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博电子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亚博电子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亚博电子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首頁 > 周乃蓤:俄羅斯面臨地緣政治的“百年孤獨”

周乃蓤:俄羅斯面臨地緣政治的“百年孤獨”

互聯網 2021-02-28 04:19:55

日前,在觀天下聽王紹光教授講座。講座中,王教授提及了蘇爾科夫寫的“俄羅斯面臨‘百年孤獨’”。

同時周乃蓤教授也對此事寫了篇評論。(此前操作有點失誤2333)個人蠻喜歡的,轉載到風聞算是收藏吧。

侵權刪~以下為全文:

————分割線————

蘇爾科夫是普京執政十八年來倚重的文膽,普京第一任總統期間,言行傾向西方,蘇爾科夫被視為俄羅斯政府中的西化派。他最近發表文章稱,俄羅斯努力向西方學習四百年後,這個過程終於在2014年劃上了句號。此後,俄羅斯將面臨政治地緣上的“百年孤獨?!?/p>

?

500

蘇爾科夫(左)與普京在一次會議上交換意見。新華社

弗拉季斯拉夫。蘇爾科夫(Vladislav Y。Surkov)在俄羅斯外交期刊四月九日的文章“孤獨的混血兒“,稱俄羅斯四個世紀來企圖變成西方文明的一部分,屢屢挫敗,不被西方接受,這條路已經走到盡頭;轉向東方也行不通,因為俄羅斯在蒙古帝國統治時,東方模式已經試過,留下了烙印,不堪回首?,F在俄羅斯要走自己的路,要承受可能百年,甚至兩百年、三百年的孤獨。雖然做為一個現代國家,俄羅斯要繼續和外界貿易往來及參與國際多邊組織,但是要認識清楚身為“不西不東”的個體,它是孤獨的,不能再犧牲自己來盲目依附西方?!皻W亞主義”是自我安慰,親近中國也只是權宜之及。最終決定要做量力而為的獨行者,還是孤注一擲追求做全球領導者,將是俄羅斯人民的選擇。

?

過去四個世紀,俄羅斯的精英不遺餘力的想把祖國打造成西方國家,百年前的社會主義也好,還是上世紀九十年代的自由市場經濟也好,什麼時髦,他們就照單全收,可是西方國家並不接受俄羅斯。蘇爾科夫借用了計算機的比喻:外表也許相似,可是軟件不兼容,對接口也不是一個模式,結果無法打造一個共同的系統。

?

四百年向東,四百年向西,都沒有生根?,F在要走第三條路線,蘇爾科夫並不尋求與西方對立,或顛覆西方霸權;只是各走各的路。他在文章中沒有提到“歐亞主義”,刻意避開以杜金(Aleksandr G.Dugin)設想的以歐亞大陸為中心,帶有擴張性質的多國聯盟,來推翻現有國際秩序。

?

俄羅斯過去二十多年來對西方的積怨,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是當年對抗蘇聯成立的軍事聯盟,從一九九九年起,納入昔日東歐、波羅的海國家,延伸到俄羅斯邊境,歐洲導彈防禦系統的設立,目的為了防止俄羅斯再次構成軍事威脅。

?

俄羅斯兩千零一四年與西方分道揚鑣,不言自明,是為了東烏克蘭動亂和俄羅斯出兵佔領克里米亞。在西方制裁下,俄羅斯經濟進入衰退。美國加大制裁力度,將二十多名與普京關係密切的商政及安全部門人員,以暗中支持東烏克蘭反政府勢力為由,列入黑名單。

?

在敘利亞沖突、俄羅斯涉嫌操縱美國總統大選以及在英國毒害前諜報人員,幾件事使得美俄關系惡化到冷戰結速后最低點。上週美英法聯手打擊敘利亞化武設施後,又帶動新一輪制裁。

?

現年五十三歲的蘇爾科夫,家族來自車臣,在普京第一任當總統時,他策劃推出的“管控式民主”(managed democracy)–一邊施行民主制度,一邊加強對政治和社會的控制。這種制度創新構成普京執政的特色。他的興趣很廣泛,撰寫小說,發表評論,甚至為流行歌曲寫歌詞。他最近這篇文章,有感而發,語氣蒼涼,和普京高票連任總統的意氣風發,成為對比。俄羅斯對國際秩序的失望,又沒有實力來改變現狀,國內向內看的“孤立主義”抬頭,可以理解。

?

僅在一年前,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外交部網站上發文,強調俄羅斯及蘇聯對西方文明的貢獻,列舉反法西斯戰爭,也提出社會主義是人類社會實驗的壯舉,蘇聯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促成了西方國家實行福利社會,惠及全民。他語氣堅定地說,俄羅斯文明傳統是西方式的,這個事實不會改變。

?

蘇爾科夫的言論反映俄羅斯社會的徬徨,而拉夫羅夫是外交政策的制定者和執行者,必須攀親拉住歐盟。蘇爾科夫的心態還是歐洲本位,他在文章中提到俄羅斯的第三條道路是“第三羅馬”,歷史上在羅馬和君士坦丁堡陷落後,承續基督宗教的正統。在文章結尾部份,他模糊的把未來交給俄羅斯人民,他們要選擇做“荒漠之地的獨行者”,還是“引領世界的頭號國家”,他預見未來通向星辰的道路充滿荊棘,然而星光必定閃爍。

?

俄羅斯與西方關係惡化之初,的確趨使俄羅斯與中國接近,來對抗西方的經濟制裁,然而兩國在國際政治熱點上,利益不完全吻合。中國在敘利亞問題上,雖然投票反對西方動武,立場和俄羅斯并不相同,俄羅斯在南海和東海問題上,保持中立,不為中國站臺。國際關係學者把中俄這一輪的接近到若即若離,稱之為“方便軸心”.俄羅斯能在一帶一路上獲得一些好處,不惜暫時擱置在中亞的競爭,然而缺乏文化的認同,這種關係形同沙灘上的堡壘。

?

拉美文學名著“百年孤獨“的主題是不斷的重複過去,書中人物無法抗拒和逃避這個命運。俄羅斯的百年孤獨也是同樣的宿命。無論是蘇爾科夫,還是拉夫羅夫,他們都牢牢記得十九世紀末的沙皇亞歷山大三世的名言:俄羅斯只有兩個盟友,一是自己的陸軍,一是自己的海軍。

————轉自作者博客————

周乃蓤,臺灣大學政治系畢業,美國華盛頓大學歷史學博士,曾任職路透社紐約分社及上海分社,亦曾擔任過香港南華早報駐北京特派員。

清華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全球財經項目創始人及主任,著有《國際財經新聞知識與報道》。

翻頁為蘇爾科夫文章:

參考消息網4月11日報道?《全球政治中的俄羅斯》雙月刊網站4月9日刊載俄羅斯前副總理、現總統助理弗拉季斯拉夫·蘇爾科夫題為《混血者的孤獨》的文章稱,俄曾經有四個世紀向東行,四個世紀朝西走,無論是在東方還是西方,都沒有生根。兩條道路都已走過。如今需要探索第三條道路。

俄選擇終結“西行之路”

文章稱,2014年注定會因為很多重要的、非常重要的事件而被歷史所銘記。然而,當年最重要的事件,俄羅斯直至今日才逐步意識到。這便是俄羅斯的西行之路已經終結。俄羅斯停止了意在成為西方文明的一部分、與歐洲“優渥家庭”攀親的多次且無果的嘗試。

文章稱,自2014年起,歷史步入新的、長短未卜的“2014+”時代,俄羅斯將迎來百年(200年?300年?)的地緣政治孤獨。

文章稱,17世紀,偽德米特里隨興地開啟了西方化,而后被彼得大帝堅決貫徹。400年來,俄羅斯幾乎試遍所有方案。為了變成荷蘭、法國、美國或葡萄牙,俄羅斯什么都做過。俄羅斯是多么不遺余力地試圖擠進西方陣營。那里傳來的理念、那里的風云激蕩,俄羅斯精英都過于熱切地加以響應。

文章認為,在歐洲的大型戰事中,俄軍舍生忘死,得勝回朝。從歷史來看,在各大洲中,歐洲其實可被視為最黷武、最嗜血的。偉大的勝利、偉大的犧牲為俄羅斯贏得了越來越多的西方土地而非朋友。為捍衛歐洲價值觀即君主政體,俄皇亞歷山大一世提議俄奧普三國締結神圣同盟。在需要鎮壓匈牙利起義、維護哈布斯堡王朝統治時,俄忠實履行了同盟義務。而當俄羅斯陷入困境時,奧地利不但未伸出援手,還與它為敵。

文章稱,而后,舊有的歐洲價值觀被與之截然相反的新理念所取代。在巴黎和柏林,馬克思成為時髦。俄羅斯人害怕落后于西方,而西方在那個時候對社會主義愛得發狂。他們害怕歐洲和美國工人領導的全球革命,會繞過俄羅斯這個“窮鄉僻壤”。

文章稱,當階級斗爭的浪潮偃旗息鼓,經過異常艱辛的勞動所建立起來的蘇聯卻發現,全球革命并未成為現實,西方已完全不屬于工人農民,正好相反,它成了資本主義世界。

文章稱,上世紀末,俄羅斯對充當“特殊”國家感到厭倦,再次請求西方接納。某些人把疆域面積很當一回事:歐洲裝不下俄羅斯,因為俄羅斯太大了,大得可怕。這意味著應當減小體量、人口、經濟、軍隊、雄心,屆時歐洲一定會把俄羅斯視為自己人。俄羅斯的人口、工業、軍事實力皆已腰斬。然而,即便俄羅斯變得如此卑微、如此逆來順受,它仍然沒能邁入西方的門檻。最后,俄羅斯決定停止變弱、停止順從,而且大聲宣告權利。所以,2014年所發生的一切其實是不可避免的。

俄并不需要向東急轉

文章認為,雖然從表面上看,俄羅斯與歐洲的文化模式相似,但它們柔軟的內核不一致,內部勾連的脈絡也不同。所以,它們無法成為統一的體系。如今,當這一舊有的懷疑變成顯見的事實,人們開始提議,俄羅斯何不朝另一方向,即亞洲、東方急轉?不需要。

文章稱,原因如下:因為俄羅斯已經朝東轉過了。最初的莫斯科公國便是在與亞洲汗國的相當復雜的軍事政治共謀下建立起來的,有些人稱之為桎梏,另一些人則譽之為聯盟。無論是桎梏也罷,聯盟也好,自愿的或是強迫的,但向東發展的道路俄羅斯曾經選擇過、嘗試過。

文章稱,莫斯科公國亞洲屬性的頂峰是成吉思汗的后人卡西莫夫汗謝苗·別克布拉托維奇,被伊凡雷帝冊封為“全羅斯大公”。歷史學家習慣認為,伊凡雷帝之所以戴上游牧風格的莫諾馬赫王冠,是因為他生性喜歡開玩笑。但現實要深刻得多。在他之后,宮中形成了實力不可小覷的集團,欲將別克布拉托維奇送上真正的王位寶座。所以,沙皇戈杜諾夫不得不要求貴族們向自己效忠宣誓,承諾不希望看到別克布拉托維奇及其子孫上位。這即是說,俄羅斯距離落到受洗后加入東正教的成吉思汗后裔之手、走上東方發展道路僅一步之遙。

文章稱,然而,無論是別克布拉托維奇還是韃靼貴族戈杜諾夫的后人,都沒有前途。波蘭及哥薩克人開始入侵,從西方給俄羅斯送來了新沙皇。先是偽德米特里,還有后來的波蘭王子弗拉季斯拉夫,他們的統治雖然短暫,但極具象征意義。這是俄羅斯歷史上所謂的“混亂時期”,不只是權力的更迭,而是文明危機。俄羅斯從亞洲脫離,朝歐洲靠攏。

文章稱,所以,俄曾經有四個世紀向東行,四個世紀朝西走,無論是在東方還是西方,都沒有生根。兩條道路都已走過。如今需要探索第三條道路、第三種文明、第三個世界、第三個羅馬……

兼容西東的“二元化文明”

文章認為,俄羅斯未必是第三種文明,更像是二元化的文明,既包含東方,也有西方元素在內。亞洲的和歐洲的成分兼具,所以才既非亞洲,也不是歐洲文明。

文章稱,俄羅斯的文化及地緣政治歸屬類似于異族聯姻家庭中出生者所迷失的個體認同感。他跟所有人都有親緣關系,卻不被視為親人。

文章稱,俄羅斯就是這樣的一個東西方混血國。它國徽中的雙頭鷹朝著不同的方向,價值觀東西雜糅、領土地跨亞歐,曾是兩極世界中的一極。就像所有的混血兒一樣,它擁有超凡的能力、極具才華、美麗、孤獨。

文章稱,俄羅斯未來的孤獨將會是怎樣?是孤家寡人、與世隔絕?或者是作為優秀民族,成為國際領袖的那種幸運的高處不勝寒、其他民族和國家都主動讓路?這取決于俄羅斯自己。

文章認為,孤獨并不意味著完全與世隔絕。不受限制的開放同樣不可能。無論前者還是后者,都是在重蹈昔日覆轍。未來自會有它的新錯誤,不要再犯老毛病。

文章稱,俄羅斯無疑會發展貿易,吸引投資,交換知識,進行戰爭,參與合作,加入組織,展開競爭與協作,引起恐懼、仇恨、好奇、欣賞、贊嘆。只是不要被虛假目標所誤導,不要妄自菲薄。

(參考消息)

免責聲明:非本網注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并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亚博电子