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博电子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亚博电子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亚博电子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首頁 > 重生洪荒之大道圣尊, 1221言情新文┃7篇《勃艮第紅》《大唐平陽傳》《兒

重生洪荒之大道圣尊, 1221言情新文┃7篇《勃艮第紅》《大唐平陽傳》《兒

互聯網 2021-02-28 04:21:43

1 [現代]《勃艮第紅》作者:梁仝

2 [穿越]《兒子每天都在勸我和離》作者:咸魚醉

3 [穿越]《惡毒女配成了白月光以后》作者:巡禮

4 [洪荒]《截教小師妹》作者:謝娘子

5 [年代]《七零女配的團寵閨女》作者:香芋酥皮

6 [古代]《大唐平陽傳》作者:藍云舒

7 [古代]《攝政王他真香了》作者:25cm

1 [現代]《勃艮第紅》作者:梁仝

總書評數:7178?

當前被收藏數:5124

文章積分:233,514,176

文案

一句話簡介:從心又違心

趙聿生嚴苛且傲慢地規定,自留地不準討厭的人進。包括車子、辦公室、房間等等。起初溫童榮登所有黑名單TOP,后來從車子、辦公室、房間一一解禁……有人考慮床是否該解,“你能不能換首陽間的鬧鈴?”“干嘛!又不響給你聽??!臭人?。?!”“……也不一定?!睙o人能逃真香定律。1.長線曖昧/HE;2.上司下屬/年上差10歲;

內容標簽:?都市情緣搜索關鍵字:主角:溫童,趙聿生 ┃ 配角:┃ 其它:曖昧

原文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533864

2 [穿越]《兒子每天都在勸我和離》作者:咸魚醉

總書評數:1158?

當前被收藏數:8092?

文章積分:75,408,832

文案一句話簡介:娘,今天就跟那個狗男人和離!

兒子是重生的,上一世他親眼看著父親將母親拋棄,母親抑郁而死。他發誓要為母報仇,直到踏入朝堂,才發現頭頂的那個人,是他的生父。父親是重生的,上一世因為要造反報仇,他害怕母子二人被牽連,便狠心離棄,將他們扔在了那個小山村里,自己則帶人去造反,結果居然成功了。只有木蕎是穿越的,穿成了一個小山村里的孤女。她剛剛睜開眼就看到三歲的兒子,一手捧著紙張,一手給她遞著筆,苦口婆心的勸著:“娘,為了你的終身幸福,聽兒子的,跟那個狗男人和離吧?!眲倧耐饷婊貋?,決定這一世要老婆孩子熱炕頭的蕭晟:“……”本文又名《我的火葬場是地獄模式》閱讀指南:1.1V1雙純,前世今生都一樣,純~2.男主最開始沒有重生,第八章才重生。前世里立的太子非親生,是弟弟的兒子。3.女主不軟,和原身同一個人,偏蘇爽,非典型穿越,另有身份。后期會恢復記憶。

內容標簽:?情有獨鐘?穿越時空?重生?甜文搜索關鍵字:主角:木蕎 ┃ 配角:蕭晟,蕭墨毓 ┃ 其它:《我日拋了攝政王后》求收藏

原文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772914

3 [穿越]《惡毒女配成了白月光以后》作者:巡禮

總書評數:752?

當前被收藏數:5003?

文章積分:52,249,292

文案一句話簡介:神明們為我火葬場

諾拉前世是位穿書者。按照劇情,她作為惡毒女配,由于嫉妒女主被神明眷顧,主動攻略了眾神,最終死于神罰之下。系統告訴她,推完劇情之后,就可以回原本的世界重生。結果由于她吸引的仇恨太強,神罰摧毀了系統。重生之后,她發現——不僅系統沒了,而且她又重生在了這個世界。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明,一個個都降臨人世尋找她。祂們愛她,哪怕她的虔誠盡是謊言;祂們恨她,以至于從神壇跌落人間。她是神明們,求而不得的白月光。又名#神明們為我火葬場#、#前世被迫海王,這輩子只想變強#、#可你們這些神為什么追著我不放#乙女向,全員單箭頭,結局1v1

內容標簽:?甜文?穿書?爽文?西幻搜索關鍵字:主角:諾拉 ┃ 配角:┃ 其它:

原文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434080

4 [洪荒]《截教小師妹》作者:謝娘子

總書評數:3464?

當前被收藏數:8020?

文章積分:190,830,208

文案一句話簡介:封神女配逆襲成圣

當你得知自己未來是個國色天香的大美人,但是會被強行許配給一個猥瑣好色的矮子老頭,你會作何打算?鄧嬋玉:我選擇殺夫證道??!土行孫出來受死!為了逃脫所謂的命運,嬋玉毫不猶豫地投奔了魔道系統的懷抱,做好與世為敵的打算。結果無意中給自己召來了個過于厲害的老師(道侶)——苦逼的反派劇本還沒開始,就變成了甜寵劇本。世人皆知通天教主門下弟子以萬計,不值錢。卻少有人知,那個新入門的小弟子才是圣人的心尖寵。許多年后,嬋玉成為洪荒第一位大道圣人,立下魔道道統。表示她最做得最正確的事,就是當初給自己胡編亂造了一個師尊。從此法寶有了,成圣的紫氣有了,就連道侶,也有了。注明:1、本文蘇爽甜文,女主會成圣2、三教大團結,三清會很和諧3、殺夫證道真的有,猥瑣男必死

內容標簽:?女配?系統?甜文?封神搜索關鍵字:主角:鄧嬋玉,通天 ┃ 配角:三清,三教弟子 ┃ 其它:鴻鈞,西方教,封神西游眾

原文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205168

5 [年代]《七零女配的團寵閨女》作者:香芋酥皮

總書評數:546?

當前被收藏數:6899?

文章積分:57,100,380

文案一句話簡介:天道爸爸在人間的生活

蘇家莊是十里八村最出名的大隊,有兩個令人矚目的地方。第一:蘇家往上數四五代,全族都只生男娃,從不生女娃。據說,蘇家上一個的姑奶奶,出生在兩百年前。第二:蘇家全族是出了名的倒霉,全部的男丁三天兩頭就會遇上倒霉事,不是摔一跤,就是被狗咬,不是摔斷腿,就是摔破頭,或者丟了錢。然而,等蘇小小出生,一切都變了。蘇家大門口已經死了的棗樹一夜之間又開了花,把莊稼都快吃光的害蟲一夜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蘇家莊對面的大山,一夜之間更是冒出一條二十米寬的大瀑布。并且沒幾天,蘇家莊的人還發現,他們不倒霉了,不會突然被雨淋,不會無緣無故跌破頭……蘇小小的親人更是發現,他們上山砍次柴火,就能遇上撞死摔死的野雞野豬,下河洗次澡,魚蝦全往身邊圍。徹底轉運的蘇氏族人堅信這一切都是蘇小小帶來的,本來蘇小小就是全族的寶,這下更是被寵上了天?!魑陌缸鳛樵浀奶斓?,蘇小小從未想過,晉級失敗的她,居然會變成人,還是她閑來無事看過的一本年代文中,女配的親閨女,一個倒霉的小可憐。她的媽媽鄭艾黎,原本是男主的未婚妻,愛男主如癡如狂,可惜男主不愛她,愛上了蘇小小的小姨。鄭艾黎知道后,瘋狂報復親妹妹,男主為了保護愛人,不僅把鄭艾黎弄下鄉當知青,為了讓她死心,還設計她嫁給了蘇小小的爸爸??舌嵃璨桓市?,所以等高考恢復后,和蘇小小爸爸離婚回城,嫁給了一個有權有勢的五十歲老男人,開啟和男主斗智斗勇的生活。不過女配是不可能斗敗男主的,為了給自己增加資本,鄭艾黎狠心將蘇小小騙回城,嫁給了一個雖然有錢,卻愛打人的男人。蘇小小的結局,是年僅二十,懷著身孕被打死的可憐人。女兒死了,鄭艾黎終于后悔了,和男女主道歉后,去了一個沒人知道的地方,默默為蘇小小祈一輩子福。蘇·曾經天道·小?。寒敵蹩吹竭@里她就被惡心棄文,沒想到,有一天她會變成這本書中的可憐人。不過,自己既然來了,她那個腦殘媽,還是有多遠滾多遠吧!若是敢打她的注意,她一定讓那個腦殘女人,生生世世都后悔。背景板男主:瘋狂舉手jpg 小小讓我來,我一定為你掃清所有障礙蘇小?。菏窒聰L遠點背景板男主:嚶嚶嚶……

內容標簽:?幻想空間?種田文?女配?年代文搜索關鍵字:主角:蘇小小 ┃ 配角:┃ 其它:

原文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63886

6 [古代]《大唐平陽傳》作者:藍云舒

總書評數:6207?

當前被收藏數:6393

文章積分:152,797,296

文案一句話簡介:她的戰爭,她的愛情

文案一:隋末亂世,烽煙四起黎民倒懸,群雄逐鹿他們要稱霸一方他們要君臨天下而她,要做一個真正的人這是一個女人的戰爭史文案二:“三娘啊,外頭是男人的事,練武是男人的事,建功立業是男人的事……”“這世道,男人,是成王敗寇,女人,只能逆來順受?!罢l讓我們是女人呢?我們要認命!”“不,我不認?!拔也恍??!拔?,不服!”這個故事,就是一個大寫的“不服”。

內容標簽:?情有獨鐘?天之驕子?女強?傳奇搜索關鍵字:主角:李凌云(平陽公主) ┃ 配角:何潘仁柴紹 ┃ 其它:隋唐戰爭女強

原文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065044

7 [古代]《攝政王他真香了》作者:25cm

總書評數:361?

當前被收藏數:2445?

文章積分:29,912,814

文案一句話簡介:認錯白月光,追妻火葬場

霍輕身姿窈窕,美艷出塵,作為戰俘被獻給中原皇帝后,她發現自己開始做預知未來的夢。夢里她夜夜被一個看不清面容的男人掐著腰折磨,慘死收場。她不想死,于是只好向那位權傾朝野的攝政王示好。傳聞攝政王謝律心里住著一位白月光,霍輕恰巧同白月光有幾分相像。一朝得了他的庇護,借著出宮祈福之由被他養在京郊。她知道謝律只是將她當作一件玩物,肆意消遣逗弄。為保命,她忍了下來。直到她終于在夢里看清那個男人的模樣。夢里男人眼神陰鷙,奪權成王,殺戮無數?;糨p如遭雷劈:……這不就是她小心討好的攝政王嗎?惶恐之下,霍輕求著謝律:“王爺,我想回宮了?!敝x律卻不允了,掐著她的下巴,眼神涼薄得可怕:“霍輕,都是做玩物而已,做誰的有區別嗎?本王沒膩之前,你哪兒也不許去?!焙髞?,霍輕另換了靠山。那日御花園百花正艷,霍輕涂了蔻丹的手點著謝律薄唇,眉眼含笑:“陛下為我筑高樓,戲群臣,予我椒房獨寵,六宮為尊……王爺,做誰的玩物,還是有區別的?!毖劭粗е骂M倨傲遠去,謝律站在原地,嫉妒得手背青筋繃起,雙目發紅。*白月光就是女主本人,1v1雙C*艷冠京城大美人×狠戾偏執攝政王

內容標簽:?宮廷侯爵?情有獨鐘?破鏡重圓?甜文搜索關鍵字:主角:霍輕,謝律 ┃ 配角:預收《嬌戾美人》求收藏!┃ 其它:

原文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479660

▲公眾號所有書籍均來自網絡,請勿用于商業用途;

▲如您認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 ?

點擊藍字關注搜韻

幻廬己亥集

自序

災祲禍國,慘礉攝魂,懲忿窒慾,何以詩爲?今南北妖氛少卻而域外仍虐,殆未知變乎幸乎。乃容檢舊年蕪句,夢尋荊襄巴蜀屐痕,僊侶神遊猶縹緲曡見於觸感間??|思片影,偶玩閒拈,雖纖末無補於天,昔時靜好,亦作光明一束,煖照心上樓臺。斯世爲人,幸毋自棄如土,以哀以怒,方生方死,咳唾隨風,寧不惜之掇之。

幻廬記

開春四雪

其一

己亥新正初二矞晴軒對雪,地處京冀之交

君不見馬後桃花馬前霰雪居庸關,又不見晴堆絮帽霧鎖帆篷海坨山。

關山稱雄久閒隘壘疎遮攔,不防六軍縞素一怒衝冠壓媯川。

麾師星夜削藩平淮奔入蔡,遂使名成詩宗小李文宗韓。

更見嘉州玉棃一樹忽侵千萬樹,天孫支機密織兜羅綿。

銷金帳子黨尉滿簁羔兒酒,忽挾蒹葭蘆荻塞雁沒胡天。

桂染霜娥澹著霓裳冉冉下,亂點步搖宛轉綠腰爲嬋娟。

軒主鐵君引我登樓籠袖三面壯其觀,聽風聽雪聽爐據榻但聞飛將喝祁連。

小亭依垣叢篁野戰俱抹湘淚斑,毋陳酒榼毋披裘幘坐領冷照微燈懸。

初涉洪荒符刻鳥獸曡指爪,逸文奇字六法數行隨削刪。

豈必西臺尖叉衆和延騷客,陰陽往復可悟兩極通幽玄。

冥冥造物亦俠亦狂悲憫終廣大,龍虎氣銷幽并形勝朝夕改坤乾。

纖翳太清厚積川原凹凸還坻掌,弄潮八月鷗外艖頭漸伏錢塘瀾。

上干氣象重交禹紀堯封新甲子,漫拋金屑遍洗晴巒不減江南梅雨煙。

意合關山難收圓鏡青絲長夜白,瀑崩蠻騎揚鬣縱蹏風掠愁無顛,澄清表裏遠離緇涅本出在山泉。

其二

己亥新正初八快雪堂雪,用蘇髯聚星堂禁體物語詩韻,亦贅小引

己亥新正初八帝京二雪,午後未容少霽,霜於急邀予至太液快雪堂觀快雪時晴石刻及定武蘭亭十三跋火前全本,賞王趙遺墨恰應其時其地其景。繼覽靜心齋、濠濮間、閲古樓、漪瀾堂、僊人承露盤諸所,出煤山綺望樓而歸。當晚得與梓雲對酌柳林,四星新聚不亦快哉,可謂剡舟無憾矣

差擬洞庭漫空葉,乘興舟回子遒雪。

舟中興發跋子昂,雪撲山骨十三絕。

山陰池上掠毛穎,紅掌八法撥勾折。

容惜火餘鱗爪痕,懷字未磨緣起滅。

父子秘傳肘腕圓,潛試湘管力誰掣。

眼遮蒸蔚雲起峰,寶翰臨風盪波纈。

忽如堂前恣揮灑,昆山羊脂紛碾屑。

一時佳想俱安善,相賞此際悵飄瞥。

丈室因說墮天花,沒屐寒香重豓説。

若續聚星詠歐蘇,翻以精金點頑鐵。

蘇軾元玉

聚星堂雪并引

元祐六年十一月一日,禱雨張龍公得小雪,與客會飲聚星堂。忽憶歐陽文忠公作守時,雪中約客賦詩禁體物語,於艱難中特出奇麗。爾來四十餘年莫有繼者。僕以老門生繼公後,雖不足追配先生,而賓客之美殆不減當時。公之二子又適在郡,故輒舉前令,各賦一篇

窗前暗響鳴枯葉,龍公試手初行雪。

映空先集疑有無,作態斜飛正愁絕。

衆賓起舞風竹亂,老守先醉霜松折。

恨無翠袖點橫斜,祇有微燈照明滅。

歸來尚喜更鼓永,晨起不待鈴索掣。

未嫌長夜作衣稜,卻怕初陽生眼纈。

欲浮大白追餘賞,幸有回飆驚落屑。

模糊檜頂獨多時,歷亂瓦溝裁一瞥。

汝南先賢有故事,醉翁詩話誰續說。

當時號令君聽取,白戰不許持寸鐵。

其三

己亥新正初十西隄蹋雪

輿稿斷爛許重描,兩間新展澄心紙。

襟袖少濡青麟煙,潛行北宋橫卷裏。

六橋迤邐移西湖,或當今日逢白蘇。

銀海玉樓兩相照,人天合應境與軀。

沆碭盈虛塞元氣,一窟同悲盡寤寐。

酥乳松肪瀉深杯,芥子行藏味餘味。

初生太古亙微痕,躊躇履薄獨迷魂。

寒增晴霽補西崦,曾望少少刪冗繁。

亂澌洗紅縱狼藉,隄外隄內銷殘積。

定知世溷屏澄清,還汝樓臺飾金碧。

鴻濛出水白蓮花,此心不染即爲家。

若摶絲蘂藏花底,春恩元淺漫先賒。

其四

己亥元夕晨雪,節氣恰交雨水

短兵接力戰洪荒,一盛再衰竭三皷。

三軍三皷自披靡,低偃素旗罷率舞。

六街爲約雪打燈,碘化銀矢射強弩。

天心久厭人心奢,雕飾天然著人補。

人工凖擬奪天工,渾沌問天天知否。

天行可知不可知,太空音波竟無語。

鋪氊紛紛助譚屑,堂前王謝麾犀麈。

作勢何怨天心薄,囊慳銀碎安足數。

若無經意聞所聞,終如見所見而去。

天街膏沐潤如酥,一半吹綿一半雨。

除夕共行媯川冰面,矞晴先唱首句,節後足之

疎林懸白日,古道勒金鑣。

履薄神猶競,衝寒望取遙。

色分梁苑夕,詠借灞陵橋。

衹作開篇引,先醒密顆條。

蕙芳園蘭室

可觀不可近,可癖不可暱。

凡草差爲伍,蕭艾屏褻偪。

無意居王者,空谷秉純質。

崢嶸起山骨,分苗滋宕逸。

疎蔭翠明玕,緜緜吐馞馝。

同氣友松梅,歲寒守如一。

蘭箭寧獨抱,佳蕙節逾七。

春秋各蕭爽,琴操理幽瑟。

金石敂淵淵,舞拍葉暖律。

草勢帶風疾,用藝遲遲日。

蘭性存本心,古澹生虛室。

靜心齋

《世説.言語第二》:何嘗見明鏡疲於屢照,清流憚於惠風

瓊島霽雪初,氣象取澄映。

一色上下分,瑩瑩揭奩鏡。

少寧慾界心,有具輕濟勝。

水殿宛中央,周匝變溫凊。

梅文方池坼,雲腴割堅淨。

倏爾眼前春,鏗然朱紫競。

無汗自清涼,菡萏曲笠柄。

遊鱗各盈尺,不動若潛聽。

我思魚未知,知魚樂彼性。

衹今花六出,湖山乍甦醒。

犖埆開洞天,力艱阻仄徑。

之字步石危,個文書竹罄。

景舊依誰設,欄還認痕憑。

雪意不收囊,以戒尋詩病。

己亥元夕偕醉燈月併約春來入晉

十五曾望雪打燈,薄敷斜整不成層。

共遊已命長驅駕,能飲容期曲枕肱。

報我微傷圓缺月,憑伊無間兩三朋。

壺中萬馬喧豗水,遙託奔星爍有稜。

龍泉瓷杯上有迴旋絳釉,常君新春所贈

心歷創平一縷痕,元同紺血火餘魂。

玉壺春色時須煮,不待杯殘著手溫。

正月十六問漁來京併霜於夜敘恬園,已望歡聚延青

藏山於築築藏君,才補靈媧五色雲。

大翼若從春有信,寸心寧以石同群。

近煙近水恒娥共,如弟如兄米老聞。

蜀道高延精舍客,暮春序屬右將軍。

清溪來京五友啣杯,鴻賓樓用賓字

嶺嶠尤勝知己鄰,班荊翻媿主爲賓。

惜逢可意棲遲夜,略挽輕寒蘊藉春。

江峽曲闌雲乃遏,峨眉眸飽雪猶新。

即循坡屐開南海,奇絕茲遊動後人。

社稷壇梅花稍放戲作

欲演維摩失卜期,秘藏香雪故遲遲。

繁葩猶恨難舒顆,數朵先嬌最賞枝。

衹待元章重洗研,微嗟和靖不諳棋。

粧成縱落時人趣,任遣卿卿善解伊。

蘭亭八柱碑亭玉蘭

搖曳晴光暈石青,白浮鵝頸酌蘭亭。

惟窮春足新三月,任泐前朝八柱銘。

春分後二日桃隄殘影徘徊嘆之

秀漪拱月牽長隄,山起排雲昆池西。

雪霽斷橋孤山小,分春水漲武陵溪。

連璧水天爭活翠,琤瑽吹浪臨漘低。

東風冷逼春衫薄,穿珠柳線初剪齊。

不見雙雪能紅白,捨舟更作漁人迷。

半歸殘鬚半殘片,雨摧屨踐成鴻泥。

桃花春雪兩無色,雪消花逝心悽悽。

醜枝蘸水虯蟠古,芳菲任隔潛通犀。

山隅偶遂慳一面,大林白傅今難題。

約花總落花之末,負空花惱青囊傒。

耕織圖杏花

疎影臨湄對萼紅,笛邊迴夢賴春風。

風當著力花無意,合與青旗細雨同。

臘月十一寒夜柳林酩敍,與江雲霜三兄分辭舊迎新四字得其新,併啟入川事

延青脈起歲輪新,待引峨眉絕頂人。

出海六牙乘白象,梯雲四面見金身。

客兒屐齒隨加減,宗子航船許欠伸。

一切有爲如是説,鏡臺無拂亦無塵。

蜀遊步紅葉兄韻,句中約用詩人例入川五字

搜韻圖先索,詩人例入川。

花飛樓外水,茗敘雨微天。

工部耽吟日,草堂懸想前。

毋將留目處,輕付早春煙。

成都貼梗海棠十二韻

西府重垂絲,天府奇貼梗。

春睡暈朱脣,意足蘇詩騁。

著雨愈嬌嬈,色浣薛家井。

江水遲鮮日,連陰霏屑冷。

了空鼻觀馨,珍護醉初醒。

琢磨費良匠,七寶嵌盆景。

少陵乞桃根,草堂闕如境。

或因諱呼名,棖觸萱堦影。

唐宋詩雖別,花容不少迥。

蹋英旁徑深,有池碧延頃。

蜀人兼蘇杜,龍門擺壺茗。

三秋讓芙蓉,海棠春晝永。

擷英園

茗澹將宜去,欄虛或許留。

輪囷圍大竹,爾汝下雙鳩。

夕雨渾生倦,春陰幾藉愁。

霑衣歸緩緩,陌指百花洲。

文殊院

陪祀老君亦一奇也

蓮臺專寵物,群嫗擼狻猊。

爲愛鄉風古,何關佛意西。

浮圖千匝繞, 卍字一團迷。

函谷門玄妙,容追觳觫蹏。

成都博物館蜀錦

蠶叢古蜀夢錦官,濯錦輕作浣花看。

齊紈魯縞強比價,寸金十錦百千端。

江頭捃拾經緯片,微齅鮮馨萼蘂顫。

我寄愁心一如織,樓機軋軋天孫面。

李杜陸蘇羈蜀時,潛聆色色較妍媸。

滿地平金添捲草,團窠點翠鬬纏枝。

天吳紫鳳安足補,蜀王宮闕無復覩。

子規泣血紅露零,巧工錦繡輸泥土。

共生雲師徒登望江樓崇麗閣,室中陳列造牋程序,壁間多刻牋樣題詠,乃及拙筆牋稿行將付印

奩開洪度舊闤閭,恰應雲門女校書。

浣井餘波元不動,蠻牋小字總相如。

低吟待問雞坊遠,半面纔還雪嶺虛。

近摘桃花新樣十,但能延賞或唯渠。

眉山三蘇祠約用三爲韻,與三江問漁會於祠門,此遊二度矣

發源江水出奇男,研海汪洋迭起三。

錐穎不磨刊寸楷,絃絲賡詠盡春蠶。

爭時花鳥窺聯袂,趣古蟲魚賴啟函。

正許偕行專屐笠,草堂深睡入黃儋。

樂山大佛正值修繕,乃偕三江問漁紅葉三兄於三江匯合處西南岸遠觀之

澄鮮在雲水,復遣遲日麗。

大佛坐淩雲,遙青露螺髻。

神龍僅首尾,全收鱗爪細。

如是說空無,聽舟緩水勢。

發願雖盛唐,百年接苦詣。

今人科技偉,翻媿大智慧。

隨蘇看佛來,灘聲溯且洄。

錦襴三帶垂,圓缽托離堆。

漫覷寶相小,佛心擁我懷。

大佛擎拳掌,足可撐埏垓。

微粒界三千,存我渺浮埃。

天與佛俱默,水激喧淵雷。

延青精舍

對牀伸足即青山,鼻息殷雷徐敂關。

摩腹花新相媚嫵,解言鳥下正綿蠻。

雖精稽史終拋得,卻好評茶漫味閒。

人物衹須看魏晉,神凝犀麈一麾間。

清音閣

空桑傳綠綺,山水得清音。

袞雪雙虹合,蹤雲一綫深。

鍼砭供俗耳,洗伐纍塵心。

間引長舒嘯,鉤輈哢小禽。

峨眉金頂雪後日出放歌

騎象金身方引渡,連山豹隱墮迷霧。

愁鏁雙黛不展眉,片葉遠挾蓬萊去。

直上三千頭亦白,佛焰搖青胡恐怖。

人間信有行路難,躓仆太行鹽阪暮。

成都問卜嚴君平,三匝祝塔憑運數。

敢望漏盡騰金烏,或慰當夕窺玉兔。

玉兔不昇金烏沈,坐令傳舍對唏噓。

鬼物睒睒伺槎枒,夢擾嘉州棃花樹。

杲杲昧旦叱駕東,金頂群呼一丸紅。

羲鞭浴火生滄海,渾疑岱嶽俱朝宗。

星係周旋超億兆,翻從肇始充清瞳。

信有佛光燭纎末,晴暾被及延無窮。

潛蟄漸甦寒起粟,天宇然爐蒸熊熊。

蹤跡大化任吞吐,綵纈弄珠跳六龍。

合十併施四方佛,抉微勁播八面風。

金沙鏤箔逍遙翼,三星神目扶???。

杖拋鄧林渴夸父,彤弧高掛軒轅弓。

青城玉壘猶培塿,劍匣西掣貢嘎峰。

鷄犬聲聞墟煙裊,鱗鱗瓦屋飛甍雄。

雪作雲層雲亦雪,洞澈渤澥貝闕宮。

竹柏披簑松戴笠,鼓籥蜃噀寒江淞。

白馬素旗降炎蜀,青蓮縞岫春初融。

高處不知幾寒沍,但教蕪野別嚴冬。

海棠芳菲紅映頰,律開太古玄冰封。

遭際頻年惟苦厄,萬密一疎遂愚衷。

銘鑄商盤新日日,但麾慽慽蟠於胸。

擁身燠暖驅濁穢,光明禹域情所鍾。

寶旛梵誦洞扉啟,百單八杵訇晨鐘。

柔染篆香貝經字,手拈花默會機鋒。

還親鼠鳥嬉絕巘,莫耽煩慮羈樊籠。

五臺南海愿初足,普賢西謁行雲蹤。

快哉眼耳元厚福,班師飽此以朝饔。

丘壑煙霞盈肺腑,何須三四徵狙公。

天下名山皆故友,春雪朝陽將毋同。

非困泥滑指爪印,倏爾上林歸秋鴻。

不讓謫僊辭白帝,風疾江陵輕舟中。

無稽兄賜詠拙刻謹步元韻復之,曾蒙贈所著《搖錢樹研究》

君何虞口喫,炙轂亦雄才。

因取搖錢樹,相生入篆梅。

筆須前漢得,刀擬五丁開。

崔顥終叉手,憑誰覷鳳臺。

夜車發成都晨興已至關中

華山兀易蜀山顏,惺眼唐妃漢將間。

萬井蓮開春氣活,從誰一騎下潼關。

己亥

己亥真成絕句年,定公才調倩誰傳。

寰中滿眼經綸手,何限區區三百篇。

己亥清明海棠花溪蹋青,分故燒高燭照紅粧約作七古得照字

帝城春暮頻問花,月河少允窺全豹。

西土城望北土城,數拍慢曲調同調。

十里路橫七八虹,步屧逡巡隨袂俏。

夭桃冶杏夾穠李,蔗境彌甘方入妙。

名重西府偕垂絲,色奪緋緋與皭皭。

人故逐花花欲烘,花未趁人元自笑。

臨波顧影媲驚鴻,與花同框強入照。

折枝欲配漢衣冠,冷豓不堪蜂衙鬧。

描容作態氣熏花,風雅應羞添謔料。

風片雨片颺成陣,黑甜早醒初酣覺。

流觴載去青鏡昏,徒信花前返年少。

大都叢樹薊門煙,絕無芳塚容一弔。

臣服弓刀醉湩酪,東皋南阜罷舒嘯。

青春發力盡無遺,瑟瑟平鋪凝晚燒。

己亥上巳共雲霜赴書家胡君設酌得句,與生雲茗話又及詩中音節事

暮春三月乍初三,咸集複教春滿罈。

縱媿觴傾居晉下,聊寬花怒接江南。

今猶視昔歸雲澹,色不異空窮昊藍。

惟信四聲聆響拍,梅邊片蘂略能諳。

己亥上巳詩酒相歡約入絕句

莫廢傳觴遣暮春,觀鵝意騁研邊人。

晴烘處處拈詩徑,腕協山陰定有神。

巴黎聖母院走水??二首

其一

圖文鑿鑿怳疑真,一炬飛甍化點塵。

華屋妖姬留不住,低迴樓頂扣鐘人。

其二

巴黎長痛刼來時,隔水望空誦聖詩。

受難棘冠爲呵護,重生群鴿已啣枝。

丁香花與本草中丁子香名同實異,《廣群芳譜》曾述及,然終可合詠

既侵縠影亦侵衣,香陣披靡十面圍。

盈掬澹生深巷雨,片痕孤竚小亭暉。

空中異色持幽素,豪末藏形著細微。

解透簾熏丁字結,欲含雞舌衹全非。

己亥穀雨昱辰賞景山牡丹與雲霜約製七古,兩日後爲明崇禎帝殉國三百七十五年祭

宮柏龍遊蔭玄圃,萬春五亭春風舞。

穀雨三朝朝花王,曲按瑤臺謫僊譜。

趙魏胡姚各其時,各逞姿首助腰支。

百本篆籀丹青老,搦管青龍臥墨池。

異品斜欄探豆綠,背人綠幕隱璞玉。

汴梁盈尺玉盤盂,飲綠詩催蘇玉局。

景陽鐘鳴風雨哀,變局幾易思宗槐。

憑陵亂痕凝紺碧,第一忍奪黑花魁。

灼灼朱紫戔戔素,冷澹白花傷白傅。

罷歸樂府諷諭辭,闌入上林相如賦。

鮫綃蜀素剪堪疑,不定花光亦神疲。

陟彼山岡挽中軸,指顧宮室歌五噫。

妙應永安雙白塔,三海揚波相應答。

熙朝長夢神武門,遙起鳴鈴鬬風鴿。

霜於假座石景山眉州東坡酒樓共五友送春,時陽和風軟飛絮漫空,予以搜韻新製之《幻廬墨戲牋》分贈併囑試墨

莫厭迎春複送春,餘春合踐幾春塵。

固經短景傷鬚萼,毋負深杯計爪鱗。

斑管各舒元中雅,芳叢猶濕賴傳神。

似花似雪尋歸處,颺入眉山一囅均。

巫山

一味紙包魚甚佳

蜂房開戶牖,海市接天堦。

夢遣熟粱枕,柯虛安蟻槐。

任由招蜀魄,俱可付齊諧。

燈火行人醉,烹鮮供數街。

白帝城

門封峽勢漲崔嵬,憑檻湯湯去不回。

局盡同歸終配祀,隆中三顧寧相猜。

烝黎少幸餘刀俎,王霸毋庸酹酒杯。

豈爲千秋延勝跡,空嗁楚炬碧成灰。

夔門

白鹽赤甲二山隔江而峙

無聲推疾水,曳影下危門。

終古猿哀絕,崢嶸虎氣蹲。

三分還小說,一係沒青痕。

來者拏舟罷,留望赤甲昏。

龍缸

重慶雲陽,天坑深335米

女媧遺甄陶,手摶千尺缸。

躡足行缸沿,逢逢作鼓心舂撞。

目隨飛羽下千尺,葉閟煙籠縫尤窄。

窮頂未許三光射,直以亭午當夤夕。

便從棧道鋪玻瓈,壁立蟻行細懸絲。

臨深股戰疑九死,履薄進退何由己。

邯鄲有步但兢兢,茍活浮生率如此。

氤氳雨氣重封門,或忘煢煢一身仍失混沌裏。

雲陽萬州道中

遊蹤樂與白雲逐,萬仞之顛穿田屋。

金碧通景壯斜陽,江山信美無暇讀。

倏爾山鬼拘酆都,林密石懸掩火燭。

幸賴導航柔語音,鳥道周旋三百六。

居危上已摩星辰,臨深敢逞窺淵谷。

轂前亂雲遮望眼,悮入天臺傾急瀑。

幾虧越野力驅車,莫遣楊朱多歧哭。

枵腹鳴蛙心撞鹿,徑逾逼仄慎全速。

邨墟漸稠地漸平,撲眸燈火見江城,尋常何事分輸贏。

萬州大瀑布群

寬151米高64.5米,旁有三國吳將甘寧墓

盤盤兀對崇樓閣,飛虹賸鈎蝦鬚箔。

隙間稍可漏餘飆,窺簾化我穿堂雀。

天上樓居若處子,崖斷忽成脫兔躍。

火淬碧岑削薄刃,三過劬勞禹王鑿。

羽毛今古仰雲霄,嘹嚦觚稜舞瑞鶴。

將軍銀鎗挑轅門,十二天閒解繮索。

霜蹏踐踏蒙塵霾,蕭蕭呼應聲磅礴。

陣前齊奮勇者先,金鼓錚鏦毋稍卻。

相望牛女逝星潢,明滅巧工杓斗落。

支機大石疾投梭,白髮三千眉龐掠。

恠獸翼人馭雲氣,浣花奪錦競標格。

萬絲萬鏤積萬端,萬水萬州富丘壑。

曲檻無汗歌洞僊,相親魚鳥忘蒸熇。

明月照空定不回,清涼掬飲留一勺。

石寶鎮咸隆邨

茅茨奇悮入,步屧靜非遙。

樹熟貪盧橘,畦疎補海椒。

蒼顏安地古,野話卜年饒。

分翠層層鏡,微賡翼彼苗。

巫溪寧厰古鎮,曾爲十大鹽都之一,今幾淪爲鬼城

七里半邊街,一字長龍勢。

照水亡龍影,傍崖遺龍蛻。

雲障大巴山,熙攘説曩歲。

白鹿引鹽泉,煎取雲腴細。

百里川陝道,巫咸味所繫。

鹹和汗血淚,縴歌聞隔世。

牢盆沒蒿萊,蛇鼠當簷睨。

衰朽媼對翁,昏黃守更遞。

少壯久別家,老此鹽工裔。

敗樓欹吊腳,藤蘚多侵砌。

盛景任所湮,餘歡悄同瘞。

出峽大寧河,喧虺無少憩。

或輓鹽鎮死,望空聊致祭。

和之古灘聲,孤雲起顛際。

九峽行

予十數年前曾舟航三峽得探大寧河馬渡河,今舟自巫峽入小三峽再換舟入小小三峽,水位漲後已迥異舊觀。峽至終有依樣複原之大昌古鎮,仍未入而返

桃槎展葉見桃根,祖複偕子子挈孫。

石門三進峽累九,武陵桃花源其源。

新豐里巷舊雞犬,漢家故事著重演。

城闉雖在人民非,漫搬魏晉化今典。

廿年翻數億兆年,計籌海屋添桑田。

故園逐夢沈峽底,新虹陡向龍角懸。

天笑雷驚醒穿越,危巘飛梁起高鐵。

振衣千仞御風行,亭午夜分共曦月。

峽之愈小境愈幽,便逐漁人亦迴舟。

玄思入古應去古,九峽安可窮盡頭,水落石出知春秋。

望天坪

巫山對岸新城之顛

已置茫茫海,還張縷縷綿。

風宜飄桂樹,晴或待桑田。

落眼長流底,馳心一綫顛。

縱知天宇闊,無乃夜行船。

巫山雲

望天坪至飛雲履僊二臺再至天盞燈

江上十二峰,神女嬌嬈最。

差可窺神女,朝暮陽臺會。

初立飛雲臺,俯拾青羅帶。

緩帶折且長,帆艪垂環珮。

寶旛拂天風,曜靈籠若蓋。

巒壑爭起伏,縱橫承靉靆。

百恠蒼狗奔,恣縱舒捲態。

白鬣見高原,雪中疾歷塊。

斑斕銅鏽蝕,宗周問鼎鼐。

勁爽屏松煤,古厚施赭黛。

洋洋此大觀,安索人一芥。

心馳九垓外,存形寰宇內。

置諸雲壤間,宇何言其大。

天與山與江,揖讓無纖礙。

朗澈大江山,無令匿陰晦。

青山仰青穹,一氣終覆載。

凌風入三島,蕭條趨異代。

神女枉斷腸,萬年同汝在。

建坪邨

屋前正曬之金銀花即藥中忍冬

崖居神女約,雲起近摩天。

取道多增怯,攔江幸未遷。

忍冬馨對茗,醃臘盛呼筵。

夢趁巫山寤,遙帆半隱懸。

謹和芥堂四月廿五山饌被酒元韻兼致壺公

所秉雖異同,寬舒性如一。

相如去消渴,瓣散維摩疾。

扣扉應寵猧,舊誼承盈溢。

牖南金頂山,悠然陶靖節。

夙好先端陽,酒懷容體悉。

近山亦居市,心遠縱野逸。

雲煙供四面,燕雀長款昵。

一日隔天然,棲棲怳若失。

腕底可生花,毋催殷七七。

拂楮四時春,馨鮮及荷日。

大匠揮以斧,還期郢中質。

瘦金寫輕紈,吳帶當風出。

子建引箜篌,秦箏和齊瑟。

八斗客兒傾,餘唾任撝叱。

時乎在流轉,負手看宕軼。

王霸算周期,守之爲定律。

即日晨有雨

卅春爭得吾頭白,茍活泥涂負此頭。

抉眼都門凝碧血,蒼生默默鬼啾啾。

己亥午日即事

節推朱夏開重五,江水迢遙送撾鼓。

社評嘔啞代九歌,魂附四方風猶楚。

翠劒紛抽竹葦長,百裹甘鹹合爨煮。

黃書額角驅卑溼,思藉門薰懸艾苦。

蕓蕓螻蟻媧皇民,金甌禹域率王土。

求索上下太牢騷,以決荃察出與處。

縱讀聖賢報家國,代代罔替家國主。

大洋大洲宇中新,郢之所哀供刀俎。

衝舟徒爭逆急流,角黍衹當食腐鼠。

醒複醉兮醉抑醒,一語吾寧忘漁父。

己亥上塚

關踞紅葉嶺,連山槭與楓。

秋氣淩霜露,沸鼎丹砂紅。

楚歌近端陽,束瓣代萱叢。

死生隔泉壤,歲此薄暫逢。

但知撫碑字,煙滅神俱空。

青旻縱無界,三尺閟樊籠。

相歡烏鵲逐,目凝林杪翀。

奔音湮唶唶,爲語應喁喁。

八春樹圍長,重重掠悲風。

簁影遲遲黯,依依孰日同。

觀吉州窰宋代舒家記款蕉葉紋綠釉枕

時己亥夏至日,莎者莎翁也

雲牋抽卷蔭綠天,齁雷凸印簟文綠。

仲夏作塲化莊莎,袒腹科頭橫跣足。

合使鄭人迴夢疑,如在如空鹿亡覆。

大年登三熟,炊粱毋太速。

沈沈豈論覺後先,野屋闔扉任爾斷且續。

白芍藥花

瑞腦濃侵單袷宜,楚宮元好細腰支。

風稠五月朱光裏,氣盪天山夜雪時。

藍八僊花,一名繡毬

暗張青蓋顯星團,芒角分奔夜嚮闌。

三十三天幾窮盡,餘音遠散玉樓殘。

宮隄藕花? 八首

其一

漫問輕蓮神女蹤,紅纔半吐碧千重。

水天一氣從何斷,雲逐巫山十二峰。

其二

娟娟照水孤花浄,嚦嚦藏枝衆鳥長。

涵泳莫違周匝活,裵回若送有無香。

其三

眉龐意逞日中開,脈脈空冥盡洗埃。

已墮阿房三百里,朱甍鬭角見樓臺。

其四

瑟瑟平鋪毳罽齊,商匜舉處籀銘低。

倉公作巧能藏拙,唯濯清漣不出泥。

其五

欲循看竹再題門,高柳深蒲坼面痕。

豈有禁垣人不到,順風俯仰逆風翻。

其六

戯罷紅蕖戯素蕖,忽爲動靜往來魚。

羈由三界更冷煖,樂汝施施蓰蓰如。

其七

因交長夏恨初生,澹後餘傷有莫名。

葉底星星蔆萼細,也留一席坐青蘋。

其八

鏡水熒熒印白蘇,人蹤花影幾曾殊。

花非人是的成對,待聽詩成秋雨枯。

淇雲設酌諸友銷夏,併賀淇雲得之兩家囡囡高考中榜,分舉字得十韻

碧雲驅火雲,故人具鷄黍。

開軒流涼颸,沁脾頓揮暑。

清圓凸冰鑑,一一犀爵舉。

四喜孰爲先,金榜題鷄距。

勤稼慶秋穫,兩家矜好女。

簫笛引古歡,四聲合鐘呂。

宛在水中央,社燕呢喃語。

人海偶併行,所幸會逆旅。

餘興醉斜陽,足慰相暌阻。

畢竟六月中,正期看荷去。

圓明園

燼冷昏鴉赤羽飛,埋灰錦繡土猶肥。

姑披畫夾蠲殘夢,不覺西夷續舊圍。

三日但愆英法惡,百年細數滿清非。

空傳北極綸音改,可失官儀有漢威。

午憩? 二首

其一

柳帶蟬陰説伏天,撐舟脈脈又田田。

朦朧一種清腴味,欲挽終違象簟邊。

其二

八月江濤聯海濤,漢軍十面壓檀槽。

慵提三尺中宵舞,撼我樓居十六高。

圓明園古蓮子重放十八韻

如園得古蓮,覺遲約百歲。

六子播玄珠,返老煥奇麗。

玉房墮粉空,翠蓋同根瘞。

張睫有寤言,夷猶卜何世。

刼積腐沼泥,層曡數湮替。

索圖開卌景,掣電騞然逝。

宮囿過兵燹,毀盜罹次第。

福海環廢基,三島扣秦枻。

荇藻生圯泐,漣淪廓斷砌。

鏤石花不萎,出水花相契。

花闕照花新,和光微搖曳。

今人對古花,睽隔默含睇。

疎雨送霏霏,纔濕便緩霽。

流汞重欲傾,盤托明瞳淚。

灼炙終難死,彩衣蝶委蛻。

有水皆浄植,田田衍族裔。

用以徵吉讖,雙丫嬌併蒂。

身在情何在,惜此芳潔際。

雙頭蓮

己亥大暑前二日通州古運河問荷分韻閙紅一舸著舸字

羽葆霞旌,漸化影帆檣,田田朵朵。迴文驟簸,倦一挽,依約小丫斜嚲。即此日映澄鮮,趁風裳婀娜。容識我,十萬之中,慧通縷絲因果。? ? ? ??深曲暗踐芳泥,正鷺飛漠漠,憑虛揚舸。漫天瓣墮,沁滿頭翠墨,挈瓶方妥?;蚣偈阍~僊,聽冷香重裹。唯切切,縱惱猶依,纔舒恁可。

步軒湖銘社十二年起韻,元句有“賣萌事業、販二言談”諸語,故亦謔之

劒起龍光月下歌,樓臺十二拍欄過。

悶騷人豓三都絕,吸粉才傾八斗多。

尤壯怒雷跳尺鯉,但驕鮮日曳新荷。

烏衣子弟仍前社,九些愁予渺渺波。

櫻花湖頽荷著雨

盡捨身心爲花折,直送紅衰翠闌闕。

天目盈盈恣滂沱,燼息昆池餘煙熱。

煙凝鉛水銅僊盤,有字錦灰和玉屑。

春恨既成秋恨了,坼蓬斷藕偕生滅。

絃索低昂演離歌,建鼓濕隨牙板咽。

墮泥緗菂破鏗鏘,枕籍橫陳釵股絕。

素縞淩波凸,靈旗攪凝雪。

留取瀟瀟用意芟,曾望滉漭還瑩潔。

立秋??二首

其一

拚力商絃一夜蟲,既臨秋肅但從容。

蟲天自是無拘管,正合新涼夢境中。

其二

中宵破夢百蟲鳴,更挾翻江雨勢成。

當此四圍長窒息,一年得解又秋聲。

偶步??二首

其一

坐扼雙湖爲一涼,風荷兀立有殘香。

縱能遣思微塵裏,秋恨重須藉夕陽。

其二

將無海上狎閒鷗,一掬光盈點點舟。

彼岸淒迷如著引,相望天際早涵秋。

己亥中元節適逢倭寇受降紀念日,芥雲霜幻聚酌言及目連救母戯文,併約以此意入詩,昱晨風大作嚮夕方減乃得句

大慈悲懷目連僧,熒熒潢漢散蓮燈。

騰焰街衢化冥紙,輪迴除苦苦頻仍。

五月楚騷七月半,紫荊紺血紛繚亂。

戕生罪業汝懺否,刀兵如火慎輕玩。

經呪遍度盂蘭盆,潛聆餓鬼訴九原。

四萬萬民齊射日,更爲英靈酹一尊。

森羅無常附野哭,狂走風腥葉打門,敢當普世呼民魂。

畫舫齋

前清起即爲銷夏觀畫之所,現其東之古柯庭其西之小玲瓏仍扃不可入。予曾於此間畫展中拜觀缽盫夫子自刋印譜,遂傾心追慕得以入室,忽忽三十餘載思之泫然

春雨聽林塘,屧廊迴低唱。

妙觀破晴晝,鮮碧秋雲漲。

亭臺抱曲垣,翠螺延佇望。

因念米海嶽,凌波書畫舫。

圖軸遺古香,墨華無盡藏。

譜帙開金薤,朱蛻秦漢樣。

即此傾缽盦,精微寓真放。

脩短固合度,方寸窮殊相。

藝航必有師,前訓豈虛妄。

莫爲女郎詩,盤鬱化遒壯。

斲輪應心手,刀石成大匠。

蹤跡逾半世,微痕湮塵障。

在藻多紅魚,懨懨長相忘。

恒若無所之,來去潛吹浪。

汕汕終不羈,千里除倚傍。

漣漪動鏡光,汎折聯額上。

清風下蘋末,條縷俱搖漾。

一芥還坳塘,逝影任清曠。

斷捨離

決意今吾斷捨離,蕭齋拉雜盡拋之。

即從極簡安環堵,毛羽毰毸守一枝。

己亥白露與雲霜午酌於徽菜館食自帶之鮮活蝦蟹

朝晞薤露結初霜,爲見朱炎盛入涼。

白灼明蝦都保節,清蒸紫蟹任無腸。

帝秦併犯南天恥,抗美徒增北闕狂。

有酒今朝拚一快,漢廒莫問數餘糧。

己亥中秋夜雨至晨

研邊新展中秋帖,月下重翻水調歌。

佳夕故期清影共,不虞掩鏡淚偏多。

賤降前宵蕪思不寐百恠入腸。一念忽至盛放之藕塘,遂火宅頓息黑甜及曉。寤複度之,此境殆非今夏所歷之圓明園長春僊館耶

千迴百結飫蛩吟,永夜黃粱卻枕深。

既數淹煎長漏續,難收馳突九垓尋。

伶俜著映空明水,婀娜容安侘傺心。

花共微軀元不棄,膏肓二竪莫交侵。

予昔於黔江涪陵樂山衡陽寧波多地見二水三水之合流,感其壯觀賦此紀之

連嶂齊雲山蒼蒼,盤渦走轂水泱泱。

既辨清濁期可遇,聖者賢者爭低昂。

九州茫茫畵禹跡,疏鑿厥功纍傾觴。

貔虎旗纛決精銳,金聲玉振青間黃。

色耶墨耶破濃淡,太極兩儀生陰陽。

神交千里在懷抱,頷首面接無參商。

猨鶴蟲沙俱混雜,水經新註名毋忘。

君不見匯川再歎洋洋者,濫觴泛梗哀蒙莊。

清濁一體何窮究,雲蔚水遠依山長。

秋分日探楞伽窟登高亭望慶霄樓複轉永安寺塔,金鰲玉蝀可略見於叢隙間

秋序中分節物更,四望頹景控重城。

潛蹤幽討凝眸遠,拾級爭供屬氣清。

零露從何謝蔥蒨,逝波空自返崢嶸。

西驅殷血暘烏沒,第一相呼舉雁征。

己亥九日與雲霜偕吳風登蟠龍山過龍泉法海二寺均不入,共坐山門清話有頃日晡方歸。約以平聲七古誌行,昱日即寒露節候矣

勝聞大閱喧嵩呼,林巒卻走聯吾徒。

九門佈防金吾禁,複恐索山嚴稽逋。

嫵媚碧岑爭遠接,醉扶磴道攀迴紆。

白髮重遊領童稚,吳家有子偉丈夫。

短橋四端撐恠栢,廿年當印過隙駒。

合抱虯根以匡坐,栢影碎簁頹金烏。

古壁佛畫諸天活,丹艧的皪靈蛇珠。

高詠昌黎至山石,抗聲猶諫朝浮圖。

蓮經三藏西來意,欲窮萬變還模糊。

轉輪千眼張千臂,自由呼吸曾伸無。

方今人類共一體,王土巧辯吾華殊。

殘照茍延薄西崦,東西所歸非歧途。

即此龍山追落帽,髩華遙應簪茱萸。

零露增寒覺蕭瑟,商聲颯颯與之俱。

矞晴軒小園

三徑從陶去,孤花著雨寒。

架仍迴錦繡,亭可曳瑯玕。

有慰開襟獨,還容促膝寬。

半弓留學圃,野蔌日盈盤。

閃電湖

河北沽源,有磚石結構古建傳爲遼代蕭太后梳粧樓,實乃蒙元忽必烈之公主駙馬墓群

流光縱閃回,逝鳥掣飛電。

諸象成飄塵,捃拾皆殘片。

原隰長展眉,鬼恠雲物幻。

明駝沓旗鼓,淵渟溢餘甸。

人事倏爾更,憑移山陵慢。

瀟瀟秋草黃,山紫紛蒨絢。

一髮天笑疾,定格嚴粧面。

西洋河漢墓群遺址

草衰雲濕控幽并,鴻唳河干逐影平。

抔土窅枯餘漢禁,孑身日冷曳荒城。

已從興替相終始,纔負昇恒幾晦明。

指顧田翁秋稼熟,可因斷甓礙重耕。

雞鳴山

東方呼日賴雞鳴,忽挽金輪下驛城。

千里互聯無阻隔,聲馳大道如砥平。

矞晴軒客榻聽雨

點滴竹山夤夜堦,倚聲離合喜悲懷。

燈檠明滅香初炧,關塞迢遙翠已揩。

如是煙雲銷化跡,欲伸土木賸形骸。

粱炊一覺邯鄲路,孰究斯時物我乖。

軒轅湖望黃帝城

指麾涿野角鉦聞,飲馬湖漘跓蹕軍。

地逐大荒咸複對,時交上古此中分。

蚩尤霾霧徂秋起,黃帝霓旌向日曛。

禿袖雲孫憑弔客,片陶猶辨結繩文。

野鴨湖濕地

長峽出雄關,西望嬀川水。

晴宇散纖豪,趙璧張紈綺。

嵐蒸上叢木,連嶂辨渺瀰。

群擁海坨峰,落影合相倚。

高風偃野蘆,潮汐揚復止。

依約蘆中人,清嘯時過耳。

來者接先賢,層臺幽州擬。

引櫂若五湖,須會鴟夷子。

千古一交睫,蕭瑟金商裡。

鳧鷖併鷗鷺,仰鶴沖天起。

觀《闢渾沌手》張大千誕辰120週年紀念大展之六尺潑彩大中堂《松峰曉靄圖》,畫角鈐大千豪髮朱文閒章

曉靄方疑三島遠,松峰欲斷五雲空。

天心造物渾難測,拈取大千豪髮中。

觀張大千《坐忘》冊頁十開之焦墨小魚,題曰:壬子六月初三日晨起風日晴美,與吉眉坐環蓽庵話古今人畫法,戲用渴筆寫此,亦前人所未有也。余因思唐人張璪畫有乾裂秋風潤含春雨之妙,亦戯詠二十字

潤含春水生,叱起遊魚活。

心動兩逢源,飽看拈筆渴。

九月秋晴生雲偕及門玉笛共霜於父子會飲京韻坊論詩,歸途得句

偶計泥痕指爪同,馳望雲朗到秋中。

寧存故我延京韻,既讓名賢解國風。

道合多元神詎老,才毋自器術能工。

一時霜重如花葉,莫避香山沸鼎紅。

觀中央美院美術館藏任頤《秋林覓句圖》

春前起詩思,仍苦晚霜吟。

感似花間語,形同雁去心。

漢風期不墮,楚些及何深。

長慰三年得,披圖按淚尋。

觀廣東省博物館藏陳洪綬《右軍籠鵝圖》,逸少書以換鵝曾有二説,一爲黃庭,一爲老子? 二首

其一

墨華春暮發蘭亭,迄晉清音曲水聽。

四十一人應著我,且論孰是換鵝經。

其二

獨於八法少浮鵝,無問山陰賣扇婆。

賸此餘波長滌研,視今視昔古池過。

觀浙江省博物館藏金農《醉鍾馗圖》

從教怒目也低眉,嫵媚花初中聖時。

捉鬼捉妖容一暇,人間喜對醉鍾馗。

爲三江有月治石得寳之曰裝龝三神器,來詩申謝元韻和之? 四首

其一

分朱佈白腕中求,豈必田黃美石頭。

下筆愿君心手暢,龝風直送大江流。

其二

蟲書鳥篆或難求,三代吉金冷話頭。

受命何須傳國璽,萬邦普世順潮流。

其三

爲嚮驪龍頷下求,三江水抱月當頭。

浮生小技雕蟲老,一運風斤本末流。

其四

能了黃金萬鎰求,砉然脫手掛筇頭。

雙峰南北看成印,燕蜀顛連翠欲流。

觀南京博物院藏黃公望《水閣清幽圖》

模山範水盡師黃,關紐富春殘卷長。

餘子久望遺片羽,古香發楮漏青蒼。

觀南京博物院藏楊文驄《雁蕩八景冊》,計瓊臺雙闕、弘濟觀音閣、石門潭、靈巖寺、大龍湫、天臺石梁、謝公嶺、塔頭寺共八開

待月靈峰杳故秋,一開一闔重清遊。

即今猶讓楊龍友,如血桃花點箑頭。

觀安徽博物院藏髠殘《山陵疊瀑圖》,即用畫中題句元韻

斑管萬豪齊腕底,剡藤三尺構空間。

無非合合分分水,下此重重疊疊山。

觀南京博物院藏龔賢《千巖萬壑圖卷》,寬約一尺長約三丈

脩遠推移探千巖,撐胸造境經僊凡。

巧者瓌奇拙者厚,白龔黑龔渾雙兼。

蹤跡清涼臨萬壑,亂雲自飛泉自落。

佳山水又三百年,道逢柴丈容歇腳。

立冬昱日四友登閣別秋,分皷瑟吹笙到吹字。座中談近日展出青銅重器何尊,銘文有宅茲中國四字

迅疾生春感,寂寥逢秋悲。

春秋忽俛仰,遲日迫崦嵫。

在耳春鶯亂,轉瞬秋雲奇。

雲錦織霜林,力引笙簧吹。

十月重操剪,丹黃裁爲誰。

春漲桃花水,秋去遺所思。

尺鱖勝鱸膾,巨口貫柳絲。

掌上烹大國,滑汁傾銀匙。

囫圇柚可擘,餖飣螯可持。

任誕晉人物,拍浮足酒池。

人生貴適意,惟願常解頤。

天地莊周馬,昨去來毋追。

霜雪自偪寒,無情染白髭。

往來當陌路,守身有不爲。

趔趄初學步,一醉返嬰兒。

長街洗微雨,淒迷幻古碑。

隔歲招故吾,何尊仍宅茲。

秋水

此中容偶寄,去日付潛更。

山勢涵光長,雲蹤落影平。

空絃依脈脈,極目送盈盈。

風伯喧蘆荻,商量雪意成。

問漁兄持所藏宜昌雨花石又名猇亭瑪瑙屬題,左似坐姿人形,右爲煙雲舒捲,乃名曰坐看雲起,複拈一絕

錦句相參美石紋,水窮盡處坐看雲。

盛唐穿越王摩詰,風送清吟略可聞。

將發襄陽,五雄建群。予因起唱,諸公欣然和之,併取末句爲群名,玆游得雜占一組? 九首

其一

組群

失喜吟鞭代臥遊,新群朝夕費綢繆。

從今美景無虛設,指點襄陽浩蕩龝。

其二

遙望

千載風流説宋唐,孟襄陽與米襄陽。

抱城煙水當依舊,盡洗羊碑墮淚長。

其三

命駕

裝龝頭雁領前軍,嘹唳南圖正可聞。

惟逐江天一人字,古今轉換莫離群。

其四

夜車入鄂

惆悵荊關一筆無,夢飛江漢即重摹。

川原延此浩然氣,橫點米家煙雨圖。

其五

五雄

有月三江問楚漁,霜於紅葉嫩寒初。

金風裊裊生雲水,夢穩荊襄幻故廬。

其六

孔明廣塲

細雨疎風陰復晴,回望漢水抱樊城。

一麾羽扇長談笑,如顧隆中對孔明。

其七

過峴山望墮淚碑不得入

鑿石摩雲儼若神,鬚眉擐甲易儒巾。

蒼生縱許千秋福,誰付天朝墮淚人。

其八

習家池不能入

峴首山空隱習池,阻江卻嘆未逢時。

林亭衹信春將度,一姓留追異代疑。

其九

歸憶

一別襄陽浩蕩群,居京無日不思君。

樂山樂水皆成趣,留取他年話逸聞。

湖北省博館藏十品

其一

曾侯乙墓編鐘

不二強秦兵馬俑,無雙故楚乙侯鐘。

壯哉併世吾華寶,好戰何如愛樂翁。

其二

曾侯乙墓彩漆木雕樂舞紋鴛鴦盒

金釵鈿盒彩鴛鴦,廣袖初粧樂舞長。

六律八音傷逝水,重邀劒珮敂鐘郎。

其三

曾侯乙墓冰鑑

溫凊恒時器入庖,瑽琤縮酒進香茅。

如何製冷超三代,贏得俳優奧運敲。

其四

曾侯乙墓蜻蜓眼琉瓈珠

珠璧雙奇載兩周,靈蛇一吐報隨侯。

東方神秘蜻蜓眼,望斷蠻荊夢澤秋。

其五

建皷銅座

舞壯龍身初煉火,聲清鳳觜直干雲。

皷桴相應心如沸,鏜鞳遙通上界聞。

其六

朱漆楚瑟

六國無端錦瑟空,賸嘆離黍紀南宮。

細推五十絃中意,一半啣哀一半工。

其七

蟻鼻錢一名鬼臉錢

問鼎曾忘問鶴年,諸雄合縱杳春煙。

齊刀晉布俱無用,貰酒長懷蟻鼻錢。

其八

越王句踐劒

懸膽三嚐寧臥薪,三年歸報國仇人。

可同患難可同樂,一掣青鋒爛有神。

其九

元青花四愛梅瓶,四面開光畵王羲之與蘭、陶淵明與菊、周敦頤與蓮、林和靖與梅鶴

四人四愛花開四,四季如春各自閒。

爲愛大瓶鈔萬貫,當時尤重古賢顏。

其十

清米色釉折腰碗,因用折腰體

者般顏色作將瓷,宮體密傳奚複疑。

又勞腰楚幾回折,過片竟搜何字奇。

安陸錢沖銀杏谷

遺世冥頑衹自奇,三千失計五千期。

金拋滿地嚴粧面,翠點虛空蠹朽皮。

冷月一彎堪索莫,八風不動故然疑。

衣冠異代人如此,事佚人非卻顧誰。

曾侯乙墓

長遺擂皷墩,獨屬曾侯乙。

乙作鈕鐘甬鐘六十四,楚貺大鎛足抵十百鎰。

鐘虡設張盈中庭,庭燎飛煙蔽寒日。

銅僊佩劒力擎梁,克諧五階八度俱合節。

引商刻羽按曲終,和鳴陰陽十二律。

曾侯視死如視生,梓郭旋雲畵硃漆。

小邦寡君籍佚名,世駭編鐘協奏亙古唯其一。

曾闕隨疑遙接涉江心,漠漠疆畛楚雲深。

寒灰既朽乙君骨,吹萬不罷夜臺天籟音。

周鼎商盤俱奴視,特出夔曠正聲雅樂寶吉金。

二千四百鬰秋氣,盤墩不禁凍雨侵。

米公祠

論書海嶽尊,趨謁五朝後。

忭悅遂夙因,此夕何邂遘。

樊城抱漢水,彤雲鎖昏晝。

寶研翻膏澤,殘汁濡袍袖。

舉趾躡崇堦,題品悉如舊。

直欲呼石兄,玲瓏拜瘦皺。

斯癖自高潔,必務屏俗陋。

素壁動龍蛇,轉折痕屋漏。

字刷八面鋒,紙背力乃透。

駸駸揚晉風,秘法疑天授。

筆劄宋四家,獨領一枝秀。

師古非無我,捨之皆紕謬。

提按少沈著,唯以中鋒救。

苕溪與蜀素,噙香重句讀。

不繫書畫船,池波聆玉漱。

意足忽忘形,掣管嘗急就。

此真或罕求,此顛豈可又。

迅雷出百恠,蘭心許同齅。

陣馬歷江天,風檣鼓颼飂。

峴首對鹿門,倚堞供遠岫。

襄陽北門登夫人城

峴山席上予歌《八陽》

高陟危樓窺女堞,雨如飛矢風如削。

風兮雨兮江上來,沈雲張幕迷舟楫。

濤頭怒立攪魚龍,腳跟躓仆拋木葉。

聲悲皷角臨漢門,鐵罋圍城短兵接。

巾幗潰敵瀉潮水,驍騎朗報紅旌捷。

戰伐居多安樂少,兩三千秋輪小刼。

百城煙水都在夢,今我故我疑蛺蝶。

一瓢一笠到襄陽,鹿門初開峴首疊。

江山無恙藉餘瀋,闌入烏絲米老帖。

鹿門峰頂瞰漢江

朝持玉杖敂禪關,諸葛辭龐竟不還。

臥石湌芝方寂寂,臨流採藥去潺潺。

魚梁詩侶同聞道,峴首霞觴必養顏。

待聽浩然歌月皎,登高憑檻逐雲閒。

孟浩然墓

天井潛龍脈,空山閟鹿門。

澹還高士致,紅散九秋痕。

抔土臨三嘆,微雲重五言。

亦圖徐策蹇,髣髴近吟魂。

鹿門山三友亭聯語可喜,爲續一絕以贈同遊

移居必近松梅竹,擇友唯求直諒聞。

留取他生方寸地,君猶知我我知君。

古隆中

草廬夢覺啟平生,三代於今惟孔明。

梁甫長吟猶抱膝,隆中初對罷躬耕。

周郎也藉東風便,先主何疑一羽輕。

若許清高終澤藪,侯祠遇合費經營。

魚梁洲

孟浩然《與諸子登峴山》:水落魚梁淺,天寒夢澤深

耆舊釣槎頭,魚梁古在洲。

聯詩無與幸,淺醉或應謀。

遑接珠盤語,紛陳膾縷饈。

晴沙聞雁落,操撫白蘋秋。

魚梁洲尾歌

秋水方助秋風長,漢之荊襄迴魚梁。

振衣起御風浪浪,放眸奔輳山蒼蒼,叉手興歎水洋洋。

一脈水色延山光,人跡天心爭低昂。

清濁複沓漁父吭,羅襪淩波知新涼,蘆邊濯足舒肝腸。

開篇秋水呼蒙莊,濡沫江湖毋相忘。

孟夫子歸冰輪黃,醉扶太白時同唐。

古來才筆俱騰驤,元章米拜羲之王。

夜讌峴山銘碑羊,李杜留詩潸珠行。

過午洲頭傾瓊觴,逡巡洲尾連千塲。

洲尾洲頭遊江鄉,江流可盡樽無量。

梁中高躅支胡牀,隨拈舊句非疎狂,光明心地真堂堂。

楚皇城遺址

宜城鄭集

鶴欲衝天混牧樵,霸圖問鼎付江潮。

彩旛裊裊聯荒塜,螺髻纖纖鬭舞腰。

盡散郢爰金貨重,彌望雲夢艣帆遙。

三泉縱起鳳文瑟,撥斷朱絃廿五條。

武當初冬仍同秋色,其南嵒之展旗峰、烏鴉嶺、蠟燭峰皆屬七十二峰

展旗青昊賽神鴉,雙燭雲封太乙家。

浪作千淘供翡翠,爐經九轉化硃砂。

不辭色界過來客,坐愛玄都遠上車。

將此飛昇因未了,分明首尾接龜蛇。

南嵒,有明人夏言所書天子萬年四字古籀石碑? 二首

其一

烏鵲含靈定不忘,廿年暗愴已滄桑。

心平隼翮千尋谷,身捨龍頭一縷香。

七二群峰朝大頂,龜蛇合體道燕王。

青詞爲避文罹禍,太祖恩波邁漢唐。

其二

有明佞道合紛紜,罡斗通玄誤聖君。

國寵洞天芝屢見,朝昇丹鼎鶴爲群。

四靈山勢徵玄武,三寶海圖逋建文。

忍接周師圍紂日,應無吉地卜餘墳。

大嶽原宿蠟燭峰日出

虛牕醉蝶醒,兩界頓分明。

疊嶂俱朝海,扶桑半掛鉦。

眼低嵐氣溼,欄憑嘒鋩輕。

不待金甍召,週身澡日精。

夜讌武當大嶽原宿,壁飾齊白石《靜園客話圖》畫面,爲《石門二十四景冊頁》之十。題句倣金冬心小行書體,得其生澀古厚之拙趣。樓外即蠟燭峰,因拈元韻紀之

牕舉雙峰蠟燭知,酒闌夜話落棼絲。

暗隨金頂朝雲散,一罅塵緣又幾時。

武當金頂? 二首

其一

蹬連天柱禮玄壇,猶在黃庭碧落端。

我佛垂枝留大士,王家張目恃靈官。

經隨籙受蒼生伏,樹有錢搖赤子安。

此際全真笙管降,人間能得幾回看。

其二

極天未出紫金城,敢對諸僊坐玉京。

自有風雲收血幟,應逢雷火煉銅甍。

丹方早蛻丁令羽,劒道空精上國氓。

一柱孤擎皆拱揖,莫望何世見三清。

太極湖

自然生道法,活潑見天機。

爽籟奔平遠,澄虛合四圍。

喬松殊有態,白鳥若無依。

爲藉長風舉,將乘赤鯉飛。

於天河機塲別三江、漢口高鐵別問漁

江滸杳歸舟,漁家得曬網。

屐痕連楚地,玆遊多默想。

初建襄陽群,浩蕩龝雲長。

不辭尋僊遠,持我綠玉杖。

交誼元珍重,煙霞足供養。

每宴歌衝喉,一路謔拊掌。

君在共融融,別君殊怏怏。

乃嘆百運籌,厥功竟何獎。

都道此間樂,深媿甘坐享。

有圖有配詩,靈府存秘檔。

網上電通犀,千里縮尋丈。

己亥冬小雪,回覽回回爽。

鄂遊幸獲雅號,快成一律

武當真福地,寶藏老男孩。

啟齒雖幽默,論心不費猜。

皮黃生旦浄,研水竹蘭梅。

人海爲朋友,相思互發獃。

登閣品蟹十二韻

赤螯饒左持,赭釀堪右把。

擘黃複吮膏,罄罈頻走斝。

秋籪蕩吳儂,蟹之佼佼者。

雲閣不自專,呼飲寒月下。

所媿喫相粗,未粧格調雅。

據案唯大嚼,任斥齊東野。

也坦右軍腹,絲竹賴陶寫。

對月成影雙,三雄起央社。

足稱男兒詩,高唱去纖冶。

憶昨登武當,極頂炫金瓦。

濯足漢水清,舒嘯一瀟灑。

片段享塵世,戀戀無拋捨。

夜雪和韻

相望咫尺此城間,風自瀟瀟雨自潺。

爲接三秋霜葉盡,一塲初雪下燕山。

太液初雪

廣大元無界,初開自有蹊。

深藍屏既閃,純素目方迷。

渤澥群張噀,崑崙細碾齏。

禁寒翻喜色,清淺畵金泥。

山茱萸? 二首

其一

迷離銷宿酲,夜雪悄晶瑩。

研點硃砂墨,心經入眼明。

其二

鐵骨孤山萼,冰盤火齊珠。

幾時開惡趣,一笑擊珊瑚。

福海雪霽? 二首

其一

一氣伸何遠,平分辨若無。

相嬉千匝雀,纍壓萬叢蘆。

到岸酸風味,過松冷日途。

商音彈毳縷,直可顧林逋。

其二

痛浮三大白,舟子尚喃喃。

怳入無垠古,安求有此男。

其文雖已會,是境每新探。

夢托陶庵久,毋勞各啟函。

浣溪紗

己亥冬至謝饋十六螯。布袋置諸陽臺,雙螯黠而逸,捉之急投沸釜

開筆銷寒九字圖,緇塵不擾臥吾廬,怳聞郭索起軒湖。? ? ? ??乍見花雕勝綠蟻,徐調綠綺薦花豬,夜匡慎勿走單于。

元旦前二日紅葉得全羊一,老幻授刀,老紅疾揮,皆中肯綮而遊刃有餘,可謂生雲閣中觀紅總斲羊,不亦快哉。喜清溪隔空傳詩足當入席,乃步其元韻以壯之,是日飲焦香型即墨老酒

殘冬送盡鬱清森,爲藉焦醪即墨斟。

搏虎但餘馮婦力,分羝尤見子卿心。

彘肩喫相拚樊盾,城柝敲聲斷楚砧。

少俟氤氳湯色起,昏眸無暇顧山陰。

歲尾沍寒,乃煲羊湯包餃子以祛之。餃餡貴滿,餃皮貴薄,遂約押薄字得廿韻

落幕雪連塲,一九堂堂度。

天寒江漢淺,遊心長滯鄂。

宮址付飛煙,七澤邈寥廓。

京中陰翳滿,厲風疾且惡。

熱血揾心溫,市情任涼薄。

逆走但軒昂,急趨奮與搏。

堅蒼有後凋,善養老松格。

媿勞君久待,攜壺重入閣。

壯夫年四十,行廚袖攘膊。

大餡排交子,蓄勢辛夷萼。

野人誠獻芹,累卵珠盤落。

臨江五牲祭,砰訇投沸鑊。

壩上羯羊肥,漉汁掬盈勺。

誰能棄口腹,詩味且高樂。

心地留芝田,甘守拒渾噩。

定力總不移,憑何懼恣虐。

即經寒徹骨,庶幾花光灼。

輕波蕩春水,港灣納停泊。

一詩吟兩年,悲喜忽成昨。

百慮不擔當,天傾高者托。

元旦前二夜八先生食府賀軒湖四十初度四友約用壺字併送一九

未老驊騮騁壯夫,日輪光滿駐顏朱。

欣供銀海春生盞,朗鑒冰心玉在壺。

不惑迄今一遊戲,自雄大我泛江湖。

桃根千歲果初熟,南極僊星善養軀。

己亥小寒夜雪,又爲西曆新年初雪。昆明池山堆銀盤湖切玉版,溫差相激冰面橫生霧靄,粉粧翠袂俱被雲蒸煙鎖,一時蔚爲奇觀。因正合樂天《長恨歌》中兩句,即此起唱

忽聞海上有僊山,山在虛無縹渺間,姊妹朝天矜素顏。

直令鑿空起宮闕,博山銅熏攘星月,飄來玄冰眼纈凸。

便欲蹈海尋瀛洲,十七孔吹三島浮,不知雲窟有藏舟。

我挾沈憂排雲上,懭悢嗒然神若喪,噤語天地徒清壯。

瓊田萬頃一葉槎,演成春桃綻繁葩,淞凝六出香無涯。

九關簌簌撲殘屑,非花非霧同生滅。

無相無物罷採擷,化去遙垠鴻一瞥。

接雷波臍橙爲由又作閣中半日豪飲,約以荏苒紛紜語嵌句中,終遙望延青不已

瞻彼高哉蜀道馳,雲邊嘉顆複纍纍。

流光荏苒 駒過隙,萬慮紛紜燕剪絲。

謦欬縱交多領域,浪游纔度小週期。

書成奉橘君圈點,斷岸江聲若解頤。

觀榮寶齋藏于非闇畫梅蘭竹菊四宮紈倣宋人緙絲設色,又倣趙子固暈墨法,每幅皆配以二蛺蝶,古豔絕倫不減道君,因得四截句

其一

克紹宣和奉勅梅,輕煙能補補之才。

冰紈金剪團圞月,夢鑄空溟雪後回。

其二

綰得遊絲一箭藏,離披翠帶引風長。

佳人何世出空谷,要眇終宜薄暈粧。

其三

望瀑投梭宋緙絲,克柔朱墨織孫枝。

祥龍石畔渾相倚,翠袖潛窺障面姿。

其四

舞罷滕王綷縩衣,秋闌已別衆芳肥。

頹齡制酒毋須送,衹待霏霜偕爾歸。

歲尾蒙翳談肺色變,惟焚一紙以煞瘟君併遣豬年

兇逾潰血楊生肘,十六輪迴疫重有。

冠狀蠱毒逞罪首,呼吸飛沫緘鼻口。

我所思兮在漢陽,雲掩江樓居良友。

杖履分攜小雪初,隔空電聯君安否,衹餘閉戶神自守。

無常曳索拘人魂,漫延災異迫都門。

先清坊巷止流言,何心有暇覓春痕。

白衣紅字聯國際,毋庸諱疾同送瘟,顢頇幸勿再昏昏。

幻廬往年詩集:

欲瀏覽同人作品,請關注“央社”:

長按下方二維碼關注搜韻

客服微信:souyunhz

添加客服微信,您還可以:

1、免費咨詢詩詞寫作學習入門中的疑難問題;

2、及時反饋搜韻網站使用中發現的故障/錯誤、新功能的建議等。

3、更多精彩內容,可進入搜韻網(https://sou-yun.cn/)查看。

喜歡就點在看吧

轉載請注明出處:重生洪荒之大道圣尊,1221言情新文┃7篇《勃艮第紅》《大唐平陽傳》《兒: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336061.html
免責聲明:非本網注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并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亚博电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