,“老東西,殺了無極老人,等同與他的徒弟為敵。他們會追殺你到天涯海角?!薄拔抑?,我是為故友的遺愿。只要殿下護我,我也能解殿下燃眉之急,平等交易,這很公平?!薄澳阌修k法?”春秋大師不答,而是再度拿出一張已泛黃的紙。她打開一看,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坝形以?,勢保春秋大師不傷分毫。竹伊,我們出來的實在太久,回去吧?!?/p>

“她可有留下什麼話么?”“她要看你跳舞?!鼻嘌┐故桌湫χ鹕黼x去,二樓悠悠回蕩余音。

“主持,原來鄭青雪會跳舞?”“春榮,不得無禮?!薄拔抑e了,主持?!薄暗钕潞沃箷?,她的舞師承母親,她的母親可是蕭氏所教。那個曾經冠絕一世的女子,多少人愿意以傾國傾城之力換娶蕭氏為榮。結果,還是成為北梁皇帝姬瑯的寵妃,自此三千弱水只取一瓢,姬瑯每次出征都會帶上蕭氏,有了蕭氏,戰局都會大勝。人人無不嗟嘆,誰得蕭氏,國家興盛…”“夠了!我們走吧?!奔拥卮呵飵厢∶?,起身離開。

如果,我不是佛僧,你也不是什么寵妃,那么佳話的主角就是我們了。

可惜,天意弄人。我們終究沒入厚重的歷史長河中,成為無法窺視的沙塵。

淺描朱砂顏,夭話笑冰心。

深宿鴉青險,朝夕嘆春秋。

鄭府外,墨藍袍子的少年約莫十七八歲,帶著下人奴婢恭敬等待著什么人。

“表姐???”“榮兒?!三年不見,難得回來,竟然變得黝黑高大,體格健壯結實了?!彼D了個圈,青雪笑意盈盈的說,頓時倍感安慰。

鄭青榮,節度使身兼校尉。鳳國除敬宣侯外第二人手握重兵的人,直屬陛下。年僅十八歲,三度考舉三中狀元,八次察舉選獲品德高尚之賢才良將。鳳國是唯一一個行科舉、察舉雙制度的國家。其制度嚴苛謹慎,為防徇私舞弊,法律與任命制度上極盡森嚴。

看著眼前這位昔日屢次喪命敵軍陣營的嬰兒,到如今長相風神俊美、雅俊清秀,為人處世更是人中龍鳳。

青榮生有一雙雙鳳眼,左眼角下有顆淚痣,烏黑透亮,尤其當他笑眼彎彎時,猶如眼中的風景都有了顏色。他的痣湊巧與青雪的淚痣長在同一個位置,從小教養在她身邊,自然也會與她相似。

“你啊,最好不要輕易對著女子笑?!薄盀槭裁??”“我的心都被你勾去,何況尋常女子?”“表姐???緣何老拿我開玩笑?”青榮笑意盈盈,臉頰暈開酒紅,害羞道?!昂美?,不逗你了。我來有事要求你幫忙,我們到書房說罷?!薄昂??!?/p>

“表姐來,可是有要緊事?”“嗯,無極死了。我來,是為春秋大師一門求個生路?!鼻嘌⒘岘嚪浇坏剿种?,說著,便雙膝跪地,肅穆跪拜。見她這般,青榮也跟著跪下?!皽铌栢嵤弦蛔?,榮寵興亡。鄭青雪在此請你肩負重任,勿忘恩德血仇?!薄班嵡鄻s,即便殫精竭慮也不會辜負表姐重望?!痹拕傉f完,狠狠磕頭,血痕生生落下,觸目驚心。

“從今往后,你就是族長,率領全族力行約束管教職責,不可松懈怠慢。你不光輔佐陛下,還要輔佐女帝,不作傷天害理,勞民傷財之事。就連平息戰事,平定邊疆也是你的職責…”淚盈滿眶的青雪,語有哽咽?!耙院?,你代表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是鄭氏,知道么?”“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道理,榮兒明白,請表姐放心?!?/p>

“女帝心狠手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命帶三殺,即殺夫殺子殺大臣,必要時,只有置身事外,方能不受其害,聽到嗎,若她敢滅鄭氏滿門,殺清白無辜。就拿此召給她,我的話她會聽的?!?/p>

“是?!薄艾F在的鳳柔倩,便是日后的女帝。她鳳氏欠了太多債,要還。當還清時,就是她手持屠刀,耽溺于殺伐之時,誰都阻止不了?!薄澳愕脑捤娴臅爢??”“因為她心中信仰,因我而存在,若我不在,即信仰皆可拋棄?!?/p>

“那表姐為何要救鳳易瀟一家,保她周全。又找鳳易瀟了結仇恨?”“姜將軍之子,你可知?不久前隕落的孩子,你可知?”“國家大義,黎民大仁…這些人犧牲了,如今,為了阻止人內之敵,表姐的犧牲,理應載入史河,受萬人敬仰,流芳百世才對…”“榮兒…這是我的天命,將歷史拉回正軌,修補缺口,守護子民。一旦完成使命,就是我魂歸虛無之時。不論結果如何,若我的死能夠阻止悲劇,那麼我願意的。這不光是我的課題,也是你的人生課題,你要學會如何肩負氏族、天下。黎民為重,君為輕,萬事以民為重,必要時王室、百官都要拋卻?!?/p>

“沒有百姓,何來天下,不得民心,君位不穩。表姐叮囑,青榮銘記於心?!薄皹s兒長大了,我甚是欣慰?!?/p>

“你們的行李,我都存放妥當,你們隨我到西廂沫月閣住下?!比豳粠齻內ャ逶麻w,沐月閣干凈明艷。庭院里種有櫻、梨、荼蘼及白玉蘭花,白玉蘭非彼白玉蘭,而是細細長長,暈染鵝黃色彩的花。每每花開,花香飄十里,路過的人無不贊嘆。舊朝花府因戰亂流落邊疆,最后定居于騅番,即現在離國境內,花氏在離國扎根生長,從此花族繁衍昌盛,朝中更是文武門生無數。

說起花氏,大街小巷都流傳著離國的人物——花知年,他的父親花染親征巨鹿,結果慘死沙場。母親得知消息后自刎身亡,而照看花知年的乳母抱著他到街上采買,只不過走開一會,竟被人伢子拐了去,花家數十年來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尋找花知年下落,還是無果??稍谖迥昵?,花知年竟回到花家,與叔叔花禎相認。一年未過就將爵位傳給堂弟花賈繼承,自那以后沒有人在離國見過他。

免責聲明:非本網注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并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一周熱門

查看更多
亚博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