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博电子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亚博电子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亚博电子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首頁 > 博客來

博客來

互聯網 2021-03-09 08:37:16
第一章原始人類?「妳體質命中帶煞,紅鸞星不動,姻緣枯竭,是一輩子老姑婆的命」

陰雨綿綿,淅淅瀝瀝……

她打了一個哈欠,看了一眼桌上的日曆,明確的標誌著她依舊處在二十一世紀,再看了一眼自己打工的小書店裡,站在粉紅言情小說書架前認真鑽研的那個外星物體。

那個物體,據目測,按人類年齡算來,貌似六七歲的模樣,穿著一件寬袖口小白袍,背後背著一個木製簍架,蓋著簍架的白布上,繡著一個刺眼的太極符號,大有四處宣揚「陰陽調和王道」這等不良思想的架勢,儼然一副小道童的模樣。

而此刻,他也不負眾望地進行自己本職工作,捧著一本絕對符合「陰陽調和乃萬物之本」概念奉行到底的言情小說,一臉饒有興趣地讀得起勁,關鍵時刻,還不自覺地將自己的手指咬在小嘴裡。

喂喂喂……是不是有哪裡搞錯了,雖然她一直相信顧客是上帝的說法,但是,他的性別,年齡,再加上造型,都不該是捧著那種書看得津津有味的上帝才對……而且,他沒看見書皮上那個絕不容人忽視的十八禁符號嗎?阿彌坨佛……

眼不見為淨,腦袋一轉,她直接將視線挪向窗外,準備懷著多愁善感的情緒欣賞窗外細雨,哦,這是多麼適合傷懷天地,悲天憫人,呼天搶地的季節,只是……那個正杵在窗戶外,背對著她的外星大號生物是怎麼回事?

寬袖口大號白袍,熟悉……背後那個木製大號簍架,怎麼那麼熟悉……蓋著簍架的大號白布上的太極符號,可不可以不要那麼熟悉……

外星大號生物似乎覺得有人正從背後射出只有在動物奇異展上才有的視線,腳下的布鞋在水窪裡微微一移,手裡的油紙傘也跟著斜了斜,擋住那道看動物的視線,頭微微側過一些,露出個弧線滿分的下巴,一滴雨水順著那道弧線,調戲過他的下巴,死而無憾地重歸塵土。

非禮勿視,男色退散,就算要色,也得找個正常人來色,而不是這等外星生物,這是基本的職業道德。

她繃直了脖子,逼著自己的腦袋轉回前臺,卻見那小傢伙拿著書本,奔到前臺,墊起他穿著小布鞋的腳,仰起那張不知因為什麼而潮紅的小臉,露出親和力滿分的笑容,用竟然透著幾份甜的嗓子吐出一句絕對和他的表情嚴重不搭配的話:「姐姐,妳知道花核到底是什麼嗎?為什麼他們都說很好吃?」「……」

「我們山上也有很多花,花蜜很好吃,我知道,但是,看書上說的,花核比花蜜還好吃的樣子呢?!埂浮?/p>

「姐姐?妳還好嗎?妳臉色看起來好嚇人呢……」「……「咣鐺」

「姐姐,妳坐到地上去做什麼?」「那個,這位小兄弟……」

「我的名字叫飯糰?!埂浮?/p>

「我爹說,第一次瞧見我的時候,他剛好看到桌上擱著兩個飯糰,所以,我就叫飯糰了,要說,我爹也真是不負責任,隨便塞個名字給我,要是他桌子上剛好擱著巴豆,那我不就叫『下巴豆』了?!埂浮髂酢?/p>

「姐姐,妳也覺得很不應該吧,呃……妳的臉色又蒼白了點呢……」「……這位叫飯糰的小兄弟……那個,你有看見那邊有個玻璃門麼……」

「嗯,瞧見了,透明的,我剛剛在外面就瞧見妳了?!埂浮T外站著那個你的……師兄……」

「那是我爹?!埂浮?/p>

「姐姐,妳還好吧?妳的臉色一次比一次難看呢?!埂浮恪愕??」她伸出了幾乎有點顫抖食指,指了指窗外,那以人類年齡來算,不過二十歲的大號外星生物。「對啊,我爹?!埂浮恰呛恰恰懿荒苈闊┠恪ゴ蜷_那扇門,走出去,再幫我關上……謝謝,麻煩你了?!?/p>

「姐姐,妳是想叫我滾蛋吧?」「……那是你說的,不是我……」

「嘖嘖,不行哦?!癸埣a乾脆蹲下了身子,伸出了食指,在她的面前晃了晃,「妳可是我們找到『那個傢伙』的重要線索呢?!?/p>

「……你……你要幹什麼!我……我就知道你們倆外星生物在這轉悠半天沒安好心……我可不管你們是什麼地下組織的左右護法,還是專門收集,綁架處女回去祭祀的妖魔亂派,我可告訴你……我和我們這條街上的保安隊隊長可熟了!你,你不要亂來,你說的什麼什麼傢伙,我絕對不認識!」她繼續在地上掙扎,擺出雙手護胸的造型。

「姐姐,妳是處女這件事,不用吼得那麼大聲的?!顾眯牡鼐媪怂宦?,轉身將小簍架卸了下來,掀起太極白布,伸手往簍架一陣亂抓。

她嚥著口水,沒來得及去猜想著他會抓出些什麼「一日喪命散」、「七步斷魂粉」之類的東東,拔起腿就準備往外跑,卻隔著那玻璃門看著那一直背對她的身影,依舊分毫不動地杵在那裡,臉龐半垂著,那把不堪風雨的傘依舊斜撐著,濕透了的長袍正滲滲地滴著水。

造型是一點沒變,只是在她看來,這架勢不自覺間已經直接過度到冷面窮書生殺手的造型,她發誓她聞到了一陣屬於武俠小說裡,最終BOSS的殺氣,在她級別LEVEL0的時候碰到最終BOSS,作孽!莫非她今天註定有血光之災?陽壽已盡?不可能??!想她一生平順,仕途坦蕩,一直是走在康壯大道上,早上七八點鐘的太陽,怎麼會認識這種妖魔亂派的重要人物!

「姐姐,說假話會遭天譴的?!剐⊥尥拊捯魟偮?,一隻小饅頭般的手伸到她的面前,那手裡不是裝著鶴頂紅粉末的藥瓶,不是殺人無形的暗器,更不是重型生化武器,而是一張……露著一臉欠揍,又不正經的笑容的傢伙的照片,更要命的是,這個傢伙……她認識……真的認識……不僅認識……而且還很熟,不,或者說……恨之入骨……

「姐姐,妳真的不認識這個人嗎?」「……」

「他叫胡爍,這條街東頭的那個算命館是他開的,不過前幾天有個姓劉的大嬸告訴我,他因為亂幫人家拉紅線,弄得人家娶錯了老婆,正被人追殺中,所以,那個館已經很久沒開了?!埂浮?/p>

「不過他有個女兒,叫胡不動,就這條街西頭的複合式租書店裡打工,那個書店裡全是不利於兒童健康生長的書,那個大嬸絕對不讓她家女兒進這家店子……」

「放屁!她家女兒昨天還在我這借了一本《淫蕩小牡丹》回去,包上個<詩詞鑒賞>的書皮就走了!」

「……姐姐……那不是重點……重點是……妳到底認不認識你爹!」

「……拜託你,別用嚴肅的表情問這種讓我想揍你的問題……」她抽了抽嘴角,雙手環胸,用明顯的身高優勢看著面前的小娃娃,「我告訴你,就算『胡說』是我爹,我也不會和他很熟,我是不知道他對你們父子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大概又是說你爹克妻,說你克娘,然後弄得你家妻離子散,然後他拍拍屁股走人,這樣缺德的事,見怪不怪,但是,你不要以為能從我身上得到他的行蹤,這絕對不是包庇,他一向標榜來無影,去無蹤,如果能抓到他,我絕對第一個衝上去,給那個毀了我人生的他一拳!」

「姐姐,就算妳從剛剛一開始就一直偷看我爹爹,但是,很抱歉地告訴妳,我娘還活的好好的,妳別詛咒她呀,我這次下山就來找她老人家的?!?/p>

「……我……我……我只是看他一直杵在那裡半天沒動靜……」

「習慣就好,我爹很容易發呆,經常站在山頂上,一站就是個好時辰,好像在沉思啥天大的問題,但每次問題他想什麼,他都隔好一陣子,才回你一句 『不知道』?!?/p>

「……我沒興趣瞭解有婦之夫的生活作息,我要下班,回家煮飯了?!?/p>

「嗯,也好,我和爹肚子也餓了?!癸埣a娃娃跟著背起那簍架,拍了拍身上的褂子。

「誰說要給你們私生父子二人組煮飯了,我要煮飯給我這個兢兢業業,努力操勞的優良品種吃!」飯糰娃娃沉默了一陣,狀似嚴肅地走到她面前,一張充滿同情的小臉抬起來,用那種閃爍著憐愛的眼神看向她,看得她只能猛嚥唾沫,順便質疑那個依舊站在門口沉思的大人的教育水準,她大概知道他每天站在山頂沉思什麼了,大概是在研究這個孩子到底是誰的種。

「吶,姐姐,妳爹爹一定告訴過妳,你體質命中帶煞,紅鸞星不動,姻緣枯竭,是一輩子老姑婆的命吧?嗯?」小小的挑釁的聲調,在最後一個「嗯」字上拉得老長,也順便拉回那個正四下找掃把,準備把不速之客掃地出門的胡不動的全部注意力。

那幾個命中帶煞,紅鸞星不動,姻緣枯竭的字眼,徹底拉回了正四下找掃把的胡不動的全部注意力。

「如果我說,能幫姐姐破了這命術,如何?」「……你?就你乳臭未乾的德行?」完全鄙夷的態度……

「我還乳臭未乾,我爹可發育健全了,如何?妳要試試麼?」「……」

「爹!這個姐姐說要收留我們呢!」他不等她反悔,直接拉開玻璃門,對著街對面那個身影,扯起那把稚嫩嗓子。

「喂!我還沒答應!」她急忙伸手去抓那個小娃娃,卻見那位獨自站在風雨中的大人淡淡地旋過身來,任由那小娃娃一把抱住自己身子,斜撐著油紙傘正了正,將娃娃納進傘裡,輕輕地抬起頭,淡然地打量著追著自己兒子衝出來的女人。

她被猛得盯住,嚇得窒了窒,然後被那張一直藏在傘後的臉沒出息地勾引出來一陣心跳,一時間覺得自己要追打人家兒子的POSE實在唐突美男,立刻收手立正站好,視線不自在地一斜,卻見他背後那家麵包店裡此刻已經擠滿了比自己還沒出息的欣賞美男的同胞,頓時心情平服不少……

免責聲明:非本網注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并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亚博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